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27章      老公说什么都是对的

    陆莫寒的笑有些奇怪。

    无形中带了几分挑衅的意思。

    洛浅没看出什么。

    但慕少却已经感觉出了不对,他搂着洛浅的手骤然收紧,目光仍然与陆莫寒对视,“陆先生还是提些要求吧,我跟我太太都不喜欢欠别人的。”

    “而且我不太同意我太太有太过熟悉的男性友人。”

    这话如此直白的说了出来,**裸的宣战。

    慕大少等于在告诉对方:小子,听到没有,我不喜欢男人跟我媳妇走的太近,所以不要谈什么朋友不朋友的。

    洛浅有些囧,一个劲的对慕云靳使眼色。

    虽然陆莫寒之前表示喜欢她。

    但她想陆莫寒现在看到他们夫妻二人在一起,肯定会死心,不会再做什么过分的事了。

    毕竟大家都是成人,不可能幼稚的吵闹。

    而且陆莫寒救了她,这样说实在不太好。

    奈何慕大少根本没看她,目光一直放在陆莫寒身上。

    虽然是道谢,但目光却一直放在陆莫寒身上。

    二人用眼神在斗。

    单纯的浅浅菇凉,丝毫没觉出什么来。

    “慕少这样做,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闻此,陆莫寒先是一愣,随后才笑着道:“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交朋友的权力。”

    “浅浅是结婚了没错,但她有朋友似乎也没错。”

    洛浅:“”

    “每个人都有交朋友的权力,但每个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

    面对陆莫寒的质疑,慕少不紧不慢的反驳,“我太太的生活方式就是,老公说什么都是对的,所以我不喜欢她跟别的男人有交集,她也就不会那么做。”

    说完,他低头,伸手捏了捏洛浅的鼻子,笑着问道:“浅浅,是不是?”

    “啊?”

    洛浅一脸懵逼,脑子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绪。

    “浅浅,是不是老公说什么便是什么?”

    慕少勾唇一笑,一脸宠溺的看着洛浅。

    美男计一出手,就知有木有。

    洛浅被帅到炸裂的老公诱惑,傻乎乎的点头,“嗯,我什么都听你的。”

    仔细想想,这话没什么不对。

    所以,洛浅还自个强调了一遍,“没错,老公,你说什么我都听的。”

    陆莫寒:“”

    慕云靳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心情愉悦,“乖。”

    看吧,他老婆是最好的。

    陆莫寒转头看向窗外,感觉胸口疼的很,简直比伤口还要疼。

    这是来道谢的,还是来往心上扎钉子的?

    “你们回去吧,我这没事了。”

    陆莫寒的声音瞬间冷淡下来。

    浅浅菇凉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了?

    她正要开口询问些什么。

    慕云靳已道:“那你好好休息,我跟我太太就不打扰你了。”

    “浅浅,我们走吧,你身上有伤,也该回去休息了。”

    慕云靳不给洛浅任何反驳的机会,揽着她的腰出了病房。

    洛浅还想嘱咐陆莫寒几句。

    想跟他说说动手术的事。

    可慕少一句话都没让她说,便将她带离了医院。

    坐在车上,慕云靳一言不发。

    洛浅瞧着他脸色不太好看,想说的话没说出来。

    琢磨了片刻,眨了眨眼睛,轻轻的扯了下他的袖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啊,对不起,这种错误我以后肯定不会再犯了。”

    “我不会再去相亲了,也不会跟别的男人扯上关系了,酒店跟餐厅我不要,但工作室你不能收回。”

    浅浅菇凉一心想着自己的工作室。

    那工作室她特别喜欢,如果以后用来做自己的事业,一定很好。

    慕云靳低头,笑看了她一眼。

    看她傻乎乎的模样,心情瞬间变得愉悦不已。

    “想开工作室可以,晚上好好犒劳犒劳我,若是我高兴了,那工作室就不会收回来。”

    “可是我还没有恢复好”

    浅浅菇凉脸颊爆红。

    原来他之前想的是这个。

    洛浅抬头,有些担忧的看着慕云靳。

    他最近特别不正经,动不动就会暗示这事。

    是不是因为太久不发泄,所以憋坏了?

    “没事,你可以用别的方法。”

    慕云靳捏了捏她柔软的小手,意有所指。

    洛浅秒懂,脸颊滚烫,支支吾吾嘟囔,“老公,你,你是不是,是不是那什么?”

    “什么?”

    慕云靳颇为不解。

    “你是不是因为太久没那个,所以憋坏了,脑子里全都是这种事?”

    洛浅嘟着嘴,小心翼翼的偷瞄他,一边瞄一边轻声道:“那怎么办啊,憋久了会不会出事啊,怪不得你最近情绪有些反反复复,原来是”

    原来是欲求不满啊。

    只不过洛浅没好意思说出来。

    慕云靳:“”

    憋坏了,憋坏了!

    慕少脑子里只剩这几个词。

    没错,憋坏了!

    “原来是欲求不满对吗?”

    慕少轻而易举的猜出了她心中所想。

    洛浅微微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本来就是这样的啊

    看到她点头,慕少顿时气笑了。

    这丫头还真敢说。

    不过她说的也是事实。

    “没错,我的确是欲求不满,所以老婆晚上我们”

    慕云靳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坏笑一声,附在她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声音虽然低,可在车内还是能够听得到的。

    正在开车的顾臻,一直憋着没敢笑。

    但最后听到洛浅质疑慕云靳欲求不满,从而脑子坏掉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听到顾臻的笑声,洛浅猛地抬头向前望去,顿时羞的找不到北了。

    她居然忘记了,这还有别人。

    “想扣工资了?”

    慕少伸手拍了拍媳妇的后背安慰着,而后抬头看了顾臻一眼。

    顾臻脸色一变,急忙降下了挡板。

    他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对,就是这样子的!

    “老婆,我们继续讨论,晚上怎么让我满足的事。”

    慕大少没羞没臊的继续拉着洛浅讨论。

    洛浅被他禁锢在怀里,挣脱不开。

    只能苦逼的听着他强行跟自己讨论这样那样,全程脸红

    苏家已经炸开了锅。

    “大哥,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居然不让我么去把晴儿保释出来!”

    苏睿急躁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指责大哥的狠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