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85章  不想着他媳妇想着谁

    慕少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媳妇要留下来。

    他根本就不会在这住。

    叶澜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洛浅一个劲的扯慕云靳的袖子。

    慕少这人发起脾气来,媳妇的话,也是耳边风。

    “爸,您看到没有,这儿子我是白养了,现在真是一点都不顾及我了,只想着他媳妇。”

    “这还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叶澜是真的要气死了。

    先前和和气气的婆媳关系,不过因为这么一件小事,瞬间土崩瓦解。

    婆媳两个再次反目成仇。

    而洛浅自始至终都是懵逼的。

    她压根不明白,之前叶澜对她那么好,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还怀疑她一直勾引自己的老公。

    然而,事实却是慕少每天都像是狼一样。

    天天念叨媳妇的身子还不好。

    慕少都快憋疯了。

    结果,媳妇却成了勾引老公不安分的女人。

    “嗯,那很对。”

    听了叶澜的话,慕老爷子点了点头道:“他都结婚成家了,不想着他媳妇想着谁?”

    “作为一个合格的丈夫,就该这样。”

    “想当年你妈还活着的时候,我也是天天想着她啊。”

    老爷子忽然就陷入了回忆中,长情的很。

    洛浅看着老爷子眼中露出的哀伤,心中微微泛酸。

    人老了,就是最孤独的吧。

    她想着慕云靳的深情,大概就是遗传了老爷子。

    “爷爷,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洛浅走向老爷子,开口道:“爷爷,我在家陪您吧。”

    老爷子其实是需要人陪的。

    儿子儿媳肯定是指望不上。

    老爷子跟慕严爱好不同,父子俩关系也就那样。

    跟叶澜这个儿媳就更没话可说了。

    所以,在慕家其实也就老爷子跟孙儿孙媳谈得来些。

    闻此,老爷子笑了笑,看着她慈爱道:“没什么,老头子我还不至于老到这种程度,还是还有阿森陪我吗?”

    阿森是老爷子的保镖,二十四小时都在慕家。

    上次就是因为老爷子故意甩开了阿森才出事的。

    “回去,赶紧回去,你们年轻人本来就该有自己的世界。”

    老爷子冲洛浅跟慕云靳挥了挥手,“臭小子,快让人收拾东西,如今天还不晚,就回去吧。”

    叶澜的脸都快气绿了。

    她生气洛浅撺掇慕云靳回去。

    将此事告诉给了老爷子。

    谁知道,老爷子不但不生气,还赶两人回去。

    这心已经偏的没方向了。

    洛浅瞬间不知该怎么说了。

    老爷子的维护,实在让她心暖。

    “嗯。”

    慕少先答应下来,搂着洛浅欲要上楼,“爷爷,过几天我再带浅浅回来看您。”

    “好好好,只要你们经常回来吃个饭,爷爷就满足了,也不用回来住着,天天看到你们腻歪,年龄大了,受不了啊。”

    老爷子摇了摇头,典型的慕氏幽默。

    然而,叶澜实在是太敏感,听到这个立刻反驳道:“爸,他们两人年轻冲动,没有节制,我是担心云靳身体出问题。”

    慕严脸色一变,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他之前一直阻止叶澜说这事。

    这种隐秘私事,怎么好意思说。

    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更何况,叶澜一个做婆婆的,怎么能窥探儿子儿媳这种事呢?

    如果没有窥探,她又是如何得知的。

    总之,叶澜不可能拿出避孕套的事说。

    一是没实质证据,二是真说出来也实在是太丢人了。

    听了这话,洛浅脸颊爆红,虽然不好意思,但仍旧极力解释,“妈,我们真的没有,我们什么都没做过。”

    为什么要当着全家人的面说这种问题呢。

    这意思好像她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叶澜根本不听她的解释,脸色冷的很。

    她在等慕老爷子的答案。

    慕老爷子听了这话,脸色倏地一变,转过头来,看着面前站着的儿媳,气的直咳嗽。

    “胡说八道。”

    老爷子哪里能料到叶澜会说出这话,气的怒喝道:“注意你的身份,都已经是做婆婆的人了,在我们慕家做了近三十年媳妇,怎么如此无知?”

    “这种话是你该说的?”

    “你嫌不嫌丢人!”

    作为婆婆,公然质问儿媳跟儿子的房事。

    这难道不是在丢慕家的脸?

    叶澜哪里还有一点豪门夫人的阔气,简直连那些普通的婆婆都不如。

    “爸。”

    叶澜被老爷子如此严厉指责,眼泪在眼眶打转,差点落下来。

    只不过一直忍着,才没哭出来。

    老爷子看她这样,更是气的胸口疼。

    也不想跟她争执,冲着洛浅跟慕云靳不断的摆手,“回去,回去,赶紧回去过你们的小日子。”

    若是二人不住在这,矛盾还少些。

    住在这,撑不过两天就会吵。

    洛浅愣在原地,看着老爷子生气叶澜哭。

    经此一事,她对慕家更有了一种无形的恐惧。

    感觉只要自己一踏进这个地方,必然会多灾多难。

    “走吧。”

    自始至终,慕少都很淡定,伸手拉着洛浅上楼收拾东西了。

    “爸,您”

    叶澜还想再说。

    如果老爷子不阻拦,洛浅跟慕云靳肯定是要回去的。

    然而,老爷子压根没理会她,转身冲着外面喊,“阿森,阿森,我要出门!”

    呆在这,实在憋闷。

    “老爷,我陪您出去。”

    阿森很快出现,陪着老爷子出门散步去了。

    有他在老爷子身边,慕家就不会担心老爷子的安全了。

    老爷子外出散步。

    洛浅跟慕云靳上楼收拾东西。

    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叶澜站在客厅内,气的身子直颤,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她伸手捂住胸口,不住的摇头。

    她这辈子就养了这么一个儿子,辛辛苦苦,掏心掏肺。

    结果呢,结果养了个儿子气个半死。

    最后娶了媳妇,就不是自家的儿子了。

    慕严见她这样,有心说她几句,却怕将她气出毛病来,也就没再说,转身回了卧室。

    佣人们更不敢多呆,一个个的躲回自己屋子里去了,要么去洗衣服,要么去收拾剩下没收拾完的东西。

    屋内,顿时只剩叶澜跟杨沫沫二人。

    杨沫沫站在那,抬眸看着叶澜,几次想说话,却都没敢说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