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浅跟风姨去了慕云靳的房间。

    风姨离开,没多久又折了回来。

    “洛小姐,少爷吩咐说让您先洗澡。”

    风姨专程拿了白色的睡裙来给洛浅。

    极短的睡裙,颜色太浅,近乎透明,而且很短这让她十分不舒服。

    “风姨,有,有没有别的睡裙。”

    洛浅看的有些尴尬,这未免也太短了。

    风姨笑笑没说话,将睡裙放下,同时交给了她两样东西。

    等风姨走后,她低头一看,风姨塞给她的竟然是一盒避孕套,还有一**避孕药。

    这是什么意思?

    让她两样之中选择一样吗?

    洛浅无奈一笑。

    不管怎样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今晚的厄运是逃脱不了。

    可自己已经不是清白之身,糊里糊涂的失去了第一次。

    那人会不会嫌弃,因此暴怒,再将自己送回杜易恒身边?

    洛浅胡思乱想了一会,随后放下了包,看着手里的睡裙,终究鼓足勇气走向了浴室。

    她是个聪明的人。

    既然选择了这一步,就努力尽好自己的本分,不要惹他生气。

    虽然天色已晚,可慕云靳还在书房忙,跟国外几家分公司的负责人都通了电话。

    之后,又拿起今天积压的文件开始看。

    只是刚拿起文件,脑海里便浮现出洛浅那张清秀的小脸,小脸上无助又哀伤的样子,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还有那晚,她在他身下绽放,美的耀了眼。

    该死!

    慕云靳低骂一声,拽了拽白色衬衫上的扣子,有些烦躁。

    什么时候,他也能被女人影响情绪了?

    慕云靳逼迫自己收敛情绪,继续看积压下来的文件。

    却在此时手机响了起来。

    “喂。”

    他漫不经心的接了电话。

    那边却传来一声怒喝,“臭小子,不是让你见完给你安排的那几个姑娘再回国吗,谁准许你提前回去的!”

    慕云靳皱眉。

    老爷子火气不小。

    “爷爷,我刚刚回国接手公司的事,没工夫跟女人耗。”

    “耗什么耗,你都二十七了,再不结婚就没人要了,公司的事永远忙不完,难道你永远都不结婚不成?”

    慕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不断从电话那头传来。

    “爷爷,我还有事,先挂了。”

    对于结婚这事,慕云靳不想跟爷爷多说。

    “挂个屁!”

    那边老爷子气的已经飙脏话了。

    慕云靳抽了抽嘴角,无奈的很。

    “我告诉你,一个月内必须找到结婚对象,否则公司你不用管了,滚出去给我找女人去,李家老头的曾孙都满月了,今天还让我去喝满月酒,而你连个屁都生不出来”

    说到这个,慕老爷子就火大的很。

    慕大总裁被老爷子骂了个狗血淋头。

    挂掉电话,他再也无心处理手中的文件,起身走了出去。

    慕云靳忙完回到卧室的时候,便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

    他抬头,透过浴室的玻璃,隐约看到了里面的影子。

    不过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却看不到具体的。

    慕大总裁挑了挑眉,轻声走了进去。

    若真要结婚,似乎这个女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