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91章    就这么点出息

    洛浅醒来的时候,只觉浑身酸痛,好像被碾压过似的。

    胸口有些闷,她动了动身子,难受的很。

    睁开眼睛,发现一只手臂,正重重的压在身上。

    洛浅:“……”

    “好重。”

    她伸手,将慕少的手臂放了回去。

    她转眸看了他一眼,英俊的眉眼,高挺的鼻,五官俊逸,睡着了依然迷人的不要不要的。

    洛浅有些心动,伸出手,轻轻的描绘着他的眉眼,几分迷恋,几分甜蜜。

    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啊。

    上天精心雕琢的男人,要颜值有颜值,要事业有事业,要身份有身份。

    多少女人的梦中情郎,偏偏给了她。

    洛浅眨了眨眼睛,往他怀里靠了靠,无比满足。

    然而,满足过后,忽然想起来两人昨晚好像吵了架。

    于是,她便又悄悄的往回挪了挪。

    只是,她刚刚挪过去。

    慕少忽然伸手,又将她捞了回去。

    洛浅:“……”

    她被他塞进怀里,紧紧抱着。

    他的怀抱,依然那么温暖。

    洛浅眨了眨眼睛,认真的看着他。

    然而,他并没醒,依然闭着眼睛。

    洛浅伸手戳了戳他,“我知道你醒了,你别装睡了。”

    慕少并不理会她,抱着他不放。

    昨晚处理了几件急事,异常疲惫,所以早上根本不想去公司。

    洛浅的身子又往外挪了挪。

    慕云靳皱眉,再次将她捞了过来。

    洛浅挑眉,哼了一声,“我们在吵架,我不要跟你床头吵架床尾和。”

    “那你想什么时候和?”

    慕少终于睁开了眼睛。

    看着身边故意装出生气模样的小女人,心中的喜欢,又多了一层。

    这傻傻的小东西,是越来越能勾住他的心了。

    “至少明天!”

    洛浅想了想道。

    慕云靳顿时忍不住笑出声,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就这么点出息?”

    还以为她会说至少三个月。

    结果,三天都不到。

    “我怕时间久了,你不爱我了。”

    洛浅叹了口气,又主动靠了过来。

    “昨晚没有跟你生气,只是在忙。”

    慕云靳无奈解释,揉了揉额头道:“而且,我什么时候真的骂过你,难道我还真是一匹狼不成?”

    慕少自认做的还不错。

    因为她的身子,他都没舍得碰她。

    现在洛浅恢复的倒是差不多了。

    他却还想着再等一周,等她彻底恢复再说。

    “云靳,对不起。”

    洛浅看着他面上的疲惫,伸手轻轻的捏了下他的脸,愧疚的很。

    “怎么又跟我道歉?”

    慕少还没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有意招惹陆莫寒的,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跑奶奶家去了,为此我还跟小陶大吵一架,大概我以后都没有朋友了。”

    洛浅叹了口气,神色哀伤。

    想起陶小陶的事,依然无法释怀。

    “我知道。”

    慕云靳笑着点头,亲了亲她的唇,“我没怪你,陆莫寒的事,我来处理,不必担心。”

    上次他已经警告过陆莫寒了。

    然而,陆莫寒似乎根本没放在心上。

    二人说了会话。

    慕云靳看了一下表,皱了皱眉,“我先去公司,你在家好好休息,这两天先不要出门,胳膊好了再出去。”

    能多睡这一个小时,对他来说已经很奢侈了。

    “不吃完饭再走吗?”

    洛浅急忙起身,想帮他拿衣服。

    起身的时候,却发现睡衣已经换了,身上还有许多草莓印。

    洛浅:“……”

    “禽兽。”

    她低声嘟囔一句,脸颊红红的。

    怪不得她昨晚感觉不太对劲。

    “只是喝了点汤而已,又没真的吃你。”

    这都叫禽兽了,那以后是什么,禽兽中的战斗机?

    慕少起身,却将她拉了回来,重新塞回被子里,“好好休息,我去公司吃一些,就不在家中吃了。”

    “你都瘦了。”

    洛浅心疼的看着他,伸手抚上他的脸,“老公,不然你教我,我有什么可以帮你分担的吗?”

    那些大事她不懂,一些琐碎的事,还是可以的。

    她实在不想看他如此劳累。

    慕少似乎认真的思索了片刻,而后低头亲了下她的唇,笑着道:“嗯,有。”

    洛浅眨了眨眼睛,兴奋起来。

    她真的可以帮他了。

    然而,下一刻却听他道:“你负责养好身子,晚上好好犒劳犒劳我,我就不会那么累了。”

    洛浅:“……”

    “乖,我走了,那些不开心的事,就不要想了。”

    “不然,你若是不开心,显得我这老公很无能。”

    他穿好衣服,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例行每日的告别吻。

    “嗯。”

    洛浅点点头,唇角微弯,“那你不要太累,早点回来。”

    “好,早点回来陪你。”

    慕云靳推门离去。

    洛浅一个人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大概是她跟慕云靳性格互补的缘故。

    所以,二人平常很少吵架。

    生活中这么磨难,或许只有这份甜蜜的感情,才是她唯一的寄托。

    洛浅翻来覆去睡不着,拿了手机给陶小陶打电话,怎么打都打不通。

    陶小陶这会子在家中,哭的眼睛都肿了,跟个核桃似的。

    一晚上,她除了哭就是哭。

    她以前也交往过不少男友,但是就没一次这么撕心裂肺。

    而且这次还牵扯到了最好的朋友。

    “小陶,起来吃点东西吧。”

    陶母做了陶小陶喜欢吃的鸡蛋羹。

    陶小陶还趴在床上哭,被子湿了一大块。

    衣服丢的到处都是,整个人颓废不已,嗓子都哑了还在哭。

    陶母担心她出事,特意请假没去上班。

    “不吃,不吃,出去!”

    陶小陶在闹脾气,什么也不肯吃。

    陶母劝了许久全部动,将碗一扔,急了,“你说你在家折腾什么人,闹到今天这一步,难道不是你自作自受,妈妈早就跟你说,那个洛浅不是什么好东西,你非要跟她做朋友。”

    “现在好了,坑你的就是你最信任的人,你哭有什么用?”

    “那个洛浅是个孤儿,穷的连一百块的衣服都舍不得买,却搭上了慕家,你不想想是为什么,还不是会勾引男人。”

    “跟她在一起,你身边所有的男人都会被勾引走!”

    陶母看到女儿这样,难免心疼,责任便都被推到了洛浅身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