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浅有些紧张的看着。

    不知道洛姝雅到底买不买账。

    随后,便是一阵嘟嘟嘟的忙音。

    那边挂了电话。

    “不!”

    洛浅着急的去抢手机。

    挂了电话,是不是就代表洛姝雅不想跟她谈了。

    “吵什么!”

    慕云靳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忽然走到窗口,打开窗户,直接把她的手机给丢了出去。

    “慕云靳,你做什么!”

    洛浅掀开被子,跳下床,着急的去抢自己的手机。

    却忘记自己的脚伤,一下跌在了地上,摔了个实在。

    慕云靳一愣,回头看到她正努力的爬起来,虽然不耐烦,可还是上前将她抱了起来,骂道:“不是脚上有伤吗,属猪的你,脑子这么笨?”

    洛浅什么都没穿,被他一碰,顿时哆嗦起来。

    “怕什么,浑身上下,我哪没看过。”

    慕云靳看了她一眼,目光放在某处,顿时下腹一热,便急忙将人丢床上了。

    该死,再看下去,他怕自己又忍不住了。

    “风姨,送套女装上来。”

    慕云靳走出去,对外面吩咐了一声。

    还是不要穿那件短裙了,换一件比较好。

    不然他担心自己忍不住。

    “慕,慕少,洛姝雅她会不会”

    洛浅着急的看向慕云靳轻声的问。

    “求我?”

    慕云靳转头,挑了挑眉。

    洛浅急忙点头,“慕少,只要你能帮我,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纪奶奶跟小莫是她唯一的软肋。

    慕云靳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她看似柔弱,其实很坚强,不想也有这样的时候。

    “慕少”

    洛浅轻轻的唤了一声,眼中的泪,极力忍着。

    她不想在外人面前哭。

    慕云靳沉思片刻,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顾臻。

    “顾臻,打电话去洛家一趟,立刻让他们将抓的人平安送医院去,否则若是人出什么事,他们全家就可以去牢中坐着了,当然”

    他顿了顿,忽然看向洛浅,笑了,“当然,不包括本少的女人。”

    那意思是除了洛浅以外,洛家其余人都可以去牢中坐牢了。

    洛浅傻愣在床上,直到慕云靳开门走出去,她才回过神来,弱弱的喊了一声,“慕,慕少。”

    “我有事情要忙,你自己先睡。”

    慕云靳回头看了她一眼,关上了门。

    洛浅抿唇,躺回了床上。

    她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辗转难眠。

    不知道洛家买不买账,但看慕云靳那笃定的样子,这事应该不会出现意外。

    只是,她仍旧担心纪珍。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

    先是不小心丢了清白,后来被逼相亲遇到慕云靳,再后来得罪洛姝雅,也是被慕云靳所救。

    她不知慕云靳到底图什么。

    如果是图她的身体,他有大把的机会,可以占有她。

    但慕云靳并未这样做。

    除此之外,她便真的再也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砰砰砰,轻柔的敲门声响起。

    洛浅愣了愣,便听风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洛小姐,您睡下没有?”

    “没有。”

    洛浅急忙坐起了身子。

    风姨推开门,端了一杯牛奶,还拿了衣服进来,看着她笑道:“这是少爷吩咐为您准备的,有助于安眠,少爷还说,事情已经办成了,这么晚就不送您去医院了,他会安排的,您早些休息吧。”

    “谢谢。”

    看着风姨慈爱的目光,听着她的话,洛浅顿时感觉心中暖暖的。

    不管那个男人的目的如何,他都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帮助了她,给了她最坚实的依靠。

    牛奶的味道非常好,风姨走后,她笑着缩进被子里,没多久便睡着了。

    这一天经历了太多,仿佛一切都是梦似的,让人不敢相信。

    慕云靳在那边签了几个文件,又吩咐了顾臻一些事,看了未来一周的行程表,又将公司的财务报表粗略的浏览了一遍,这才过来休息。

    他回来的时候,看了看腕上的表,已经深夜两点。

    小女人睡的正香,呼吸平稳,睡容安静,看上去赏心悦目,秀色可餐。

    慕云靳脱了衣服上床,毫不客气的将人抱在了怀里。

    今晚注定是不能吃了,只能抱着解解馋。

    他也不知道为何对这女人如此着迷,只是知道自己很渴望她的味道。

    他向来是个遵循内心选择的人,这次也不例外。

    想要就在一起,至于喜欢不喜欢的问题,他目前还没考虑过。

    “嗯”

    似乎是被慕云靳的动作吵到了。

    洛浅轻轻的嗯了一声,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嘟着嘴巴,甚是可爱。

    “睡觉。”

    慕云靳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哦”

    洛浅轻轻应了一声,往他怀里钻了钻,便再次睡去了。

    慕云靳一愣,被小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的样子取悦,低头在她额上印下深深的一吻,这才抱着洛浅睡了过去。

    洛浅不知道的是,因为她的原因,洛家那边已经闹的不可开交。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接着,又是两声巴掌声,清晰的回荡在整个客厅。

    “爸,你居然打我,而且你一下打我三巴掌,这是为什么!”

    洛姝雅刚从外面回来,衣服还没来得及换,便被洛万成接连打了三巴掌。

    洛万成一向疼她,以往在家中动手,挨打的都是洛浅,她却是从未被打过的。

    这气自然受不得,洛姝雅捂着发红的脸颊,气的浑身颤抖。

    “你还有脸说!”

    洛万成身上穿着睡衣睡裤,并未穿西装,可见是已经睡下又起来的。

    “你知不知道你得罪的是谁!”

    “我打电话给你,让你将纪珍放了,你却坚持不放,非要把人打死,若不是我的人去的早,将人及时送到了医院,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

    当时,洛万成接了顾臻的电话,半分钟都不敢耽搁,便给洛姝雅打了电话,让她立刻将人送去医院。

    可洛姝雅非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的让人毒打纪珍。

    幸亏,他的人赶去的及时,阻止了洛姝雅,不然纪珍这会子早在黄泉路上了。

    “谁让洛浅那个贱人耍我,她既然敢失约,就别怪我弄死纪珍!”

    洛姝雅冷冷一笑,不屑道:“爸,你怕什么,纪珍有心脏病,我只要将她打个半死,再吓一吓她,她的死因就是心脏病发作,不是外伤所致,谁还能找我的不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