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到丈夫的话,安慧这才想起正事,不得已只好将心中的怒气压了下来。

    待到三人坐下之后,安慧看着洛浅开口,“浅浅,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该结婚嫁人了,我跟你爸爸已经帮你物色好了人选,下午收拾一下,去跟对方见一面。”

    “嫁人!”

    洛浅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她才二十岁,刚刚够法定结婚年龄,就已经老大不小了?

    “如果是为了这事叫我回来,那我只能让你们失望了,我还有工作先走了。”

    洛浅咬了咬牙,拿起沙发上的包包转身就走。

    然而,不等她走两步,忽然传来洛万成冰凉的声音,“浅浅,如果你不听爸爸的话如时赴约去相亲,那纪珍跟她的孙子”

    “你把纪奶奶怎么了?”

    洛浅的脚步瞬间顿住,她转头,阴冷的目光看向洛万成,身子微抖。

    “只要你肯听爸妈的话,他们都会没事。”

    洛万成点燃了手里的烟,神色淡淡的吐出一个烟圈,烟雾缭绕。

    跟他父女多年,洛浅明白这人到底有多心狠手辣。

    看似平淡的外表下,藏着一颗黑暗无比的心。

    “你就不怕我报警,指控你绑架!”

    洛浅捏紧手中的包包,真的很想将包包丢出去,砸死沙发上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

    “可以。”

    洛万成忽然笑了,轻轻的点了点头。

    洛浅却没了动作,陷入了沉默。

    良久,她闭了闭眼睛,随后睁开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去相亲。”

    下午三点,蔚蓝咖啡厅。

    洛浅一身米色长裙,画着精致的妆容,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挽着安慧的胳膊走了进去。

    洛万成在前面走着,一副精神焕发的样子。

    洛浅违心的笑着,与安慧扮演情深意长的母女。

    定好的包间在三楼,还没上楼,洛浅便放开了安慧的胳膊。

    安慧转头,皱眉看向她。

    “妈,我有些紧张,想先去下洗手间。”

    洛浅讨好般的笑了笑,巴掌大的小脸上,浓淡适宜的妆容,让她愈发显得明艳可人。

    看到她这副模样,安慧顿时有些厌恶。

    简直是天生的狐媚子。

    最好这次能派上用场,不然白养了十几年。

    “你快点,不要让杜太太久等。”

    安慧嘱咐了一声,便赶上去,挽着丈夫的胳膊上了楼。

    有筹码在手,她自然不怕洛浅耍什么花招。

    “哼,狐狸精,一把年纪了,还扭着个肥屁股晃来晃去的,也不怕恶心死人。”

    洛浅看着安慧晃动的身影,面上的笑容收起,毒舌一番,转头往洗手间走去。

    却因为走的太急,又不太适应脚下这双鞋。

    一不小心,身子一倾,便向前栽去。

    完蛋,要摔成大花猫了!

    洛浅心中哀嚎一声,忽然看到眼前有一道影子闪过。

    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便拽上了眼前的人。

    因为及时抓住了突然冒出来的救命稻草,洛浅避免了被摔倒的命运。

    只是,怎么感觉有点冷。

    这里的空调温度可合适的很,怎么可能会吹的太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