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刚刚我问是谁的水杯,你为何不说?”

    洛浅推开她,皱眉回了一句,继续低头收拾东西。

    这下整个部门的人,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开始看热闹。

    秦箐晴是部门里极为傲慢的人,性子高傲,不好相处,最喜欢为难人。

    而且她家境好像还不错,所以众人都想看看新来的洛浅,跟她对上到底谁输谁赢。

    “我不想跟你这种穷酸鬼说话。”

    秦箐晴伸手指了指洛浅身上的衣服,又看了一眼她放在旁边的粉色包包,冷笑一声,“这是淘宝货吧,十九块九包邮,你也能拿得出手。”

    她说的倒是没错。

    洛浅浑身上下,包括她的包包,不是淘宝货,就是地摊货,是最廉价的。

    唯一好点的职业装,在这些人眼中却依然穷酸。

    “我穿什么是我的事情,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洛浅不屑一笑,反唇相讥,“但我确实是阻止不了狗吠。”

    “你说谁是狗!”

    秦箐晴骤然一怒。

    洛浅却只是笑笑不答,继续收拾东西。

    奈何堆积的东西太多,而且很多都是私人物品,很不好处理。

    “我问你呢,刚刚你在骂谁?”

    秦箐晴愤怒的吼着。

    洛浅却已经自动屏蔽了她的话。

    见她不答,秦箐晴冷哼一声,忽然转身将自己桌上的东西,全部扔到了洛浅桌上。

    她站在一旁,抱着胳膊冷笑道:“别乱动啊,碰坏了你可赔不起,刚刚你碰过的那个杯子,我可花了一百块买的,比你脚上丑不拉几的鞋子都要值钱,还有我这皮夹,真皮的,三千块,这香水也有五千块”

    洛浅看着桌上瞬间堆满了东西,顿时皱起眉头,脸色微冷。

    她转头看了秦箐晴一眼,怒道:“拿走。”

    “我不拿又怎样,这一直是大家堆放杂物的地方,又不是你的地方,你瞎动个什么劲。”

    秦箐晴得意的笑着,趾高气昂。

    洛浅侧眸看向梁雯。

    梁雯却好像没有看到这一幕似的,正在做自己的策划案。

    洛浅气的小脸通红,伸手想去推秦箐晴那些东西,可有很多易碎品。

    万一两人争执真摔了,她可赔不起。

    别的事都好说,让她赔钱却不行,谁让她是穷鬼一个呢。

    秦箐晴见洛浅犹豫着不动,越发得意起来,笑着对众人道:“你们看,穷鬼就是穷鬼,一个皮夹,一**香水的价格就吓到她了。”

    “这么穷酸还有脸来慕氏上班,这不是丢我们慕氏的脸吗?”

    “瞧她穿的那一身,加起来也没你一个皮夹值钱。”

    与秦箐晴交好的几人也纷纷出言,帮助好友。

    其余人却都是冷眼旁观,没一个人肯为洛浅说话的。

    洛浅攥了攥拳,忽然拿起桌上的香水跟皮夹,走到窗口打开窗子,直接扔下去了。

    策划部在十层楼。

    这么扔下去,东西直接就毁了。

    “洛浅!”

    正在得意的秦箐晴,万万没想到洛浅会扔他的东西,瞬间炸毛,眼睛瞪的大大的,怒不可遏。

    洛浅回头看她,轻轻一笑,很是无所谓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在清理我办公桌上的垃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