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98章    慕家不要这种垃圾儿媳

    叶澜却根本不理会慕严的劝说,对着洛浅的脸,连扇好几巴掌。

    啪啪啪的巴掌声,异常清晰。

    “妈!”

    刚刚赶来的慕少,恰巧看到这么一幕。

    他脸色一冷,冲过来,伸手将洛浅拽到了怀里,牢牢护着。

    叶澜一巴掌打空,险些跌倒在地。

    幸好慕严及时扶住了她。

    “云靳,你给我放开她,今个我非要教训教训这不孝的东西不可!”

    叶澜发了疯,即便儿子赶来,也无所畏惧。

    她伸手指着洛浅,对慕云靳喝道:“立刻离婚,现在就去办手续,我们慕家不要这种垃圾儿媳!”

    她用垃圾来形容洛浅,无情又残忍。

    慕云靳低头看了一眼。

    却见洛浅的脸颊上,印满了五指印,嘴角还有血,狼狈的很。

    脸都快要被打坏了。

    叶澜每一巴掌都用尽了全力。

    十几巴掌下去,却没有任何住手的意思。

    如果不是慕云靳赶来,大概洛浅会被她活活打死。

    “妈,您干什么!”

    慕云靳彻底怒了。

    他不管什么原因,不管出了什么事。

    那都不是叶澜动手打洛浅的理由。

    慕少脾气这般不好,都从不动手打女人。

    便是外面那些一直往他身上贴,风骚至极的女人,他都不会动一下。

    然而,叶澜却在医院里,抓住洛浅狂扇巴掌。

    刚刚那一幕,他看的清清楚楚。

    他如果再晚来一点,洛浅的牙恐怕都要被打掉了。

    “离婚,立刻离婚听到没有!”

    叶澜气的浑身颤抖,指着自个的儿子,怒道:“要么离婚,要么滚出慕家,从此再没我这个妈!”

    她这次是真的被气到了。

    甚至闹到了要跟儿子决裂的地步。

    洛浅麻木的靠在叶澜怀中,想哭哭不出来。

    她什么都没做,明明什么都没做!

    为什么挨打的是她,该死的也是她!

    难道就因为她是个孤儿。

    就因为她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

    所以命贱,活该被欺凌,活该让婆婆一次又一次的打她。

    原以为脱离了洛家,摆脱了洛万成跟安慧。

    那些噩梦便都结束了。

    却不想,进了慕家,却又是陷入了另一个魔窟。

    “你闹什么!”

    慕严猛地拽住叶澜,气的脸色铁青。

    他也还没弄懂洛浅到底做错了什么。

    就算真做错了什么,那也要回家去说,在这吵吵闹闹像什么话。

    “好,我滚。”

    慕云靳深深的看了母亲两眼,忽然点了点头,说了几个字。

    叶澜瞬间愣在原地,欲要说出口的话,也全部都噎了回去。

    就在这时,洛浅猛地伸手推开慕云靳,发疯的朝外跑去。

    “浅浅。”

    慕云靳转身追了出去。

    洛浅不管不顾,横冲直撞的跑。

    跑到马路上,几次都差点被撞到。

    她就像是疯了一样,完全失去了理智。

    慕云靳追了许久才追上她,伸手将她捞进怀里,紧紧抱着,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我们先回家,回家慢慢说,有我在,一切有老公在,不要哭,不要怕。”

    任谁那样被扇耳光,也是受不了的。

    更何况,洛浅不是第一次被叶澜打。

    自从进了慕家的门。

    她便跟婆婆矛盾不断。

    从不打人的叶澜,在见到她这个儿媳妇以后,却屡次破例动手。

    难道她就这么差,这么垃圾,这么该被打吗?

    一次又一次的侮辱,终于让她情绪爆发。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脱离。

    脱离这个婆婆,脱离慕云靳,脱离慕家所有的一切。

    她真的累了。

    不想爱了,不想继续了。

    就让她回归,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难道不好吗?

    洛浅被他抱在怀里,不哭也不闹,只是一脸的冷漠与麻木。

    她使劲的伸手推他,一边又一遍的嘟囔。

    她声音很低,低的几乎听不到。

    他抱着她,低头,用力听。

    终于听清了她在一遍遍的说,“放我走,放我走……”

    她可不可以离开。

    可不可以就此放弃不爱。

    “你要走是吗?”

    慕云靳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冷笑一声,抱着她的手臂更紧了一分。

    他沉默片刻,再次开口,语气低沉的说了三个字,“我不许!”

    我不许!

    霸道而又不容置疑。

    她想走是不假。

    但是他不想放却也是真。

    他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带她回车上,发动车子,回了别墅。

    自始至终,他都没去关心安莹儿的死活。

    一个自私自利不择手段的女人,能有善心去救人?

    从洛浅发短信告诉他,安莹儿为了救叶澜危在旦夕的时候,他就不信。

    无论安莹儿伤的有多重。

    哪怕安莹儿当场死了,他都不信那女人是出于善良救人。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洛浅。

    因为很明显洛浅的情绪已经因为这十几巴掌而崩溃。

    回了别墅,风姨看到洛浅这般,实在吓了一跳,着急道:“少爷,少奶奶这是怎么了,谁动的手?”

    谁这么可恶,下手那么狠毒,少奶奶的脸已经肿成那样了。

    就在这回来的路上,洛浅的脸颊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肿了起来,看着更让人心疼。

    “拿药酒跟毛巾来。”

    慕云靳着急的吩咐一声,抱着洛浅上了楼。

    帮她处理脸上的伤的时候,他都不敢用力。

    看着她的脸被母亲硬生生的打成了那样。

    他实在是心疼难受。

    但是他的心疼难受,却是无法抹去她所受的那些伤。

    “浅浅,是不是很疼?”

    他叹了口气,无奈道。

    洛浅并不理会他。

    只是坐在床上,眼神呆滞,不知在想什么。

    “浅浅,别这样,有什么跟我说,你不是说,你最信任的人便是我吗,所以什么事交给我处理好不好?”

    他伸手摸着她柔软的头发,轻叹一口气,言语里满是心疼。

    但是无论他怎么说,洛浅都不回他。

    因为她现在真的不想说话,什么都不想说。

    那种无力感,几乎将她击垮。

    慕云靳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低头看了一眼屏幕,皱眉接了。

    电话是顾臻打来的。

    顾臻知道他有急事赶回来。

    所以如果不是特别大的事,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