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01章  我脑子又没坑

    这次杨俊禹的事情一出。

    安莹儿跟杨俊禹之间不可描述的事情,只怕更多了。

    “洛浅,你不用在我面前说莹儿的不是,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你嫁给我儿子,我儿子才是最悲哀的,不知道戴了多少顶绿帽子!”

    叶澜咬牙切齿的看着洛浅,极力的维护安莹儿,指着洛浅怒道:“莹儿为了救我,心脏出了问题,而你当时却恨不得我去死!”

    洛浅凝眉,听到这话,忽然想起了什么。

    她跟叶澜之前闹翻,不也是这件事吗?

    但是后来和好,叶澜给了她安莹儿的病历看。

    证明安莹儿确实没有心脏病。

    而如今叶澜处处维护安莹儿。

    洛浅总算明白是什么事了。

    怪不得她之前总觉得不对劲,却是将这茬忘记了。

    洛浅勾唇一笑,不再解释,反而点了点头道:“或许吧,她会为您去死,而我绝对不会。”

    “因为你对我不好,我为何要对您好?”

    “人情也都是相互的,我不会傻到为了一个厌恶我的人去死,我脑子又没坑。”

    洛浅一句话反击,毫不留情。

    别说给叶澜留余地了。

    她压根就没有一点尊重这个婆婆的意思。

    叶澜气的说不出话来,最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离开了浅滩。

    刚刚出门,钱静仪的电话便轰炸过来。

    钱静仪依旧恼怒的很。

    叶澜刚刚接了电话,便听那边破口怒骂,“叶澜,我给你的期限还剩两天,两天内,我看不到结果,你就等着吧。”

    慕少不肯帮安家。

    安家正处于水深火热中。

    所以钱静仪只能疯狂的轰炸叶澜。

    “静仪,你再等等,我很快就能让他们离婚的。”

    叶澜刚刚被洛浅吼了一通。

    可以说是身心俱疲。

    她无奈的向钱静仪妥协。

    就怕自己偷偷写下的保证书,会曝光于人前。

    那时候,她签了字,按了手印。

    而且内容是按照对方说的所写。

    一旦曝光出来,她就彻底没脸了,因为那内容实在是

    所以,叶澜便转道去了慕氏。

    无法制约儿媳,只能逼迫儿子了。

    可惜的是慕云靳没在公司。

    她也只好作罢,先回了别墅。

    安莹儿一连几日都没出门。

    无法从打击中回过神来。

    杨俊禹渣的很,每日都发安莹儿的裸照给她。

    还要配上一些**的话。

    偶尔还会截取上次录下的视频发过去。

    着实将安莹儿气个半死。

    安莹儿曾经托人打了杨俊禹一顿。

    杨俊禹立刻猜出是她,发裸照警告她。

    自己已经将视频照片给了朋友。

    一旦自己出事,那些视频照片都将公诸于众。

    杨俊禹是做了好几手准备的。

    而且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一地痞无赖,连死都不怕。

    安莹儿拿他压根一点办法都没有。

    杨俊禹提出要安莹儿外出见他。

    安莹儿不得已,只好答应了杨俊禹。

    当然杨俊禹也答应安莹儿,会亲自解决掉洛浅。

    只是他去浅滩外,转悠过好多次。

    每次都看到那四个保镖,只能望而却步。

    晚上洛浅却回去的时候。

    叶澜也在。

    看到她,叶澜没有说话,无视掉她。

    她也没理会叶澜,包包扔在一边,径直上楼换衣服。

    佣人们在忙着做饭。

    洛浅上了楼之后,悄悄打开卧室的门,向下看着。

    便见叶澜环视四周,发现没人之后,急忙拿过了她的包,检查了一遍。

    目的在于**。

    看到那**还在,叶澜总算松了口气。

    她之前一直以为**出了问题。

    虽然确实有监听到洛浅的动静。

    但是她担心落在在上面做手脚。

    见此,洛浅忍不住一笑,脸色冷得很。

    连这个都要亲自检查,可见婆婆有多厌恶她。

    慕云靳回来时,叶澜还在客厅喝茶。

    洛浅没有下楼。

    “妈,您有事?”

    慕少进来,看到母亲,倒是有些意外。

    “我没事,就不能来你这了?”

    叶澜站了起来,听到儿子这话,异常生气,“难道我儿子的家,我还不能来了,我离开慕家这么久,你都没打电话关心过妈,云靳看样子你是真的忘记还有我这个母亲了。”

    慕云靳并不理会她提出的这个问题,只是神色淡淡道:“天晚了,我让小程送您回去。”

    “你赶我走?”

    叶澜脸色一变,顿时喝道:“你居然赶我走,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

    “妈,我不想跟你吵,如果您是来无理取闹的,我会立刻让人送您离开。”

    慕云靳完全跟她说不通什么,索性闭口不说。

    反正说再多,也都是洛浅的错。

    “这里有两份离婚协议书,你立刻签了,让洛浅也签一份,明天去办离婚证。”

    叶澜早就准备,拿了档案袋出来。

    她找律师拟定了离婚协议书。

    慕云靳接过看了一眼。

    上面最显眼的一条,洛浅净身出户,一分钱不拿。

    过错是与别的男人有染,出轨在先,所以自动放弃夫妻共同财产。

    慕云靳的脸色蓦地一冷。

    他抬头,目光冷厉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问道:“浅浅什么时候跟别的男人有染了?”

    “她是何时出的轨。”

    叶澜的不讲理,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底线。

    拟定离婚协议书也就罢了。

    竟然在里面写,洛浅跟别的男人有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跟别的男人有染,那是早晚的事,她本来就是那样的人,又如何改得了?”

    叶澜当真是铁了心认为洛浅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而且谁的解释她都不听,好像她说的全部都对似的。

    “证据呢,我不听这些虚言,我只要证据。”

    “她会留下什么证据,她那么精明的人,每次偷情都隐秘的很,怎么可能有证据?”

    为了逼死这个儿媳妇,她已经信口胡说了。

    洛浅从楼上走了下来。

    她面色复杂的看了叶澜一眼,静默片刻,开口道:“若说水性杨花,大概天底下没人能比得上杨沫沫跟安莹儿这两人。”

    “杨沫沫私生活糜烂,睡过她的男人,没有一百,也就几十。”

    “安莹儿的情人也多的是,她们两个一个比一个淫荡,您怎么没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