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云靳没有开口。

    洛姝雅却上前,意图抓住慕云靳的手。

    “滚开。”

    慕云靳不悦皱眉,冷喝一声。

    他最讨厌陌生女人碰他。

    洛姝雅伸出的手,瞬间僵住,脸色难看的很。

    虽然这男人长得不错,但她好歹也是洛家的千金,这男人有什么资格如此对她?

    心性高傲的洛姝雅,顿时气恼不已,冷笑一声,“这是我们的家事,只怕你没资格干扰吧。”

    说完,她便要上前去扯洛浅已经破烂不堪衣裳。

    顾臻已经带人赶到了。

    慕云靳看了顾臻一眼。

    顾臻立刻上前,伸手抓住了洛姝雅的手腕。

    慕云靳则什么都没说,弯腰抱起洛浅,朝着他停在路边的座驾走了过去。

    “开车。”

    他看了一眼站在路边的保镖。

    立刻有个保镖上去开车,并且很自觉的将前后座的挡板落了下来。

    洛浅第一次拿板砖拍人,实在是怕的很,此刻还在哆嗦。

    上了车之后,慕云靳则将人扔在座位上,冷眼看着。

    救了洛浅是一回事。

    感觉到这女人麻烦则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边顾臻还跟洛姝雅僵持着。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你有什么资格碰我,拿开你的脏手。”

    洛姝雅向来是个泼辣的,伸出脚就要踹顾臻。

    见此,顾臻眼神一冷,猛地用力,直接将洛姝雅了出去。

    洛姝雅穿着高跟鞋,根本站不稳,瞬间栽在了地上狼狈不已。

    “你是谁,连我也敢招惹,知不知道我是洛家的千金,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

    洛万成是小混混出身,教出的女儿,也霸道野蛮的很。

    “洛家?”

    听到这两个字,顾臻顿时皱起了眉头。

    见此,洛姝雅顿时得意的笑了,“怎么着怕了吧,识相的就把洛浅那个贱人给我送回来,不然有你们好看!”

    顾臻跟看跳梁小丑似的看了洛姝雅一眼,骂了两个字,“有病。”

    之后,便开车走了。

    什么洛家,不过一个小公司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是谁了。

    车子快到别墅的时候,洛浅回过了神,她呆呆的看了慕云靳一眼,顿时愣住。

    “清醒了?”

    慕云靳扯了扯领带,一副闲散模样坐在座椅上,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声音微冷。

    “慕少,您怎么会来?”

    四次,算起来这男人已经救了她第四次了。

    人生的际遇有的时候真的说不清楚。

    “路过。”

    明明是专门来救人的,慕大总裁却轻描淡写的说道:“本来是想在公园里休息一下,谁知道听到了杀猪声。”

    “杀,杀猪?”

    洛浅惊讶不已。

    看着她一副傻乎乎的模样,慕云靳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先前的烦躁也消去了。

    “您说的猪是我?”

    洛浅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当时大喊的除了她,还能有谁。

    “大概是。”

    慕云靳敲了敲座椅,嘴角微勾。

    洛浅顿时有些囧,默默低了头。

    她脸上的血迹,已经被慕云靳清理干净了。

    有洁癖的慕大总裁,可看不惯她脏兮兮的样子。

    “啊!”

    就在车子到了在别墅前的时候,洛浅忽然大叫一声。

    前面开车的保镖都吓了一跳,急踩刹车。

    慕云靳瞬间被颠了一下,险些撞到前面挡板上,脸色当即黑了。

    “总裁,对不起。”

    保镖吓的急忙开口。

    慕云靳却转头看向洛浅,皱眉道:“你叫什么,怕我在这上了你?”

    洛浅:“”

    “我,我杀人了。”

    呆萌的浅菇凉,刚刚回过神来。

    她似乎一板砖把人拍死了。

    “怎么了?”

    慕云靳有些疑惑。

    “杀,杀人了。”

    洛浅着急的抓住他的袖子,哭道:“是真的,我一板砖把那人拍死了,是要判死刑的吧,没有缓刑,立即执行对不对?”

    慕云靳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伸手抚了抚她额前的发,点头,“没错,立即执行,一枪下去,你小命就没了。”

    这个傻蛋,最多拍晕。

    “那,那怎么办,我去自首?”

    完全没有遇到过这事的洛浅,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这样的她,反而让慕云靳觉得很有趣。

    他似乎认真考虑了一下,“你可以考虑求我。”

    “求你能免除死刑吗?”

    “大概可以。”

    闻此,洛浅立刻抓住慕云靳的袖子,可怜巴巴道:“求你”

    慕云靳:“”

    “就这两个字?”

    “慕少,我不能死,只要能让我活下去,怎样都可以。”

    洛浅拼命的抓住慕云靳的袖子不放。

    她决不能死。

    她还有奶奶,还有弟弟。

    她死了,他们怎么办?

    “包括”

    慕云靳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目光定格在她胸口,不言而喻。

    洛浅瞬间明白了些什么,无奈一笑,缓缓松开了他的袖子。

    见此,慕云靳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女人可真不识抬举。

    只要一提到此事,她便犹豫。

    难道自己就那么差,竟然吸引不了她的兴趣?

    向来是别的女人往慕大总裁身上扑,他皆是拒绝不理,不知道伤了多少女人的心。

    他唯一看上的女人便是洛浅。

    偏偏洛浅是个特例,见了他跟见了老虎似的。

    “慕少,你前后救我四次,就算你想要我留在你身边,也不过分,我只是觉得”

    洛浅笑了笑,欲言又止,“我只是觉得,您条件这么好,身边一定有很多优秀的女人,而我已经不是处了,您不怕我脏了您吗?”

    对于意外**那事,她依然耿耿于怀。

    她一向是个保守的人。

    总觉得自己已经配不上别人了,更何况慕云靳这样优秀的男人。

    若是他想要,应该会有大把清白的女孩,往他身上扑吧。

    慕云靳微微一愣,神色复杂。

    完全没想到因为此事她竟然一直耿耿于怀。

    现在的女孩,能有几个还在乎这事的。

    不过一层膜而已。

    但作为男人的角度来考虑,还是在乎的。

    男人嘴上虽然不说,但对自己女人的第一次其实非常在意,甚至执着的很。

    “你第一次给了谁,男朋友?”

    慕大总裁故意装傻充愣,询问洛浅的第一次。

    简直是贼喊捉贼有没有。

    明明他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