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80章  让二人分房睡

    下了楼的叶澜并未去睡,坐在客厅里,不知想什么。

    “姨妈,喝牛奶吗,我倒了两杯哦。”

    杨沫沫端了牛奶从厨房出来。

    她将牛奶放在桌上,与叶澜紧挨着坐下,顺便将手机扔在了桌上。

    “表哥表嫂睡了?”

    “嗯。”

    叶澜无心应了一句,伸手端了牛奶要喝。

    不想正瞥见杨沫沫的手机上有一条新闻:市一男子因纵欲过度致死。

    叶澜手一抖,牛奶差点打翻。

    她急忙拿了杨沫沫的手机来看。

    那条新闻说的很可怕,下面还说了许多相关新闻,以及一些症状。

    比如易疲劳,黑眼眶,脸色差这些症状,慕少多多少少有些。

    叶澜看完新闻之后,又想到了那盒避孕套,脸色瞬间变了。

    这样看来儿子还真是纵欲过度,万一再这样下去。

    “姨妈,您怎么了?”

    杨沫沫喝着牛奶,不解的看着叶澜,眨着天真的大眼睛。

    叶澜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脸色越来越难看。

    她有些坐立不安,最终还是上了楼,想要再提醒两人一次。

    然而,那俩人在洗澡。

    洛浅忽然发出一声惊呼,“老公,不不要”

    叶澜恰巧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变了,砰砰砰砸起门来。

    浴室内的二人,其实什么都没做。

    慕少非要挠她痒。

    洛浅一个劲的闪躲,说着不要,然而却被叶澜误会。

    直到外面砰砰砰的声音响起,两人才反应过来。

    洛浅一头雾水,这次又是谁?

    “老公。”

    她转眸,不安的看了自家老公一眼,摇头道:“我不想去,你去好不好?”

    慕云靳抱着她出了卧室,看向门口问道:“谁?”

    “云靳,你把门打开。”

    叶澜开口,这次语气可没刚刚那么好。

    “什么事?”

    慕少并没去开门,直觉母亲心情并不好。

    “你把门打开,让洛浅去我房间睡。”

    叶澜一气之下,竟让二人分房睡。

    洛浅顿时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慕少:“”

    “妈,我们已经睡了。”

    “还有,刚刚我们只是在闹,没做什么,您回去吧。”

    慕云靳伸手关了床头上的灯。

    他实在不明白,母亲今晚是怎么了?

    怎么好端端的会突然过问起他们的夫妻生活来。

    甚至有些监管的意思。

    叶澜被儿子拒绝,有气说不出。

    但她也知道儿子的脾气,根本不可能听她的。

    为了避免母子两个吵闹,她也就没说什么。

    但仍旧在外面站了很久,确实没听到那种声音之后才离开。

    洛浅屏住呼吸,一直没敢说话。

    因为她没听到叶澜离开的脚步声。

    果然,一直过了整整半个小时,她才听到脚步声跟下楼声。

    洛浅顿时松了口气,黑暗中看不到她的脸色。

    但慕云靳能感觉出她气息不对。

    “别太在意,我找个时间跟妈谈谈,不然我们明日就回去,不住这了。”

    对于叶澜的奇怪,慕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嗯。”

    洛浅点了点头,也不好说什么。

    第二日一大早,慕云靳便忙着去开会,也没空跟叶澜谈。

    倒是洛浅早上起来,还没刷牙,就被叫到了叶澜卧室。

    杨沫沫也在,她起的早,刚刚出去跑了一圈晨练。

    现在还不到上学的时候。

    她盘腿坐在叶澜床上,显得很随意。

    “妈,您找我有事?”

    洛浅显得不太自然,头发还没梳好。

    叶澜脸色也不怎么好,晚上根本没睡好。

    “也没什么大事。”

    叶澜的语气有些古怪。

    洛浅心中咯噔一下,不好的预感,瞬间袭来。

    叶澜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跟她说话了。

    “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你跟云靳都年轻,所以冲动了些。”

    “但是云靳每天要忙公司的事,各种会议,各种合同都需要他亲自出面,所以他每天都很累,这你是知道的。”

    叶澜一本正经的看着她道。

    洛浅点了点头,“嗯,妈我知道,云靳为了这个家很不容易。”

    总裁不是想当就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

    所以慕少的确每天都很忙。

    “所以,他这么忙,你们那事就节制一些,一周决不能超过三次!”

    叶澜皱了皱眉,脸色微冷。

    其实,说出这话,她也有几分尴尬。

    作为一个婆婆,却干涉儿子这种事,也的确让人尴尬。

    “啊?”

    洛浅一脸懵逼,瞬间愣住,无语凝噎。

    一周不能超过三次,什么意思?

    难道是说那事?

    可他们一个月也没有过啊。

    “而且,一次不能超过一小时。”

    叶澜想了想补充道。

    洛浅:“”

    “哈哈哈。”

    就在这时,坐在一旁的杨沫沫瞬间大笑起来。

    洛浅脸颊通红,“妈,我们没有。”

    “姨妈,您怎么这样啊。”

    杨沫沫出口为洛浅说话,“表哥跟表嫂年轻小夫妻,恩爱是正常的啊,您连这事都限制,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啊。”

    她忽然伸手搂住叶澜的脖子,像是女儿一般撒娇,笑的灿烂,“再说了,表嫂是个有分寸的人,她那么心疼表哥,怎么会缠着表哥做那事啊。”

    “你先出去,小小年纪关心这个做什么?”

    叶澜无奈看了杨沫沫一眼,点点她的脑袋嘟囔道:“赶紧去准备,一会要上学,还没谈男朋友呢,居然就关心这事,丢人不丢人。”

    “再这样我告诉你妈了啊。”

    “姨妈,这都什么年代了,就算我没有男朋友,但也是大学生成年人了,如果连这都听不懂,我岂不是傻子了?”

    “况且,我懂了,并不一定意味着我做什么啊,您难道还不相信我吗?”

    闻此,叶澜顿时笑了起来,拍拍杨沫沫的手,“姨妈当然知道你懂事,赶紧收拾收拾让小刘送你去上学,中午姨妈让人做你喜欢的醋溜鱼。”

    “好,谢谢姨妈,不过姨妈也不要再说表嫂了,表嫂可比您心疼表哥呢。”

    杨沫沫下了床,拍了拍洛浅的肩膀,低声道:“表嫂,没事哦,不要担心。”

    洛浅皱了皱眉,轻轻点头,她压根就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什么给了叶澜误解,让叶澜觉得她跟慕云靳一直做那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