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40章      赶紧跟云靳生个孩子

    苏家四口一个劲的道歉。

    连蓝芷苏邵诚都亲自开口道歉,一个劲的说对不起,态度诚恳。

    都是做父母的,看到他们这样,确实有所动容。

    但想想自己的孙子,叶澜又觉得心痛。

    虽然,那孩子的失去,也不能全怪苏晴。

    一时间,气氛静了下来。

    谁都没有再开口,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慕家人不想松口。

    苏家人嘴皮子都磨破了,就差没下跪了,所以这会子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不同意!”

    忽然,一道严肃的声音响起。

    慕老爷子从楼上走了下来,面色严肃且冷漠。

    “苏邵诚、蓝芷,身为父母,你们女儿做下如此错事,你们要做的是应该好好教导她,让她得到教训,以后再不犯如此错误。”

    “而不是想着为苏晴开脱,让我们放过她!”

    老爷子的话掷地有声,满是威严,且态度坚决。

    闻此,叶澜忙道:“老爷子,我们不是为晴儿开脱,她做错了我们知道,我们只是不想她年纪轻轻就去坐牢。”

    “一旦她去坐牢,这辈子就毁了。”

    一旦真的入狱,判个几年。

    就算以后再如何洗白,苏晴这污点也是洗不去了。

    “你们不让她坐牢,想尽办法保她出来,她便认为即便触犯了法律,杀人未遂,也没什么。”

    “你们这样惯着她,只会让她以后变本加厉,身为父母这不是宠爱孩子,这完全就是在捧杀!”

    慕老爷子毕竟是从部队里退出来的,为人正直。

    因此,他看不得家长这般溺爱孩子。

    慕老爷子的话,说的苏家父母满是愧色。

    的确,他们是在溺爱女儿,是在捧杀。

    虽然知道,但错误已经犯了,不是想改回来就能立刻改的。

    “老爷子,对不起。”

    蓝芷再次低头道歉,将自己放到了一个最低姿态。

    “我知道晴儿错的离谱,但是身为一个母亲,我实在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入狱,若真要坐牢,我这个母亲宁愿替她,都不想毁了她一辈子,毕竟她才二十岁,她还有大好年华。”

    然而,面对蓝芷的痛心,老爷子却依然不肯松口,站在那,身姿笔直,严肃道:“行了,都回去吧,此事法院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云靳胡来,刻意找人找路子多判苏晴几年,她的罪责该判几年就几年,这是她应受的惩罚。”

    老爷子很公正,不会因为气恼,就让苏晴多呆几年。

    该怎样就是怎样。

    所以,苏家想为苏晴脱罪,那也是不可能的。

    蓝芷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身子晃了晃,险些站不住。

    “老爷子……”

    蓝芷急的几乎要落泪。

    完全没料到,他们亲自上门,愣是一点面子都没有。

    就在事情陷入尴尬之地时。

    洛浅回来了。

    她是自己回来的,跑去工作室忙了一通。

    慕云靳还没忙完。

    她也没去公司,自己买了许多菜,提了回来。

    还没进门,已经开了口,“爷爷,爸妈我今天买了很多菜,还买了一些螃蟹,一会我做螃蟹给你们吃,还有……”

    她已经适应了在老宅的生活,跟长辈生活在一起很开心,很舒心。

    昨个她还回去看了纪珍。

    纪珍嘱咐她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亲情。

    的确,她很珍惜,因此从没感受过如此温暖。

    洛浅的话戛然而止,手里还提着东西,看到苏家人实在太尴尬。

    “浅浅回来了。”

    叶澜笑着走过来,“你怎么出去买菜了,不是说不要你做这些事吗?”

    “外面的佣人是怎么回事,不知道帮少奶奶提东西?”

    对于外面那些佣人,叶澜很不满意。

    难道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吗?

    “妈,我买的不多,不重的,而且我也不能一直养着,什么都不做。”

    “少做点事情,也利于身体恢复。”

    洛浅生怕叶澜责怪佣人,急忙笑道。

    闻此,叶澜也笑了起来,“那就依着你,等你身体好了啊,赶紧跟云靳生个孩子,这样妈就有事做了。”

    洛浅脸颊一红。

    长辈最喜欢做的事,大概就是催生了吧。

    昨个奶奶也跟她说这事,让她不要总想着工作室的事,赶紧养好身子,生个孩子才是正经。

    “浅浅,放下菜过来。”

    老爷子开了口。

    洛浅急忙点点头,放下菜,洗了手,又上楼换了一身休闲装。

    “浅浅,他们是来跟你说苏晴的事的,这事你是当事人,你来说说。”

    慕老爷子指了指蓝芷跟苏邵诚等人。

    不想,对方还没开口。

    苏晴也没开口。

    苏睿却已经急道:“洛浅,那日你可是答应了我们的,你不能做个言而无信的人。”

    这话没什么特别的意思。

    他只是因为着急妹妹。

    但在别人看来,完全是**裸的质问。

    老爷子哼了一声,敲着拐杖道:“浅浅性子软,你们就欺负她?”

    “真当我这个老头子死了不成!”

    洛浅心中一暖。

    老爷子确实很维护她,就跟亲爷爷一样。

    苏睿一愣,意识到自己情绪有些激动。

    苏夜辰解释道:“慕爷爷,苏睿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太过担心晴儿。”

    “我们不是要逼浅浅,只是希望浅浅给晴儿一个机会。”

    他转头看向洛浅,温和的问道:“浅浅,可以吗?”

    洛浅:“……”

    “孩子。”

    在她愣神的时候,蓝芷忽然走向了她。

    洛浅有些愣,抬头看了蓝芷一眼,回忆着五岁那年的事情。

    只有五岁的她,记忆并不是很全。

    大概是她太笨了,所以记不得太多,印象中那个很漂亮的阿姨,送了她一个毛毛熊,温柔的对她笑,摸她的头,夸她漂亮乖巧。

    其实,那时候的洛浅就跟蓝芷有些像。

    只是黑黑的瘦瘦的,所以并不明显,但眼睛特别像。

    也是因为如此,蓝芷才打算资助她。

    那个毛毛熊是她收到的第一份礼物,也陪伴着她走过了整个童年。

    对于一个从没有收到过礼物的小女孩,那个毛毛熊对她意义非凡。

    “孩子,实在是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蓝芷真诚的向洛浅道歉。

    “你所受的苦,都是我们家晴儿一手造成的,作为母亲,我很愧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