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26章    老公我没有说谎

    “你还没告诉我,你跟陆莫寒是怎么认识的。”

    然而,慕少却是抓着这个问题不放,目光犀利的看着她。

    连语气都带了几分醋意。

    没错,慕大少确实醋了。

    洛浅:“”

    看着慕云靳质问的目光,浅浅菇凉吓的缩了缩脑袋。

    若是说出来,他不会打人吧。

    “那个,那个”

    浅浅菇凉有些怕怕的看着他,缩着脑袋跟缩在龟壳里的乌龟似的。

    慕云靳:“”

    他有那么可怕吗?

    看着小白兔一般的媳妇。

    慕少还是心软了,无奈揉了揉额头,叹气道:“不是说好了,什么事都跟我说的,我不会骂你。”

    “哦。”

    闻此,洛浅似乎是放下心来,点了点头解释道:“陆莫寒是上次我去见的第八个相亲对象。”

    慕少大概是不记得了,那次爆出来的照片,的确有陆莫寒。

    “之后他打了几次电话给我,我已经告诉他我结婚了,可谁知道他不相信。”

    洛浅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低声道:“真的,老公我没有说谎,我真的告诉他我结婚了。”

    今天她也一直强调这个问题。

    不过如果不是陆莫寒纠缠她,或许她已经坐上车走了。

    只是能不能躲过苏晴那个疯狂的女人,这就说不准了。

    这时,小程处理完伤口,从一旁走了出来,听到洛浅这话,急忙上前解释道:“总裁,少奶奶之前确实跟那位陆先生说她结婚了,只是陆先生一直不相信。”

    小程觉得还是实话实说好。

    免得总裁跟少奶奶又闹出什么误会。

    洛浅一个劲的点头,“没错,没错,我说了,老公我真的说了。”

    看着她一个劲的点头,目光里满是恐惧。

    慕少想说的话,全部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怎么感觉在媳妇面前,他就是一只要吞了小白兔的大灰狼呢?

    “老公,我没有说谎,我可以发誓的。”

    洛浅以为他在生气,急忙伸手拽住他的袖子,一边扯一边眨眼道:“老公,我只爱你一个的,我只在乎你一个的,所以你不要把送给我的工作室收回去。”

    好不容易可出门看工作室,脑子里一堆抱负理想还没实施。

    结果,刚刚看完工作室,便闹出了这种事。

    浅浅菇凉内心是崩溃的。

    慕云靳再次愣住,俊逸的面上,满是无奈。

    当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原来她这么害怕,居然是为了工作室的事情。

    怕自己将工作室收回去,不让她出去施展她的理想。

    “老公。”

    洛浅继续扯他的袖子,我扯,我扯,我扯扯扯。

    撒娇卖萌装可怜,各种招数都用上了。

    情到深处自然浓。

    以前的洛浅,什么撒娇卖萌通通不会。

    她就是一个女汉子,每天忙着各种工作,脑子里只有赚钱的女汉子。

    “这事回去再说。”

    慕云靳本想告诉她,自己并没生气。

    但看她纠结的小模样,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深邃的眸中,闪过一抹算计。

    仿佛洛浅就是他面前的一道菜。

    随时准备品尝。

    “那我们去看看陆莫寒吧,如果不是他,硫酸就泼我身上了,我可能已经毁容了。”

    想想之前的事,洛浅还是觉得后怕,背脊凉凉的。

    她没想到苏晴居然这么疯狂,用硫酸泼她,还要杀她。

    即便在警察面前也那么嚣张。

    她不敢想象,如果苏夜辰几个没有赶到拉开苏晴,会是怎样一种结果。

    慕云靳知道,不带她去,她肯定不放心。

    虽然让她都交给自己处理。

    可她肯定要去道谢的。

    慕少略一思忖,觉得带洛浅过去也好。

    正好让陆莫寒死心。

    慕云靳伸手揽住洛浅的腰,朝着病房走去。

    “云靳,你,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走到病房门口,洛浅挣扎了下。

    他这样紧搂着她,几乎要抱着她走了。

    这样进病房真的好吗?

    慕云靳用行动回答了她。

    那就是:抱得更紧了!

    放开她,开什么玩笑?

    他就是要揽着她,进病房虐狗的。

    放开了,计划就泡汤了。

    洛浅:“”

    就在她万分纠结的时候。

    慕云靳已经推开了病房的门。

    陆莫寒还在输液,除了被硫酸烧伤之外,他身上还有不少外伤,甚至还有轻微的脑震荡。

    “浅浅,你来了,你”

    经过医生的处理,陆莫寒已经好了许多。

    而且,他也不是一个不能忍耐的人。

    他看到洛浅进来,面色一喜。

    然而刚刚开口,面上的笑意便僵住了。

    目光放在洛浅腰部,慕云靳长臂揽着她,紧紧的。

    陆莫寒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

    “陆莫寒,你好些了吗?”

    察觉到他怪异的目光,洛浅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急忙开口,转移陆莫寒的注意力。

    陆莫寒愣了片刻,收回目光,点了点头,“没大事。”

    “真是对不起,害你受伤了。”

    看着陆莫寒受伤的手臂,白色的纱布,异常刺眼,洛浅皱眉,开口道歉,心中着实歉疚的很。

    他跟陆莫寒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只能说是见过两面的陌生人。

    因此,陆莫寒即便不救她,也是应该的。

    要知道被人泼硫酸这种事,危险的很。

    没几个人敢扑上去救人的,稍有不慎,人便毁了。

    “我是慕云靳,浅浅的老公。”

    待到浅浅菇凉道谢完,慕少开了口,目光沉静的看着陆莫寒道:“很感谢你救了我太太,医院的事情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你不必担心,该有的赔偿,也会立刻到位。”

    “以后有什么事,陆先生也可以开口,总之我很感谢你救了我太太。”

    虽然是情敌,但慕少的态度还是很客气明朗的。

    该做的一定会做,对方有需要帮忙的,他也一定会帮。

    但慕少时刻搂紧自己的媳妇的行为,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什么都好说,唯独媳妇不能让,坚决表明立场。

    陆莫寒抬起头来看向他,目光复杂。

    他沉默片刻,而后笑道:“不必了,浅浅是我的朋友,她有困难,我不可能袖手旁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