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90章    二狗子,别闹

    晚上的时候,洛浅回到了别墅。

    洗完澡之后,发现胳膊上一片淤青。

    她慌忙找了药酒跟棉签来。

    担心淤青被慕云靳看到,又要心疼。

    白天的事,她没好意思跟慕云靳说。

    整个手臂都青了,她脱下一只袖子,小心翼翼的抹着药酒。

    原本在书房忙碌的慕少,听风姨说洛浅刚刚自己跑去找了药酒,忍不住一愣。

    随后,二话不说,丢掉手中的工作,转身去了卧室。

    洛浅还没擦完,慕少便推门而入。

    她吓的手一抖,药酒瞬间撒了。

    顿时一屋子药酒味弥漫开来。

    洛浅:“……”

    她着急的要穿好衣服。

    慕云靳已经走过去,抓住了她另外一只胳膊,皱眉道:“被谁揍了?”

    本来是一件挺悲伤的事,但却被慕少这么一句话,差点逗乐。

    “没有被谁揍,只是碰了一下。”

    “碰了一下这么严重?”

    慕云靳见她整个手臂都青了,不知道有多心疼。

    “而且伤成这样,居然打算自己处理,我带你去医院。”

    慕云靳拿了衣服给她穿,想带她去医院。

    “不用了老公,真没事,就是撞了一下,我以前也经常弄的浑身是伤,擦擦药酒就好了。”

    以前她被安慧拿着竹条打,也是浑身淤青。

    大概是打的多了,所以自愈能力强,每次都是随便处理一下就好。

    “以前是以前,现在有我在你身边,容不得你胡闹,穿上衣服,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可是已经这么晚了,医生早就下班了。”

    “我找人。”

    于是,在洛浅极度抗拒下。

    慕少给她穿好衣物,弯腰扛起就走。

    在医院那边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慕少专门打电话叫了专家来给洛浅看。

    好在,没有什么大伤,只是外伤。

    不过洛浅居然一声不吭。

    大夫也实在惊讶,换成别的女孩,估计早就嚷嚷起来了。

    拿了外敷的药,又具体问了医生一些问题。

    证明洛浅确实没什么大事之后。

    慕云靳才带她回到了家。

    回了别墅,在客厅先帮她敷了药。

    而后他坐在沙发上,看着低着头的洛浅道:“坐好抬头,我有事问你。”

    风姨等几个佣人在一旁看着。

    看到少爷这严肃的模样,忍不住发笑,少爷这是在吓唬少奶奶呢。

    “老公。”

    洛浅抬头,弱弱的喊了一句。

    “别打亲情牌。”

    慕少对这声老公并不领情,看着她皱眉问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洛浅:“……”

    “可我不想说。”

    她再次低下了头,开始对手指。

    我对,我对,我对对对……

    明显心虚的表现。

    “嗯?”

    慕少看到她此刻的模样,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洛浅却以为他不追究了,瞬间站了起来,高兴道:“那我上楼睡觉去啦!”

    说着,转身要走。

    慕少脸色一冷,怒喝道:“洛浅,你给我回来,坐好,老实交代。”

    于是,浅浅姑娘只能灰溜溜的坐了回来。

    她无奈轻叹一口气,老实交代,“是陆莫寒他……”

    “陆莫寒打的?”

    慕云靳的脸色骤然一变,眼神冷然。

    连风姨几人都吓了一跳。

    洛浅急忙摇头,“不是的,是陆莫寒早上跑去奶奶那送什么药,结果被小陶知道了,然后……”

    眼瞧着瞒不过去,浅浅菇凉只能老老实实的交代。

    将事情原原本本都说了。

    听完之后,慕云靳似乎沉默了下,而后便丢下洛浅上了楼。

    洛浅一脸懵逼。

    又来!

    每次都这样!

    浅浅菇凉不开心了,小脾气满满。

    她以前都会上去追慕云靳。

    这次也懒得上去追了。

    索性脱了鞋子,沙发上一倒,打算在沙发上窝一晚。

    “少奶奶,您这样不行的。”

    见此,风姨急忙开口,“您赶紧上去,小两口吵架向来是床头吵床尾和,您若不上去,怎么和好?”

    洛浅:“……”

    “我不去,云靳生我的气了,我上去之后,他肯定骂我,我才不去。”

    她其实是心虚。

    虽然不是她主动招惹陆莫寒。

    但这也算是跟别的男人有了牵扯不是吗?

    因此,她觉得很对不起她。

    然而,她却没察觉到楼上,那道深沉的目光。

    慕云靳在楼上站了一会,随后转身进了办公室,打了电话出去。

    “老板……”

    顾臻打了个哈欠,接了电话。

    他感觉自己要疯。

    今天好不容易不加班了。

    困的他回来之后连饭都没吃,便倒头睡了。

    谁知道,特么的,总裁还有事!

    “查一下陆家的资料背景,警告陆莫寒,离少奶奶远点。”

    慕少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身为他的特助,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顾臻:“……”

    他一脸无语的看着手机屏幕。

    伸手拽了一下头发。

    这些人是不是闲的。

    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怎么一个两个三四个的都盯着他们家少奶奶!

    不知他们家总裁这个万年单身狗,自从脱单之后便成了吃醋狂。

    谁多看他们家少奶奶一眼都是不行的。

    洛浅大概是太累了。

    当真在沙发上睡着了,只是睡梦中并不安稳。

    一直梦到陶小陶哭着离开的样子。

    风姨担心她,一直守在旁边没离开。

    慕云靳打完电话,处理了几项比较急的工作。

    不是特别急的,便丢在了一旁。

    等他下楼的时候,就瞧见他家小媳妇跟猫似的,蜷缩在沙发上,睡得不太安稳。

    “少爷。”

    风姨见他下来,轻声开了口。

    “风姨您去睡吧,没事了。”

    慕云靳对风姨点了点头,走到沙发前,弯腰一个公主抱,将人抱在了怀里。

    风姨见慕云靳带洛浅上了楼。

    小两口没什么事,她也就放心了。

    洛浅迷迷糊中,感觉有人脱自己的衣服。

    接着,便是酥酥麻麻的感觉传来。

    她忍不住伸手一拍,嘟囔道:“二狗子,别闹。”

    之后,翻个身继续睡。

    二狗子……

    慕少:“……”

    二狗子?

    这是电视看多了,还是什么看多了,哪来的二狗子?

    慕少将人捞到怀里,低头继续啃。

    直到把肉汤喝够了,才抱着人沉沉睡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