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35章   还以为你是慕少的情人呢

    洛浅是个傻傻的菇凉,心中想的总是不敢说出来。

    或许是环境所致,她从不跟别人索取什么。

    陶小陶家庭条件优渥,虽然没有苏家那么厉害。

    但她也是要什么有什么,所以她觉得提自己的要求没有什么错的。

    可洛浅却不认为如此。

    她要的东西,向来都是靠自己。

    虽然她没多少钱,但以前的学费、生活费,奶奶的医药费,弟弟的比赛费。

    她都是自己赚来的。

    洛浅无奈的看了陶小陶一眼,之后又看了慕云靳一眼,才道:“这样的生活,我挺满足的,举行不举行婚礼无所谓。”

    结婚证都领了,他们是合法夫妻。

    虽然心底也向往过,但到底办不办婚礼,她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

    “怎么就无所谓呢,你傻啊,只有举行了婚礼,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身份,他们才不会欺负你。”

    “不然只领证,不举行婚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慕少的情人呢,外面那些妖艳的贱货,还是会想方设法往你老公身上扑。”

    “你这个傻蛋,你怎么就不知道捍卫自己的权力呢,真想戳死你。”

    陶小陶还在戳她的脑袋。

    洛浅疼的皱了皱眉。

    陶小陶什么都好,就是这脾气,有时候大大咧咧过了头。

    慕云靳一只手握着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挡住了陶小陶继续戳向洛浅的手,皱眉道:“别戳她。”

    陶小陶伸出的手,蓦然僵住。

    她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忽然感觉很有爱。

    陶小陶假装没看到,又要继续戳。

    慕云靳却已经皱起了眉头,面上满是冷意。

    陶小陶吓的一哆嗦,立刻收回了手。

    这男人气场好强大。

    洛浅微微侧眸,眸光流转,看向慕云靳伸出的手,顿觉心暖。

    慕少很护短。

    哪怕陶小陶戳她两下都不行。

    慕云靳伸手揉了揉洛浅的脑袋。

    随后收回手,安心开车,却道:“以后不许让人戳你,不疼吗?”

    虽然没说陶小陶,但斥责的意思明显。

    总之,慕少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要戳戳别人去,别戳我老婆!

    陶小陶顿时被二人塞了一嘴狗粮,心痛不已。

    她故意伸手,又想作恶。

    慕少却忽然转头,一个冷冽的眼神扫了过来,森冷寒凉。

    陶小陶吐了吐舌头,伸出的手一个拐弯,戳在了自己脑袋上,“我自戳,我自戳,戳戳戳……”

    她不戳洛浅还不行吗?

    洛浅扑哧一声,没忍不住笑了出来。

    陶小陶以前就喜欢戳她脑袋。

    因为陶小陶一直觉得她挺傻,所以想将她戳的清醒一点。

    没想到戳了洛浅十几年的习惯动作,愣是被慕少吓了回去,估计以后要改了。

    “以后心里想什么就跟我说。”

    话题又回到了之前所议论的。

    慕云靳一边平稳的开车,一边看着洛浅道:“我想带你去巴厘岛举行婚礼,不过你若是心中另有打算,回去跟我说,我让人准备。”

    “不是说我的决定就是最好的,你喜欢对我来说,才是最好的。”

    陶小陶:“……”

    “哇塞,慕少你也太浪漫了吧。”

    陶小陶感觉自己的三观瞬间被刷新了。

    那个传闻高冷又搞基的慕少,

    原以为这话慕少不会回答。

    毕竟慕少只对老婆暖心,对别人一向高冷。

    却不想,陶小陶刚刚感叹完,就闻慕少道:“我只对自己的老婆浪漫。”

    低沉的语气里,还带了几分宠溺。

    这般发糖,简直让人小心脏受不了。

    陶小陶哀嚎一声,倒在后座上,捂着胸口嘟囔道:“不行,不行,我一定要赶紧将我的男神拿下,以后陆莫寒肯定也会带我这样出去虐狗!”

    狠虐单身狗!

    听到陆莫寒的名字,慕云靳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说话间,车子已经到了陶家小区外。

    “就在这停吧,浅浅改天我们再聚,我就不请你进去,耽误你跟慕少的二人世界了。”

    陶小陶要了洛浅的手机号,麻利的下了车。

    她是怕陶母见到洛浅又要说什么。

    洛浅打开车门,看了她一眼,笑着点头,“那我们先回去了。”

    这么多年的姐妹情,终究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然而,洛浅刚刚打开车门。

    买菜回来的陶母,便眼尖的发现了她。

    陶小陶正冲洛浅挥手告别。

    陶母忽然扔掉手中的菜,冲了过来,一把拽过女儿,骂道:“小陶,怎么回事,不是跟你说过了,不要跟这个扫把星再接触了,若是再惹祸上身,你要爸妈怎么办?”

    上次的事,她跟陶父赔了钱不说,还被邻居笑话。

    说他们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儿成了小太妹,打架进了局子。

    陶小陶:“……”

    “妈,你干嘛呢,回家。”

    她皱眉拉着陶母要走。

    陶母却甩开她,走到车前,气恼的盯着洛浅道:“洛浅,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难道你在学校里,老师没教你要讲诚信吗,出尔反尔算怎么回事。”

    “你之前答应我,不再坑害我女儿,可转眼你就又来招惹我女儿。”

    “你跟小陶认识十几年,害的她大伤小伤不断,上次还险些坐牢,你是非要害死我女儿才甘心是不是!”

    陶母就这么一个女儿。

    而她又是好面子的人。

    上次陶小陶因为打人的事被拘留,已经在这传开了,学校里的人也都知道了。

    这小区里有很多她的同事。

    以至于每天上班,都会有人问她女儿的事。

    还有人说她不会教育女儿,硬生生的养成了一个小太妹。

    这件事对陶母的刺激很大。

    如今看到洛浅送陶小陶回来,所有挤压的情绪彻底爆发。

    慕云靳脸色一冷,眸中闪过一抹犀利,打开车门下了车。

    小区的人,已经有不少人听说这在闹事,一个个匆忙的跑过来看热闹。

    陶小陶死死的拉着自己的母亲,不让她多说。

    奈何,陶母已经被气的失去了理智,再次一把甩开女儿,指着洛浅怒道:“洛浅,算我求你了,麻烦你赶紧离开我女儿,不要再害她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