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54章    慕少脸皮堪比城墙厚

    “谁崇拜你了,流氓!”

    洛浅好想骂他哦。

    她正伤心着,他却在耍流氓。

    如果不一发就中,也不会失去孩子了。

    “嗯,我只对你流氓,这话我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

    慕少脸皮堪比城墙厚。

    “别闹了,说正事呢。”

    洛浅伸手推了他一下,脸色有些不自然。

    慕少点头,端正坐好,“嗯,媳妇说,我听。”

    现在的慕少,完全处于宠妻无度的状态。

    媳妇说什么就是什么!

    以前都是洛浅怕他。

    他自始至终都是高冷霸道范。

    经历过孩子的事情之后,他对洛浅确实温柔了许多,霸道转换成温情,改变了宠妻模式。

    洛浅被他这般孩子气的模样逗笑。

    慕云靳伸手捏捏她的脸,“这样就对了,笑起来多好看,不要总皱眉。”

    他媳妇笑起来,真的是美翻了好么!

    “我也没想什么,就是觉得舆论是个可怕的东西,看到苏晴今日被围攻,便想起那几次我在医院,情况比现在还要可怕。”

    “那个时候我便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

    她看不到一点光亮,被所有人围攻、唾骂。

    甚至有人怒骂她肚子里的孩子。

    说孩子生不出来,那是活该,是报应。

    她的声音有些低,显然那段黑暗的历史,对她的影响还是很大。

    “浅浅,是我不好。”

    他长臂一伸,将她揽入了怀中,低头在她额前印下深深一吻,“是我没有及时坦白那日的事,也没能发现你身体的变化,更没能在你受委屈的时候保护你。”

    现在想想,每次她有难,他都在外面。

    她不知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

    这也就罢了。

    她刚刚没了孩子,身体虚弱的打工。

    他竟然还讥讽逼迫她下跪。

    “浅浅。”

    他叹了口气,忽然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她感觉到了他悲伤的气息,轻轻回应着他的吻。

    这一吻,并不长,点到为止。

    “没事了,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吗?”

    洛浅抬眸笑看着他,眉眼弯弯,“只要我们以后都好好的就行了。”

    她又何尝怪过他呢。

    他给她的本来就已经很多了。

    “对了云靳,你有没有觉得那个佣人,就是那个林妈表现很奇怪?”

    洛浅看了视频,给她印象最深的,并不是苏晴的道歉,而是林妈的歇斯底里。

    林妈的情绪实在是太暴躁,比亲哥苏睿要暴躁。

    虽然,洛浅不知道林妈跟苏晴的感情有多深,但是她直觉不对。

    “我总觉得林妈对苏晴,就像是妈妈对女儿的那种感觉,舔犊情深。”

    或许林妈的做法很不理智。

    但她那样子,就像是张开臂膀护犊子一样。

    慕云靳打开视频看了一遍,忽然笑道:“我倒是觉得苏晴跟这个林妈有几分相似,或许她是林妈的女儿也不一定。”

    “怎么可能,她明明是苏家小姐,况且苏家那种家庭,应该不会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弄错吧。”

    洛浅微微一愣,感觉慕云靳纯属在瞎猜。

    慕云靳没什么心思说这个话题,帮她整理出部分工作室的资料。

    之后,他便走了出去,给顾臻打电话。

    可怜的顾大助理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接了电话。

    **一会一个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家那边的事可办好了?”

    慕云靳皱眉,语气不悦,“为何现在都没消息?”

    他刚刚看视频的时候,忽然想起来。

    还有一个白家的事没办完。

    作为帮凶白芊柔,虽然许多事不是她做的。

    但既然参与了,慕少肯定不会放过她。

    “总裁,之前我已经将您的意思传达过去,白家已经答应了,但一直没有进一步的答复。”

    顾大助理老老实实的答。

    “最后问一次,若不确定,便按照计划进行,以最低价收购白氏,还有那视频……”

    慕大总裁下了最后通牒。

    “是,总裁。“

    顾臻应了一声,挂了电话,立刻联系了白家。

    而此刻,白芊柔正在家中闹着。

    许多古董全部被她杂碎。

    白父气的要死,如果不是白母拦着,早就把白芊柔打一顿了。

    那些古董可都是他最喜欢的,花重金收藏的。

    如今全部成碎片了。

    白陌枫坐在沙发上,翻着手机,不知在看什么。

    对于家中的吵闹,视若无睹。

    “我才不要下跪,我凭什么要下跪!”

    白芊柔气的在家中大喊大叫,“我为什么要向洛浅下跪,那个贱人凭什么要我跟她道歉,凭什么!”

    慕少开出的条件,让白芊柔跪着给洛浅道歉。

    不然,白家就真的完了。

    这个条件看似无情冷酷。

    但想想白芊柔之前对洛浅做的,下跪道歉,反倒是便宜她了。

    没将她一起弄进警察局,算是慕少给面子。

    可让白芊柔跟洛浅下跪,还不如杀了她。

    “你不下跪有用吗,谁让你丧心病狂的做出那些事,洛浅是慕云靳的人,你不知道吗?”

    “知道还要去招惹,你这不就是非要害死咱们白家不可吗?”

    白父是个脾气暴躁的人。

    公司本来就因经营不善,面临破产的危机。

    完全是靠着白家跟苏家的亲家关系,才能维持到现在。

    可惜的是白芊柔得罪了洛浅。

    所以白氏倒闭,完全就是慕少一句话的事。

    白氏在慕氏面前,最多就是一个小小的蝼蚁罢了。

    “一个贱婊子罢了,以为勾搭上慕云靳,就能成为人上人了,还想让我给她道歉,真是痴人说梦。”

    白芊柔怒骂一声,不屑的笑道:“就算她跟慕少睡再多次,也改变不了,她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事实!”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正在刷手机的白陌枫,听到这话,立刻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她,“白芊柔,你再胡说八道,我把你嘴巴缝上你信不信!”

    “我说洛浅怎么了,你还护着呢。”

    白芊柔转头看向他,骂道:“她就是贱婊子一个,之所以能嫁给慕云靳,那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床上表现的骚,才能嫁进慕家。”

    “对于慕云靳来说,她也不过是一个好玩点的泄欲工具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