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499章    洛浅怒怼叶澜

    保镖们在密切监视着安莹儿的举动。

    安家公司乱成一团。

    几笔大订单全部出了问题。

    产品有问题,对方不肯交款。

    债务方还在催债。

    安氏资金严重周转不开。

    安宗光去了慕氏,找慕云靳求助。

    想要慕氏给他八千万作为周转资金。

    然而,慕少连人没见,直接将对方轰了出去。

    今天是苏夜辰出院的日子。

    苏晴也一并出了院。

    “大哥,你慢点。”

    苏夜辰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

    苏晴扶着他一步步往外走。

    苏夜辰转头看了她一眼。

    看着妹妹忽然温顺下来的性子,心中的感觉有些复杂。

    n的鉴定结果出来了,洛浅不是苏家的女儿,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同时,苏晴也跟蓝芷做了一份亲子鉴定关系,证明母女的确有血缘关系。

    亲子鉴定是苏晴坚持做的。

    那日,她拿着手机找到苏夜辰,气冲冲的说她要做亲子鉴定。

    因为上的言论很伤人。

    一直都在说她与蓝芷相貌丝毫不相似的事。

    所以,她执意要做亲子鉴定。

    拿了她的头发跟蓝芷的头发。

    两份亲子鉴定一出来。

    结果,就已经锁定了。

    苏夜辰感觉有些不对劲。

    然而,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

    而且苏晴那份鉴定,还是全家人看着做的。

    她拔了自己的头发,蓝芷也拔了自己的头发。

    然后送去给医生,加急做出了结果。

    那个医生是苏邵诚熟识的人。

    中间没有出过任何差错。

    所以,没人怀疑这份鉴定的真实性。

    兄妹二人上了车。

    苏夜辰看着妹妹叹了口气,问道:“晴儿,我送你去国外吧。”

    国内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慕云靳放的那些视频,已经让苏晴身败名裂。

    还有不少人保存了照片跟视频,看向她的目光实在怪异。

    不管如何,苏晴现在还是苏家的小姐,苏夜辰的妹妹。

    身为哥哥的,不可能不管她。

    “大哥,我不去国外了,我想好了,我也要自己创业,做设计师!”

    苏晴眸中闪过一抹自信的光。

    那个贱人不是成立工作室,正风生水起的吗?

    那么她就专门攻击洛浅这一点,让洛浅一败涂地。

    “晴儿,你还在与洛浅较劲?”

    苏夜辰皱眉,无奈看着苏晴。

    “大哥,我不是与洛浅较劲,而我本来就是学的这个专业,我现在退学不上了,打算好好利用自己的专业,做出一番成就。”

    “就算我做不出什么大成就,能开个服装公司,养活自己也好。”

    苏晴转眸看着苏夜辰,脸上写满了跃跃欲试,自信的很。

    她变了很多。

    不再尖锐胡闹。

    不再染发打架喝酒。

    她甚至连衣服的风格都换了。

    这样的苏晴,有上进心,不服输,满是阳光。

    大概是苏家人所有都希望的模样。

    “好,只要你想做,大哥一定会支持你。”

    苏夜辰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

    但只要她有这个想法,他这个做哥哥的是一定会支持到底的。

    “谢谢大哥。”

    苏晴甜甜一笑,不再说什么。

    她垂眸,眼中的笑意,瞬间被阴狠代替。

    呵呵呵

    不得不说,洛浅的头发,帮了她一个大忙。

    宋思颖换掉的头发,她拿了回来。

    当着家人的面拔头发的时候。

    其实,她只是做了个假的动作。

    手中的头发是洛浅的。

    她之所以这样做,一是想要打消家人的疑虑。

    二是想要看看林妈说的是不是真的。

    结果证实,洛浅的确是蓝芷的女儿。

    鉴定结果,完全符合。

    二十年前,林妈偷梁换柱,夺走了洛浅的幸福。

    二十年后,真相浮出水面时,她却用洛浅的头发,为自己稳固了地位。

    这下,上那些劈天盖地的流言。

    怎么着也伤不到苏晴了。

    因为有那份n鉴定,苏家任何人都不会再怀疑她。

    不会再去想上那些传言可能是真的。

    苏夜辰将结果告诉了慕云靳。

    慕云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但因为洛浅并未寻找亲生父母的意思。

    他也就没再过问。

    叶澜被钱静仪屡次威胁。

    钱静仪已经给她下了最后通牒。

    她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去了浅滩找洛浅。

    最近工作室接了两笔大订单。

    洛浅忙的团团转。

    工作室已经开始对外招聘助理了。

    否则她实在忙不过来。

    上次大赛她一战成名,所以浅滩根本不缺生意。

    这几笔单子做完,纯利润高达百万。

    叶澜这次倒是没动怒,一身高贵的打扮,身上的首饰,价值不菲,很有贵太太范。

    她现在在洛浅面前出现,都会好好打扮收拾自己,不想自己被这个野丫头出身的儿媳妇比下去。

    “洛浅。”

    她推开工作室的门,走了进去。

    洛浅抬头看向她,有些惊讶。

    自从那次大赛交锋之后,她跟叶澜就没有任何交集了。

    “您有事?”

    她站了起来,目光平静的望着她。

    是真的很平静。

    以前或许她会歇斯底里的想要质问叶澜。

    然而现在却不会了。

    她完全将叶澜当做陌生人来看。

    当然,若是这个陌生人对她不客气的话,她也不介意,反击一把。

    “当然有事,没事我会来找你?”

    叶澜在一旁坐了下来,颐指气使的很,态度高傲。

    “那您说吧,说完我还有工作要忙。”

    洛浅离开了办公桌,给自己泡了杯茶。

    叶澜看着面前空荡荡的桌子,微怒。

    “你就是这样对待长辈的吗?”

    “都不知道为长辈泡杯茶。”

    她自己倒是喝的痛快。

    “抱歉。”

    洛浅淡淡一笑,看着叶澜道:“慕夫人,我觉得一个可以剽窃我作品,还想将我置于死地的人,实在无法称之为我的长辈的。”

    “我能不记仇,那是因为您是慕家人,若是别人,我大概是要记仇报复的。”

    一句慕夫人,彻底斩断了两人的关系。

    婆媳两个之间已经没什么情分可言了。

    “洛浅!”

    叶澜猛地站了起来。

    洛浅却喝了口茶,神态悠闲,不骄不躁。

    温漓告诉她,这才是面对敌人,最好的状态。

    对方急的像是个上蹿下跳的猴子。

    而自己却照旧喝茶微笑,好像眼中根本没那气急败坏的猴子一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