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481章    总裁,鱼已上钩

    就在杨沫沫愤怒之际。

    外面的保安打电话通知她。

    “杨小姐,慕夫人来了。”

    杨沫沫脸色一变,忙道:“你先拖延一会,让她过十几分钟再进来。”

    这片的保安,她早就打好了关系。

    保安有什么事会提前通知她。

    她也是怕叶澜突袭。

    而且叶澜有别墅的钥匙。

    “快滚,快滚,叶澜来了,事情拆穿了,就麻烦了。”

    杨沫沫着急的起身穿衣,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发呆的男友,心烦意乱。

    “她来了有什么,我是你的男朋友,住在别墅里,难道不是很正常?”

    然而,男人并不想离开。

    “正常什么,她若是知道我乱交男朋友,我还能有钱吗,你还能有钱吗?”

    “想继续要钱的话,就别打乱我的计划。”

    杨沫沫着急的收拾着床铺,床单被罩,全部换成新的。

    不然那些凌乱的痕迹,若是被叶澜看到了,她就真的穿帮了。

    闻此,杨沫沫的男友也没再挣扎,穿上了衣服,皱眉道:“只是她已经到门口了,我怎么出去。”

    “藏起来,赶紧找地方藏起来,这么多房间,你不会去别的房间呆着吗,她一会就走的。”

    杨沫沫换了睡衣,拿了个热水袋,就往脑门上贴,烫的她嗷嗷直叫。

    “沫沫,你做什么?”

    男人吓了一跳。

    杨沫沫皱眉道:“你管我呢,赶紧藏起来,这可是我的财主,若是我被拆穿了,就什么都没了。”

    叶澜虽然蠢了些。

    但是对杨沫沫来说,的确是衣食父母。

    杨沫沫也不敢真的惹恼叶澜。

    男人无奈,赶紧找了地方藏起来。

    叶澜被保安拦下,闹了一通。

    保安道了歉,她才开车进来。

    “沫沫,过来拿行李。”

    叶澜提了一个行李箱进来,对杨沫沫喊了一声。

    杨沫沫只请钟点工,没有住家保姆。

    所以,这会子别墅没人能做粗活。

    然而,叶澜喊了好几声都没人应。

    她丢下行李,进了杨沫沫的房间。

    杨沫沫躺在床上,脸色难看,头发散着。

    “沫沫,你怎么了?”

    叶澜愣了愣,着急的走上前来问道。

    “干妈,事情怎样了,我今天不舒服,一直躺在家中,真是抱歉啊,早上没能陪您一起去看洛浅被赶出大赛。”

    杨沫沫虚弱的开口,声音很似乎人真的很不舒服似的。

    她早上没去赛场,用的就是生病的借口。

    现在正好拿来圆谎。

    叶澜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烫的吓人,顿时皱眉道:“你发烧了,我送你去医院。”

    “干妈,没事的,我已经吃过药了。”

    叶澜从慕家跑回叶家,结果叶父不留她,只能跑去找杨沫沫。

    洛浅人还在医院里。

    昨晚为了准备比赛,她紧张的一夜没睡。

    今天又跟陆星薇撕扯一番,实在是太累了。

    所以,在病房外面,她便忍不住靠在慕云靳身上睡着了。

    看着她疲惫的样子。

    慕云靳忍不住叹了口气,心疼的很。

    顾臻打了电话来,他没接。

    于是,顾臻便发了短信。

    刚刚顾臻回去处理公司的事。

    慕云靳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只有短短的一行:总裁,鱼已上钩。

    见此,慕少面色微冷。

    果然上钩了。

    安家人,永远都是最贪心的。

    苏夜辰住的正好也是这家医院。

    这家是江城最好的医院。

    电视他也看了。

    他在医院已经休养了一个月。

    前几天,才能下床。

    没办法,车祸实在太严重。

    他能保住这命已经不错了。

    苏夜辰想见洛浅。

    他知道今天洛浅比赛,刻意看了电视直播。

    却没想到会有这么一遭。

    但不可否认的是,洛浅的作品很吸引他。

    还有洛浅在台上说自己很穷的时候。

    他的心,莫名一疼。

    他忽然有个想法。

    不去调查那些院长,直接拿了洛浅的头发去做n。

    只要他能得到洛浅的头发,一个小小的检测就可以出来。

    苏夜辰拄着拐杖来到了慕老爷子病房前。

    便见她正沉沉的睡着,脸色疲惫的很。

    慕云靳对他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吵到洛浅。

    苏夜辰便在那站着,什么都没说。

    洛浅浑浑噩噩中,竟然做了一个梦。

    梦中回到了小时候。

    她在孤儿院里,被人欺负,独自躲在角落里哭。

    而后,她看到一个女人,穿着一身蓝色的裙子。

    女人正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她却不知为何追了上去,冲着那女人喊,“妈妈,妈妈。”

    “妈妈,等等我”

    洛浅皱着眉头,在梦中喊着。

    见此一幕,慕云靳顿时一愣。

    苏夜辰也是一愣。

    慕云靳跟她在一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她梦中喊妈妈。

    “妈”

    洛浅又是一声大喊,猛地睁开了眼睛,一滴眼泪,缓缓滑落。

    “浅浅,你做噩梦了。”

    慕云靳急忙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洛浅回过神来,脑袋有些痛。

    她居然很意外的梦到了自己的母亲。

    “这么大的人了还哭,没出息。”

    慕少无奈,伸手轻轻的擦着她的眼泪,问道:“你梦到你母亲了,长什么样子?”

    这个问题,其实是苏夜辰关心的。

    洛浅摇了摇头,“很模糊,只是她穿了一条蓝色的裙子,腰间的碎花很漂亮,但是我看不清她的脸,感觉应该很美。”

    “不过,那大概是我小时候臆想出来的母亲的样子,但是以前我有很多年不做这样的梦了。”

    “而且,小时候做梦的时候,什么也看不到,这次除了脸以外,其它的细节,却都很清楚。”

    洛浅挠了挠头,不知为何,心中的某种感觉特别强烈,强烈的让她难受。

    “浅浅,你若是想的话,我可以让人帮你查查,应该不会太难,只是费些时间罢了。”

    洛浅摇了摇头,“不查,有你就够了,我不想认回他们,而且他们当初既然不要我了,肯定是不喜欢我的,我也没必要非要回去碰钉子。”

    她对亲生父母,在最苦的时候是渴望过的。

    然而,那最艰难的时候,亲生父母没有出现过。

    她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候,也就不需要他们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