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02章    叶澜自杀

    “您这是打算让云靳跟我离婚,然后让他娶那个被许多人玩弄过的安莹儿?”

    “您可真是向着您儿子啊。”

    洛浅气的不行。

    白天她刚刚跟叶澜吵了。

    没想到,叶澜晚上居然就带着离婚协议书来了,还真是可笑。

    简直阴魂不散。

    “胡说八道!”

    闻此,叶澜脸色一冷,开口反驳,“我女儿乃是冰清玉洁的好姑娘,你与她没资格相提并论。”

    “莹儿与云靳青梅竹马,一心爱慕云靳,如果不是你插足他们的感情,他们两人说不准现在孩子都有了。”

    “洛浅,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非要缠着我儿子,那么多男人”

    “闭嘴!”

    叶澜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被慕少喝止。

    慕少伸手,将妻子拉到身后护着。

    他冷眼看着自己的母亲怒道:“我说过了,我从未喜欢过那个什么狗屁安莹儿,与她更不是什么青梅竹马,我爱的只有浅浅一个。”

    “她是我的妻子,是我最爱的人,我不许任何人伤她半分,哪怕您也一样!”

    慕少气的什么涵养都没有了,只想爆粗口。

    如果不是看在这人是他母亲的份上。

    他已经让人直接将她赶出家门了。

    “您听到了吧,云靳已经明确的说过了,他与安莹儿没有任何关系,不是什么青梅竹马,请您不要再胡说八道!”

    洛浅虽然尽量忍住不发脾气。

    免得最后得意的是叶澜,自己却气的要死。

    她最讨厌的就是叶澜电脑黑白这事。

    慕云靳已经说过很多次,他与安莹儿不熟,甚至都没正眼看过。

    那时候安莹儿跑来别墅大闹。

    慕云靳开始就没认出这女人是谁。

    但无论慕云靳说多少次,叶澜都好像是聋子一样,似乎根本就听不到。

    “云靳,今日你必须将这离婚协议签了!”

    慕云靳越是这副态度。

    叶澜便越是恼怒。

    她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唯一的亲儿子。

    此刻却完全不听她的话。

    那种感觉对于她来说,是非常难过的。

    就好像是自己的亲信,突然背叛了自己一样。

    慕云靳丢下那协议,没再理会叶澜,对外吩咐一声,“小程,立刻开车送夫人回去。”

    小程急匆匆跑进来,走到叶澜身边,恭敬道:“夫人,您请吧。”

    叶澜脸色一变,一把推开小程。

    而后看着慕云靳冷喝一声,“云靳,你到底跟不跟洛浅离婚!”

    “不离。”

    慕少声音冷淡,面色清冷,“除了浅浅之外,任何人也别想坐上慕少奶奶这个位子。”

    他的妻子,只能是她一人。

    洛浅握住了他的手,心中微暖。

    她是不想让他跟叶澜这般的。

    跟自己的母亲对抗,谁心中也不舒服。

    所以,他能做到如此地步,她真的已经很感激了。

    慕少坚决的态度,瞬间激怒了叶澜。

    叶澜面色一冷,忽然笑了起来。

    她的笑很冷,很怪异。

    洛浅莫名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下一刻,叶澜忽然从包里,拿出一把**,放在了脖子上。

    洛浅赫然瞪大了眼睛,“您要做什么?”

    难道她要以死相逼,逼迫自己的亲生儿子?

    正如洛浅所料,叶澜的确要以死相逼。

    她将**架在脖子上,看着洛浅喝道:“洛浅,你今日必须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不然我就死在这里。”

    “洛浅,你若是害死我,就算我儿子对你再好,也不会原谅你的!”

    她是真的疯了,竟然用这种极端的方法。

    这或许是最毒的一种方法。

    正如她所说,若是她死了。

    即便洛浅没错。

    慕云靳跟洛浅两人也不可能好好的过下去。

    毕竟横亘在他们中间的是一条人命。

    洛浅脸色倏然一变,唇瓣紧抿,身子微颤。

    她没想到叶澜居然极端到这种地步。

    “妈!”

    慕云靳冷喝一声,想去抢**。

    叶澜却已经连退好几步,将手中的**握的紧紧的。

    “云靳,你是想要我活着,还是想要我死,签与不签我只给你半分钟的时间!”

    “妈,您为什么要这么逼我,就算您是我母亲,也没有资格剥夺我的幸福!”

    一向沉稳的慕少,此刻也忍不住冲着母亲怒吼,脸色冰冷。

    他实在不明白。

    亲生母亲何以将他逼迫到这种地步。

    这个世上,总是存在这样一种怪异的现象。

    对陌生人太客气,对家人太苛刻。

    宽容的总是陌生人,惩罚的却是自己的亲人。

    “儿子,我是在救你,妈妈是在救你!”

    叶澜哆嗦着,痛苦道:“离开洛浅,离开这个女人,她会毁掉你一切的,听妈的话离开她娶莹儿,莹儿是个好女孩,安家也足以跟我们匹配。”

    闻此,慕云靳冷笑一声,眼中泛着森冷的光。

    他抬头看向母亲,不屑道:“安莹儿算什么东西?”

    “只有浅浅才是我唯一的幸福。”

    “执迷不悟!”

    叶澜咬牙切齿的看着夫妻二人,手中的**忽然逼近了一分,鲜血顺着脖子流下来。

    “签字!”

    她皱眉冷喝,丝毫不在乎脖子上的伤。

    她已经彻底进入了疯魔境界。

    只要夫妻二人签了字,她就有办法将离婚证办出来。

    离婚证一办,慕云靳跟洛浅便不是夫妻了。

    “我不签!”

    洛浅忽然冲着叶澜怒吼起来,“我不会签字的,除非有一天慕云靳变心了,不要我了,我会转身离开。”

    “只要他还爱我一天,我就留在这一天,只要他还爱我,我就永远都是他的妻子,谁都改变不了!”

    这一次,她没有向叶澜妥协,毫不客气的宣战。

    除非慕云靳变心,否则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分开他们。

    她答应过他的此生不离不弃!

    “你这个贱人,你是非要害死我儿子才甘心!”

    叶澜咬牙切齿的看着洛浅,握着**的手一直打颤。

    她以为这种方式会很容易让两人妥协的。

    然而,没有,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你呢,你签不签!”

    叶澜转头看着慕云靳问道。

    她的目光紧紧盯在儿子身上。

    儿子是她唯一的希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