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82章    这是最后一次

    周妈点了点头,急忙抱着床单被褥走了。

    叶澜看着周妈离开的背影,脸色微冷。

    刚刚还说没有,证据都有了,还在狡辩?

    她实在是有些生气。

    生气洛浅的不坦诚,也生气洛浅不顾及她儿子的身体,一味的贪欢。

    她气恼不已,转身进屋,欲要去质问洛浅。

    却听佣人说洛浅在跟老爷子下棋。

    叶澜顿时停住了脚步。

    老爷子是喜欢这孙媳的,不用说家里人都知道。

    慕老爷子酷爱下棋,棋艺非常好。

    所以,一般人跟老爷子下棋,老爷子根本看不上,宁愿自己下。

    而洛浅虽然会下棋,但是她只是学过一点,并不是什么高手。

    这样的水平,在老爷子眼中,其实也就算是个菜鸟级别。

    但是老爷子偏偏喜欢跟洛浅下,有的时候还会故意输掉几盘。

    输的让洛浅看不出来。

    所以,洛浅一直都不知道老爷子非常厉害。

    单从这一点上来看,老爷子是非常疼爱这孙媳妇的。

    而在她找洛浅谈话之后,老爷子第一时间叫走了洛浅,这也说明了老爷子对洛浅的维护。

    叶澜站在原地愣了愣,思索片刻,终究还是坐回了沙发上。

    她不仅仅是怕老爷子生气。

    其实,也是想着洛浅曾经救过老爷子,还流过孩子。

    虽然这事上糊涂,但确实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也适合做她儿媳。

    只要这个儿媳,以后不再犯同样的错。

    一直纠缠着她儿子做那事,她可以既往不咎。

    洛浅回到卧室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周妈在铺床,床单被罩全都是新的。

    甚至连被子都换成了新的。

    洛浅顿时愣住。

    那床单被罩之前不是新的吗,而且她还蛮喜欢那一套的图案的。

    倒是这一套,颜色居然是灰色的,看上去特别不舒服。

    她跟慕云靳才结婚几个月,不应该用正红色才显得喜庆吗?

    “周妈,怎么回事,之前那一套还没脏啊。”

    而且是她昨个下午换上的崭新崭新的。

    昨个她跟慕云靳洗完澡便睡了,也没弄脏什么的。

    真心不懂为何一大早就要换。

    “哦,少奶奶,您来了。”

    周妈似乎有些慌乱,手足无措。

    洛浅就更疑惑了,“怎么了?”

    “少奶奶,对不起,之前我拿果汁上来给您,不小心洒在了床上,弄的到处都是,所以我跟夫人说床单脏了去换洗。”

    “夫人说一套床单也没什么,便让我换了新的,我没敢跟夫人说是因为我大意弄脏的,还希望您不要怪我。”

    “少奶奶,夫人知道后,肯定会骂我的,求求您了。”

    周妈着急的恳求,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少奶奶,夫人的规矩是很严格的,一旦做错了事,是要被赶出慕家的,而我家庭情况不太好,一家人全靠着我在这打工赚钱,所以求求您原谅我这一次,不要跟夫人说好不好,以后我当牛做马一定会报答您的。”

    周妈急的满头是汗,几乎要给洛浅跪下了。

    洛浅眉头微皱,沉默片刻,随后摇了摇头,“下次注意,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做事的时候小心一点。”

    她的确心软,但是想起慕云靳,还有慕老爷子的话,还是故作严肃了些,警告周妈这是最后一次。

    本来只是件小事,但她毕竟是慕家的少奶奶。

    若是一味的软弱,只会让人不断的欺负。

    到后来便觉得怎么做错事,怎么骂她诋毁她都没关系了。

    周妈似乎被她难得的严肃吓到了,急忙点头,“是是是,少奶奶,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若是下一次我再在您面前做错事,我立刻离开慕家。”

    周妈铺完了床,一个劲的对洛浅点头,“那少奶奶,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您再叫我。”

    “嗯。”

    洛浅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脸色绷得紧。

    浅浅菇凉严肃起来,还是很有模有样的。

    然而,周妈出了屋子,却是不屑的看了一眼,站在屋内的洛浅一眼,忍不住冷笑一声,低声嘟囔,“垃圾桶里捡来的野孩子罢了,八成是连爸爸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所以才被扔掉,居然还敢在我面前颐指气使。”

    “我呸!”

    周妈忍不住吐了口吐沫,不屑道:“什么玩意,早晚折腾死你,看你到时候还敢不敢这样对我。”

    她走了出来,发了微信给杨沫沫,“任务完成,完美配合。”

    杨沫沫已经到了学校,正在预习功课。

    且不论她人品如何,在学习这件事上,她的确算是高手,也很勤奋。

    她低头看了一眼微信,唇角一勾,并没有回。

    然而眼中的轻蔑却是显而易见的。

    一个小小佣人罢了,还真搞得跟她能平起平坐似的。

    不过,沉默片刻,她还是拿了手机,找到群,发了消息过去,“今日回去实施初步计划,若是成功,按照原定计划进行。”

    随后,群内几人全部回复了一个的手势,一致的很。

    洛浅忙着去工作室,中午没有回去。

    晚上,她同慕云靳在外用了餐,才回老宅。

    “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慕少依然亲自开车。

    两人独处的时候,他都是亲力亲为,不想别人破坏他们的二人世界。

    哪怕是带司机都觉得不对劲。

    洛浅一整天都心不在焉。

    即便他为了讨她开心,带她去吃烛光晚餐,她还是那个样子。

    慕少难免起了疑心。

    “云靳,我们什么时候回自己的家啊。”

    洛浅叹了口气,转眸看向慕云靳,想着白天的事,实在是憋得慌。

    “是不是妈又为难你了?”

    慕云靳皱眉。

    洛浅摇了摇头,“没什么大事,只是妈提醒我们要节制,所以留在老宅,我总觉得怪怪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人一直在监视她似的。

    慕少脸色再次黑了。

    他们到底干了什么,需要节制?

    难道搂搂抱抱还需要节制。

    那样他儿子就憋死了。

    “嗯,明天回吧,今晚回去,爷爷会担心。”

    慕云靳思忖片刻,点了点头。

    打算明日带洛浅回别墅。

    若是现在回去,老人家肯定以为他们心中有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