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36章      请你立刻滚开

    “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一个扫把星,命硬,克父克母,不然你爸妈也不会狠心把你扔垃圾桶里。”

    陶母一声怒吼,将洛浅的身世揭露出来。

    洛浅顿时面如死灰,心抽抽的痛。

    她虽然没有要找父母的意思,但也很想知道,被抛弃的原因是什么。

    是因为她是女孩,还是因为她确实命硬。

    陶母还在激动的说着,情绪无法控制,“我女儿福气薄,担不起你这命硬之人,所以请你立刻滚开!”

    “妈!”

    陶小陶快被老妈的无理气傻了。

    陶母的确是担心她,但言辞未免太激烈了些。

    正当陶母指着洛浅怒骂的时候。

    一道高大的身影,却挡住了她。

    将洛浅护在身后,完全避开了陶母犀利的视线。

    陶母顿时一愣,抬头看向眼前的男人,目光冷漠,神色不善。

    这男人好熟悉。

    她被慕云靳强大的气场震的后退一步,皱了皱眉,问道:“你做什么?”

    “洛浅是我的太太,不知我太太做了什么,竟然叫您这样指责。”

    面对长辈,慕大少还是很尊敬的。

    然而,质问的意思明显。

    “她做了什么,她害我女儿。”

    陶母没有认出慕云靳,只在新闻上见过一次,所以并没什么印象。

    面对慕云靳的质问,她气恼的很。

    明明是洛浅的错,反倒是成自个女儿的错了。

    “我太太怎么害你女儿了,还希望你能说清楚,不然你无端指责我太太命硬,这事怎么也说不过去。”

    慕云靳站在车门旁,高大的身影挺拔无比,神情冷漠,不悦的很。

    他一直小心呵护的女人,为何会被人处处欺负?

    慕大少不开心的很。

    “你是洛浅的老公?”

    陶母疑惑的看了慕云靳一眼,“洛浅之前不是刚刚打胎吗,怎么又嫁人了?”

    “妈!”

    陶小陶尖叫一声。

    气的简直抓狂。

    老妈这是什么意思。

    亏得那事是个误会。

    不然的话,被慕少知道了,浅浅岂不惨了。

    “你狼哭鬼叫什么,他不是要问原因吗,那我就告诉他。”

    陶母瞪了女儿一眼,愤愤不平道:“之前就是因为洛浅要打胎,她那个男人要阻止,我女儿为了帮洛浅出头,跟那个男人打了起来,因此被抓进了警察局。”

    “更因此,我们还赔了对方一大笔钱。”

    “我女儿还在上学,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可是为了帮所谓的好朋友出头,跟人打架进了警察局,被老师同学嘲笑,学校都已经呆不下去了,洛浅不是扫把星又是什么?”

    陶母故意大声的说着。

    其实,她是想趁此找回面子。

    围观的人很多,其中有不少人因为陶小陶进警察局的事,对她冷嘲热讽。

    所以,她想趁此机会将事情说出来。

    让大家都知道,她女儿不是什么小太妹,只是被人坑了,被所谓的闺蜜朋友坑了。

    “我女儿一向是个乖乖女,从不跟人打架,在学校学习也很好,可是小陶是个重情义的人,洛浅是个孤儿,表现的向来可怜,所以我女儿为了不让别人欺负她,才跟人动了手。”

    “洛浅害我女儿没了名声,被人嘲笑,学业也荒废了,难道我说她几句,让她远离我女儿还有错了不成?”

    说到这,陶母转头看向围观的众人,大声道:“大家也都是有孩子的人,应该能理解我这个做母亲的心吧,我女儿交友不慎,害她出了这么多事,我这个做母亲的,难道还能眼睁睁的再看着别人害她不成?”

    陶母的话,瞬间得到一些家长的认可。

    孩子在学校交友不慎被坑的事,谁都遇到过。

    他们能理解陶母的心情。

    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跟同学朋友学坏。

    看到大家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不再说自己女儿的不是。

    陶母瞬间松了口气,目的达到,拉着女儿就要走。

    “等等。”

    不想沉默许久的慕云靳忽然开口。

    陶母转头看了他一眼,“你还想怎样,想告我诽谤不成?”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立刻让我的律师发律师函给你。”

    慕少站在那,面色冷冽的看着陶母,已经不用尊称了。

    对他来说,这样不分是非的长辈,也没什么资格受人尊敬。

    陶母瞬间气笑了,“你们还想给我发律师函,吓唬谁呢!”

    一张破律师函而已,真当她是法盲。

    小小的律师函就能吓到她了不成。

    陶小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母亲最近一段时间,经常跟她大吵大闹。

    她也不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总之,面对母亲的歇斯底里,无力的很。

    “有几件事我想说一下。”

    慕云靳面色冷漠的开口。

    洛浅下了车,拽了拽他的袖子。

    “没事,交给我处理。”

    慕云靳笑看了她一眼,牵住了她的手,紧握着她冰凉的小手,给她力量。

    对上他安抚的目光,洛浅慌乱的心,瞬间安定下来,便没再开口。

    但小区里那些人,倒是都好奇的看着。

    想看看事情到底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第一,我太太的确刚刚流产,但孩子是我的,她被人陷害,孩子没有了,我夫妻很痛心,你也是个做母亲的人,却非要拿出别人失去孩子的事情来说,这难道不是在别人伤口上撒盐?”

    “第二,孩子的事情,你不知原委,开口便说我太太怀了别人的孩子,这已经对我太太的名誉造成了损害。”

    “第三,陶小陶为了我太太出手打人被抓,的确是我们的不是,所以在这我们向您道歉,该有的赔偿也一定会到位。”

    “第四,我太太的确是个孤儿,但她身世的不幸,不足以成为你攻击她的借口,你又有什么资格跟立场指责她是一个命硬,会为人带来灾祸的人?”

    “你口口声声指责我太太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这样随意损坏他人的名声,你又是什么人?”

    慕云靳一连几句质问,瞬间让陶母呆住。

    也让洛浅愣住。

    洛浅傻乎乎的看着她家高冷总裁。

    以慕云靳的性子,这种事他根本不会亲自出面,也不会跟人讲道理说这么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