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浅摇头。

    “不想说?”

    慕云靳挑眉。

    “没有。”

    洛浅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支支吾吾道:“其实,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不小心遇到了牛郎。”

    牛郎,鸭子,他?

    慕大总裁的脸色顿时变了。

    怪不得给他留下两毛五的嫖资,原来是把他当成鸭子了。

    “看不出来,年纪轻轻居然还出去嫖。”

    慕云靳伸手,勾住她的下巴,低头看向她,问道:“那滋味如何?”

    洛浅身体有些僵硬,却没有乱动。

    她还是很识趣的。

    这男人几次救了自己,肯定有目的。

    自己确实欠他的恩情,所以没必要矫情,该还的总是要还,反正自己已经不干净了。

    “说吧。”

    慕云靳玩味的目光一直盯着她,“不是要报答我的恩情吗,所以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你就应该回答。”

    洛浅:“”

    有问这种问题的吗?

    她咬了咬唇,心一横,豁了出去,只要自己能取悦这男人。

    这男人就能救自己。

    不然纪奶奶跟小莫怎么办?

    “不是很好,那牛郎技术太差,感觉太糟。”

    那是洛浅的第一次,她对这事根本不懂。

    虽然知道第一次很疼,但也不至于疼的她都快昏过去了。

    所以,她一心觉得是自己嫖的那牛郎技术太差,所以才会如此疼痛的。

    技术太差!

    技术太差!

    慕大总裁什么也没听到,似乎就听到了这四个字。

    这女人居然嫌弃他。

    虽然那也是他的第一次,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他觉得自己还是很不错的。

    他不自觉攥紧了洛浅的下巴。

    洛浅疼的小脸纠结在了一起,却是一声不吭。

    下一刻,她便觉天旋地转。

    整个人都被慕云靳压在了身下。

    车内空间有些窄,她仰躺的姿势非常不舒服,忍不住闷哼出声。

    但这猫似的声音,却好像致命的诱惑一般,瞬间迷惑了他。

    慕云靳立刻觉得小腹一股热流闪过,脸色蓦地变了。

    该死,居然这么快就有了反应。

    他将洛浅压在身下,低头吻着她的唇,回味着那夜的美好。

    虽然这女人身上凌乱不堪,可还是掩盖不了她天生带的那种清香,味道好闻的很。

    他瞬间有些沉迷,伸手扯去了她的衣裳。

    本来洛浅的衣服,已经被撕扯的很松垮了。

    所以,他这么一扯,便全都掉了下去。

    除了内衣,什么也不剩。

    她的身材很好,玲珑有致,一丝赘肉都没有。

    慕云靳痴迷的吻着她的唇,之后一路向下。

    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加之这是在车内,更让人欲火膨胀。

    他伸手开始去扯自己的衣裳,准备就在这将洛浅就地正法。

    然而,关键时刻,却看到洛浅身上各种擦伤,瞬间清醒过来。

    暗骂一声该死,他坐起了身子,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丢给了洛浅。

    洛浅早已闭上眼睛,打定主意,予取予求。

    不想,他却在关键时刻停下。

    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看向他黑了的脸色,问道:“慕少,为什么不”

    话还没问出来,她忽然明白了,眼中闪过一抹黯然,无奈笑了。

    她伸手扯过慕云靳的衣裳,穿在了身上,声音低低的开口,“谢谢。”

    “你什么意思?”

    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不对。

    “啊?”

    洛浅被他问的有些糊涂。

    “你刚刚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慕云靳有些不耐烦。

    “没什么,我只是明白了慕少为何会突然停下来。”

    洛浅笑了笑道。

    “为何?”

    “慕少一定是嫌我脏吧,毕竟我”

    洛浅笑着笑着,便说不出来了。

    慕云靳见她如此,便主动帮她把话接了,“毕竟你嫖了一个牛郎对不对?”

    说到牛郎两个字的时候,慕大总裁还刻意加重了语气。

    洛浅傻乎乎的没听出什么来,点了点头。

    “既然是去嫖,嫖资给了没有?”

    “给,给了。”

    “给了多少?”

    说到这个问题,洛浅瞬间尴尬了。

    她当时包包里根本就没钱了,只有两毛五,那是她全部的家产。

    “嗯?”

    慕云靳的语气瞬间有些冷。

    “两毛五”

    对于慕大总裁冷硬的气场,洛浅实在承受不住,不自觉就招了。

    “两毛五,难道是因为他技术不好,所以只给了两毛五?”

    慕大总裁的脸色越来越冷。

    “那五分的硬币是我捡的,说不准是限量版的,具有收藏价值,可能值个百万也不一定。”

    洛浅虽然一副天使的外表。

    可跟她相处久了,你会发现她很抠门。

    因此,对于钱的事情她很敏感。

    当时出门她就后悔了,为什么非要扔那五分,应该只留两毛就好了。

    本来想把那两毛五还给她的慕大总裁。

    瞬间改变了主意,就让那两毛五,继续在办公室的抽屉里躺着吧。

    “下车。”

    想着又不能做,慕大总裁一刻也不想在车里多呆。

    洛浅裹着慕云靳的西装下了床,在后面赤脚追着,“慕少,您,您真能帮我解决那事吗?”

    她觉得根本不可能。

    如果她真杀人了,慕云靳怎么可能保得住她。

    不过那人真的死了?

    “看心情。”

    慕大总裁冷冷的丢出三个字。

    “啊!”

    结果,下一刻便听到了洛浅的惨叫声。

    “又怎么了!”

    慕大总裁咬牙,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却是脸色一变,急忙走过去,将洛浅抱了起来,看着她脚上的血,顿时怒道:“你是猪吗,下车不穿鞋子!”

    居然被玻璃碎片扎到了脚。

    “我,我的鞋子丢了。”

    洛浅弱弱的回了一句,精致的五官顿时纠结在了一起。

    “蠢蛋!”

    “立刻打电话让医生过来。”

    慕大总裁心情不好的吩咐了一句。

    直到一个小时之后,才将洛浅的事情处理完。

    脚上不是很严重,只是扎破了而已,玻璃没有进去。

    擦些药,养几日就好了。

    又给她留下了药膏,用来擦身上的伤。

    慕云靳则去浴室冲凉水澡了。

    听着浴室内哗哗的水声,洛浅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脸色微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