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304章      不爱我了所以想走

    “他们慕家毁了晴儿一辈子,晴儿发个视频出出气怎么了?”

    “总之,这事晴儿没错,不需要道歉!”

    苏睿坚定的站在苏晴这边,说完这话拉着苏晴便向外走去。

    “走晴儿,二哥带你出去吃饭,不理他。”

    兄妹两个匆忙下了楼。

    蓝芷见两人行色匆匆,难免有些不解,问道:“这是做什么去?”

    “带晴儿出去吃饭,您就别等我们了。”

    苏睿随便敷衍了一句,便着急的跟苏晴出了门,开车离开了苏家。

    “晴儿,我现在送你出江城,你出去玩一阵子再回来。”

    反正上不上学对于他妹妹来说也就那样。

    “二哥,我为什么要出去?”

    苏晴不解的问。

    “你难道还不了解大哥的脾气,他若是真动真格的,你根本逃脱不了,所以我先送你出去,避避他再说。”

    苏睿深知大哥的能力。

    他是斗不过大哥的。

    但再让妹妹去低头,倒不如让他去坐牢。

    “二哥真好。”

    闻此,苏晴顿时伸手搂住了苏睿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的亲了下。

    苏晴一向如此,举止很开放。

    这个吻,并没有别的意思。

    “晴儿,听话,不要再惹事了,那个洛浅她也很可怜,你们之前的恩怨不都已经了结了吗?”

    “只要她不招惹白陌枫,就没什么错,所以答应二哥,以后不要再为难她了,也不要再跟慕家作对了,大哥他一个人撑着苏家的重担,他也很难。”

    苏睿目视前方,重重的叹了口气。

    他是维护妹妹不假。

    但其实对错他心中是有数的。

    他也觉得洛浅可怜,所以希望妹妹不要再跟洛浅产生冲突。

    闻此,苏晴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狠狠的攥紧拳头,指甲都嵌入了手心中。

    她的眼中心中满是嫉妒,几乎要将自己烧灼。

    大哥偏向洛浅,爸妈偏向洛浅。

    现在就连最疼爱自己的二哥,竟然也偏向洛浅。

    那个贱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大家都偏向她!

    苏晴心中燃起浓浓的妒火。

    她感觉自从那场订婚宴,洛浅出现在所有人视线中开始。

    那个女人,就无形中的开始抢自己的东西。

    一向疼爱自己的家人,竟然开始偏向她一个外人。

    她自己是个孤儿,没人疼爱,穷逼一个,便来抢属于自己的幸福。

    这个贱人一定要死,一定要死!

    只是,从拘留所出来的苏晴,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有什么话,都说出来的苏晴了。

    她听了苏睿的话,低着头,沉默了许久,而后才轻轻的应了一声,“知道了二哥,对不起让你为难了,这次实在是没忍住。”

    “不过算了,这次也算是报仇了,以后我跟洛浅就两清了。”

    苏晴谦卑的说着这话,心中想的却是:是啊,两清了,等那个贱人被自己折磨死之后,可就真的是两清了呢。

    她抢了自己的爱人跟亲人。

    自己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苏晴被苏睿连夜送出了江城。

    慕云靳手下的人,正试图通过各种网络信息,定位苏晴的行踪,以及查找她以前那些羞耻的事。

    黑料一堆的苏小姐。

    想要彻底毁掉她,实在是太容易。

    慕云靳一直没去公司。

    事情都交给了顾臻来办。

    他也没打电话去老宅那边。

    知道母亲没事,至于安莹儿跟杨沫沫,他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他一直都在洛浅床边守着。

    洛浅睡的并不安稳,虽然睡了好几个小时,但是一直翻来覆去,眉头一直紧紧皱着。

    显然她想到了很多不好的事。

    “浅浅,对不起,是老公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委屈了。”

    慕云靳守在床边,轻轻抚过她红肿的脸颊,无奈低语。

    洛浅的脸颊还肿着。

    那十几巴掌打的太厉害,今天肯定是不会消肿的。

    看大她的脸肿成这样。

    慕云靳难免又想起叶澜刚刚回来的那段时间。

    那时候他在出差,根本不知出了什么事。

    后来才知道,她被打,又被关小黑屋,还被送进了警察局。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她已经怀了孩子。

    所以就算没有后来的事,孩子也保不住。

    她嫁给他,不过几个月的时间。

    然而,这几个月,她过的好日子用手指头数都数的出来。

    “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勾引男人,我没有背叛云靳,没有……”

    忽然,洛浅惊呼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

    那双美丽的眸子里,满是惊恐。

    就连梦中,她都在想这事。

    “浅浅。”

    他伸手,将她抱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我知道,我知道你没有,你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我再也不会像是上次那样怀疑你了。”

    那时候,他竟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苏夜辰的。

    洛浅渐渐回过神来,理智清醒。

    她愣了愣,抬头看向慕云靳,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云靳,我们离婚吧。”

    她看着他,无力感再次袭上心头,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她哭着对他说,想要离婚。

    以前或许是开玩笑,但这次却是真的。

    她似乎浑身力气都被抽干似的,再也无力去维系这段婚姻。

    爱的太累,太恐惧。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就像是躺在蹦床上的人,时而被抛高,如同进入了天堂。

    可被抛的越高,摔的也就越狠。

    那种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感觉,她实在是受够了。

    她宁愿去过平平淡淡的生活,也不想过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

    “浅浅。”

    他深吸一口气,抱紧她,无奈的笑了。

    是真的很无奈。

    他又如何听不出她语气里的认真?

    “真的想跟我离婚吗?”

    他低头,看着她眸中的眼泪,轻声的问。

    洛浅点了点头,眼泪一颗颗落下。

    “不爱我了,所以想要走,离开这个家,我们的家?”

    他再次开口笑着问。

    洛浅沉默片刻,动作很轻的摇了下头。

    不是不爱,而是爱不起。

    这份爱,压的她透不过气来,实在是太过沉重。

    “不是因为不爱,但却还要离开对不对?”

    他伸手温柔的捧住她的脸与她对视,语气温和,一如既往的宠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