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她看到浴室内那道模模糊糊的影子时。

    脸颊瞬间红了,可又莫名的移不开视线。

    为什么总觉得这身影如此的熟悉?

    就在她盯着浴室看的时候。

    浴室的门忽然被打开,慕云靳从里面走了出来,而且什么都没穿。

    连条内裤都没穿!

    洛浅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的目瞪口呆。

    慕云靳径直走了过来,高大的身躯站在她面前,越发显得她娇小玲珑。

    直到他走过来,她才回过神,急忙转头。

    慕云靳却已经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问道:“不是还没看够,允你继续看。”

    “没,没有。”

    洛浅着急的摇头。

    “既然没有,那就继续看。”

    慕大总裁就这样什么都没穿的站在洛浅跟前,性感的腹肌,迷人不已。

    “不是,不是。”

    洛浅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慌忙解释,“看,看够了,不看了。”

    “嗯,看够了?”

    “够,够了。”

    洛浅伸手推开他,别了过脸去。

    “那现在”

    慕云靳眼眸幽深,意味不明的开口。

    洛浅低着头,搓了搓双手,轻轻嗯了一声。

    她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把她带回私人别墅,目的再明显不过。

    除了做男女那档子事,还能做什么?

    “睡觉。”

    慕云靳见她羞的已经找不到边了,顿时露出一抹愉悦的笑。

    随后,便转身走到衣柜旁,拿出了一套睡衣换上。

    洛浅先前已经换好了衣裳,还是上次那件超短的睡裙。

    “不睡?”

    慕云靳换好衣裳之后,已经躺在了床上。

    看到洛浅还傻着,顿时皱起了眉头。

    听出他声音里的不悦。

    洛浅犹豫片刻,低着头爬上了床。

    而后,她闭着眼睛伸手摸向了慕云靳。

    本来扯过被子,打算睡觉的慕大总裁,刚刚闭上眼睛,就被她给摸醒了。

    他睁开眼睛,就见那一双小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还试图去脱自己的衣服。

    慕云靳:“”

    慕大总裁瞬间乐了。

    原来她想的睡觉是这个意思。

    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幽深的眸子里,浸染了一丝欲色。

    洛浅闭着眼睛,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最后,扯住他的衣服,开始往下拉。

    拉了拉,拉不动。

    洛浅不敢睁眼,越来越紧张,一紧张手上便没数,不知道摸到了什么。

    原本在看好戏的慕云靳,脸色瞬间一变。

    下一刻,翻身直接将洛浅压在了身下。

    洛浅吓了一跳,睁开了眼睛,脸颊红红的看着她。

    慕云靳唇角上扬,低沉的声音响起,“你自找的。”

    说完,便吻上了洛浅的唇,手伸扯下了洛浅的衣服。

    洛浅闭上眼睛,不再挣扎。

    本就打定主意去偿还,所以没什么好矫情的。

    可惜的是,扰人的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她那几乎被摔坏了的手机,被顾臻送了回来,躺在桌床头柜上响个不停。

    “手,手机”

    洛浅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睁开了眼睛。

    “不管。”

    慕云靳却已经无心管这么多,钳制住她的双手,黑眸里浸染了一丝不耐。

    他火热的身体,覆上她玲珑的娇躯,一沾上便是致命的诱惑。

    他已经扯开了她的睡裙。

    可该死的手机,还是响个不停。

    洛浅费力的伸出手,拿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划过了接听键。

    对于她的小动作,慕云靳不欲理会,继续自己做自己的。

    却不想,接过那手机之后,立刻响起了一声惨叫,“啊!”

    这一声惨叫,在这夜色下显得异常恐怖。

    “纪奶奶。”

    洛浅脸色大变,不知哪来的力气,推开了伏在身上的男人。

    “啊!”

    那边,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再次响了起来。

    “洛浅,这就是你不听话的代价!”

    随之,洛姝雅阴狠的声音传来,“洛浅,知道纪珍现在正在经历什么吗,生不如死,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洛姝雅歇斯底里的喊着,好像发了疯似的。

    “洛姝雅,你不要乱来,纪奶奶她心脏不好,你不要乱来。”

    洛浅抓着手机,已经慌乱的语无伦次了。

    “洛浅,我给过你机会,让你老老实实的按照我说的去做,是你自己违背了约定,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打,给我活活打死这个老太婆。”

    洛姝雅的情绪甚至比洛浅还要激动。

    “洛姝雅,你有什么要求,你,你说,我一定会按照你说的去做,你不要再动手了,我求求你不要再动手了。”

    洛浅抱着手机,眼泪几乎决堤,但依旧强忍着。

    她不能,不能让从小看她长大的奶奶出事。

    慕云靳捡起的地上的衣服穿好,随手拿过被子盖在了她身上。

    看到她抱着手机,明明心痛,却倔强的不肯掉泪的样子,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好!”

    那边,洛姝雅终于再次开口,“你现在就脱光衣服到我指定的地方去,那里会有几十个男人等着你,只要让他们玩你一夜,我就放了纪珍!”

    洛姝雅一心想毁了洛浅,提出的要求一次比一次过分。

    洛浅抱着手机,瞪大了眼睛,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让她不穿衣服去

    “打!”

    洛姝雅听不到洛浅的回答,继续命人毒打纪珍。

    “啊!”

    纪珍痛的再次喊了起来。

    对于一个有心脏病,且已经年过花甲的老人,自然是经受不住这样的折磨的。

    “不,不要,我,我,我答”

    就在洛浅哆嗦着,欲要说出我答应三个字的时候,慕云靳忽然抢过了她的手机。

    “立刻放人,否则洛氏集团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低沉的声音,冰冷无情,透着几分决绝的味道。

    洛浅瞬间愣住。

    “你是哪个野男人,跟洛浅睡了几次,就这么帮她?”

    电话那头的洛姝雅似乎愣了愣,才回过神来,不屑道:“就凭你,也敢威胁我洛氏集团的千金小姐?”

    洛姝雅一直自诩是洛氏集团的千金小姐,金贵的很,无人敢招惹。

    “慕云靳。”

    慕大总裁并未废话,只是冷冷的报出了三个字。

    之后,便是一阵沉默,那边再没了声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