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95章   小陶自杀了

    “哦,你是洛浅的婆婆。”

    听说了叶澜的身份,陶母立刻停住了脚步。

    “慕夫人您好,洛浅是我女儿最好的朋友,但是您这儿媳妇太不要脸,勾引我女儿的男朋友,害的他们有情人分离,我女儿几次在家中闹自杀,如果不是救的及时,早就没命了。”

    “所以,还希望慕夫人管好您的儿媳,让她不要再来祸害我女儿了。”

    陶母毫不客气的在叶澜面前,告了洛浅一状。

    故意将事情夸大化,发泄这十多年的不满。

    这个祸害女儿的贱人,就该遭到惩罚。

    叶澜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寒无比。

    勾引好朋友的男朋友,她可真做的出来!

    “小陶自杀了?”

    洛浅顿时愣住,担心的很。

    “你还有脸管我女儿的事?”

    陶母不屑的看着她,冷笑道:“我女儿为了这事险些丧命,我们全家人都不得安宁,洛浅你做了这么多坏事,你良心就没感觉到不安吗?”

    “怎么回事!”

    叶澜转头看向洛浅,恼怒的很。

    “妈,我什么都没做,她说的都是假的。”

    洛浅抬眸,迎上叶澜的目光,不躲不避。

    她没做错什么,根本不害怕叶澜质问。

    叶澜若是因此打她,或者怎样,她也绝不会就此忍受。

    别的事她可以忍受,事关清白,绝对不能忍。

    “什么都没做?”

    陶母怒极反笑,“苏晴向你泼硫酸的时候,救你的不是陆莫寒吗,在餐厅你险些被人刺伤,为了救你,伤的可是陆莫寒。”

    “他四天前说去见客户,却提着礼品去你家,跟你幽会,被我女儿撞到,我女儿亲眼见到你们亲亲热热,又抱又亲的,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陶母前面说的都是事实,后面却故意胡编乱造。

    无非是觉得洛浅坑了她女儿。

    所以,她也要洛浅付出代价。

    “慕夫人,这就是您儿媳做的好事,摊上这样的儿媳,您也真是不幸,估计慕少的绿帽子数都数不清了。”

    陶母说完,不给洛浅任何解释,也不听其他人说什么,转身离去,得意的很,也快意的很。

    她一直觉得洛浅是灾星,带给她女儿太多灾难。

    十几年了,她心中叠加了厚厚的一笔账。

    所以,现在认为自己只是在为女儿出气,而且只是出了一口气而已,并没觉得多么过分。

    但是,她这些谎言,却足以将洛浅推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洛浅!”

    陶母走后,叶澜转头看向洛浅,质问道:“她说的可都是真的?”

    “不是真的!”

    洛浅站在那,甚至动都没动一下。

    面对陶母的污蔑,她当真没有任何害怕的意思。

    身正不怕影子斜,这种事不是说不清楚,所以她没什么好怕的。

    陶母有张嘴会说,难道她就不会为自己解释吗?

    “不是真的,她会那么说?”

    “难道你朋友的母亲,还跟你有冤有仇,要诬陷你不成!”

    叶澜气不打一处来,看着洛浅倔强不服输,之前压抑的怒火,全部被激发出来。

    她咬了咬牙,对着洛浅便扬起了巴掌。

    “姨妈!”

    杨沫沫顿时尖叫一声。

    本来还没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倒是她这一声尖叫,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在打架吗?”

    “那人有点熟悉啊,好像,好像是慕少奶奶?”

    “那旁边的那个呢,不会是她婆婆吧。”

    “婆媳大战?”

    洛浅在微博上的知名度还是比较高的。

    经常刷微博的人,瞬间认出了她、

    那些人如此一议论,更是引得无数人驻足观看。

    还有人拿出手机准备拍照。

    洛浅后退一步,躲开了叶澜那一巴掌。

    叶澜吃惊的很。

    她居然敢躲。

    叶澜欲要再打,但是听到周围人的议论,立刻停了手。

    真在这打媳妇,上了新闻,也是他们慕家丢人。

    “妈,小陶母亲说的事,根本不是真的,陆莫寒的确是出手救过我,但我们并没有任何私情。”

    洛浅毫不顾忌周围的目光与议论,冷静的解释。

    她认为,这个时候更应该解释清楚。

    不然,她这个锅就背定了。

    “呵呵。”

    叶澜冷笑两声,“一个男人,奋不顾身的救你,只是普通朋友可能吗?”

    “更何况,你那天离开家,回了你奶奶那,我是知道的。”

    “只是没有想到,你回去原来是为了与男人私会!”

    闻此,洛浅脸色一变,心中冰凉不已。

    婆婆是怎么知道自己回了奶奶家。

    难道她派人跟踪自己?

    “怎么不说话了,心虚了?”

    叶澜见她沉默,便以为她是心虚,心中的气恼更浓了。

    “妈,陆莫寒的事情,云靳从头到尾都知道,而且云靳给了陆家医药费跟补偿,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牵扯。”

    “您不信我可以,但您总不能不信您的儿子吧。”

    洛浅波澜不惊的解释,“没有做过的就是没有做,我若是做了,错了,要打要罚随便您,但是事关我的名声,慕家的名声,我不会说谎的。”

    听了她的话,叶澜顿时有些沉默,须臾皱了皱眉嘟囔,“云靳偏向你,难道我不知道,他又不偏向我这个做妈的。”

    这话听上去,还真有一点酸味。

    似乎叶澜在嫉妒洛浅抢了他儿子似的。

    “别的事情,云靳或许会偏袒我,但是您觉得这事可能吗?”

    “上次,他以为孩子是别人的,他也没有偏向我,干干脆脆的将我抛弃了不是吗?”

    “男人对这种事有多在乎,您心中应该清楚。”

    洛浅不太喜欢与别人争。

    但真的争论起来,只要她有道理,就绝对不会输给别人。

    洛浅这一番说辞,瞬间让叶澜闭了嘴。

    她彻底反驳不出。

    “妈,实在不信的话,我可以现在打电话跟云靳说陆莫寒的事,您听听如何?”

    洛浅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拿出了手机,打算给慕云靳打电话。

    “表嫂,这样不好吧。”

    一直没开口的杨沫沫,见此忽然插嘴道:“你这样的话,会让表哥生姨妈的气的,姨妈她也不知道真相是什么啊,她只是听到刚刚那个人说而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