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云靳醒来的时候,身侧已经没了人,余温还在,洛浅刚走五分钟。

    他坐起身子,露出上身八块腹肌,迷人不已。

    他揉揉发痛的额头,想起了昨晚的事,脸阴沉的几乎能滴出墨来。

    他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打了内线。

    “顾臻,立刻过来一趟。”

    丢掉手机,他烦躁的起身,却发现了身侧那一抹刺眼的嫣红。

    昨晚那个女人还是个雏?

    慕云靳皱眉,似乎进入的时候,的确有一层阻碍。

    接下来,他便看到了床上那两毛五,还有一张便签。

    便签上的字,倒是很好看。

    但那两个字,却让慕大总裁彻底暴怒。

    嫖资!

    嫖资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昨晚那个女人把他给嫖了?

    而且他慕云靳只值两毛五?

    两毛也就罢了,五分钱的硬币居然也有!

    十五分钟后,慕云靳的助理来到了酒店。

    “立刻去查昨晚进入房间的女人是谁!”

    慕云靳冷着一张脸吩咐。

    顾臻刚进来,便感受到了房间内糜烂的气息,而且非常浓烈。

    再看满地的碎衣服,就知道昨晚有多么激烈了。

    见此,顾臻顿时惊愕不已。

    守身如玉的总裁大人,昨晚居然破戒,睡了一个女人?

    而且现在还要调查那女人的下落。

    莫非总裁看上那女人了?

    “还愣着做什么,一个小时内,我要知道答案。”

    慕大总裁心情不好,脸色黑的可以。

    “是,少爷,我马上就去办。”

    慌忙转身去办事了。

    惹怒了总裁的后果,可不怎么好。

    “等等。”

    岂料,慕云靳又叫住了他,“马上送套衣服过来。”

    该死的女人,给他两毛五,拿走了他专门定制的西装?

    而此时,回到出租屋,刚刚洗了澡,换好衣服的洛浅,正打算在床上睡一会。

    不想,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她不耐烦的拿过手机,低头看了一眼屏幕,清秀的小脸,瞬间冷了下来。

    洛浅心烦意乱的接了电话。

    结果便听那头一声怒吼,“洛浅,半小时内给我滚回家,不然有你好看的。”

    纵然心有不甘,但半个小时后洛浅还是回到了那个所谓的家。

    她抬头看了一眼,眼前华丽的别墅,地理位置绝佳,忍不住冷笑一声。

    公司都快倒了,还能在这里住下去,看样子还没被逼到最后那份上。

    “死丫头,果然翅膀硬了,这都几个月不回家了?”

    刚刚进去,迎接洛浅的便是一杯开水。

    还好这种戏码,她早就已经习惯,身子一侧,熟练的避开。

    她抬眸,看向对面气急败坏的女人,冷声道:“洛夫人,不是自从我十八岁开始,就已经是成人,可以滚出这个家了,现在又叫我回来做什么?”

    “死丫头,你胆子大了,居然还敢顶嘴!”

    闻此,安慧顿时大怒,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走过来,扬起巴掌对着洛浅便打了过来。

    洛浅本想闪躲。

    这时,却有人伸手拦住了安慧,皱眉道:“行了,浅浅刚回来,你闹什么,我们还有事跟浅浅说。”

    浅浅?

    洛浅冷笑一声,侧眸看着站在安慧旁边的男人,她的父亲洛万成。

    今个居然这么亲切的喊她的名字,到底有什么猫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