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19章        老婆,爱你

    洛浅被慕云靳放在床上。

    她眨了眨眼睛,水汪汪的眸子,灵动不已。

    她正要说话。

    不想,眼前的男人忽然欺身压了上来。

    “云靳”

    洛浅惊呼一声,伸出柔软的小手,欲要推他。

    他却已经低头,堵住了她的唇,浅浅的吻了下去。

    这个吻,轻柔缓慢,不骄不躁,不温不火,似乎是在慢慢的品尝她的美好。

    慕云靳伸手抱住她,捉住她的小手,不许她乱动,低头一点点的吻着她的唇,引诱着她配合自己。

    清香的味道,让人心中舒畅,逐渐沉迷。

    渐渐的,二人都有些失去理智,意乱情迷。

    洛浅被他撩拨的有些难受,身子瘫软如泥,湿漉漉的眼眸,清澈纯净,如同一汪碧水。

    本来是他撩她,然而看到她这模样,他却骤然沦陷。

    浅浅的吻,瞬间变得如同狂风骤雨般激烈。

    由最初的品尝,变成了肆意掠夺。

    “呜”

    洛浅被他吻的透不过气来,嘤咛一声。

    却不知,这样的她,对他的诱惑力,却是更深一层。

    **如同开闸的洪水,瞬间倾倒而下,一发不可收拾。

    他伸手去扯她的衣服。

    洛浅轻轻的推了他一下,脸颊红红的。

    没有推开,便放弃了挣扎。

    她悄悄的看了他一眼,见他深邃的眸中,满是褪不去的欲色。

    心头一动,有些暖,又有些担忧。

    休了这段日子,倒是没以前那么不舒服了。

    只是她不知做这事行不行。

    她没什么想要的**,却不想拒绝他,也就任由他在身上作乱,予取予求没有动。

    素了这么多天,慕大总裁已经憋疯了。

    一时失了理智,就想这么要了她,**如同疾风骤雨般来的那么猛烈。

    然而,当他扯下她的衣服,看着她纤细的腰肢,瘦瘦的身子,好似纸片单薄,他猛地清醒过来。

    虽然憋的难受,却还是及时刹车,转身下了床,拿过被子给她盖上。

    洛浅睁开眼睛看着他,见他额上满是细汗。

    不用问,也知道他忍的辛苦。

    而且在这个关头刹住,肯定很痛苦。

    “云靳,你,你轻一点,我没事的。”

    她抿了抿唇,声若蚊蝇,脸红如煮虾。

    闻此,慕云靳顿时一愣,眸色幽深如潭。

    “是吗?”

    慕云靳俯身,逼近她,紧盯着她问道:“浅浅,你是不是很想要?”

    他声音低沉,隐含笑意,似有调戏的意思。

    洛浅反应过来,猛地伸手,将被子蒙在了头上,嘟囔道:“你去洗澡吧,我不理你了。”

    她好心安慰他,想犒劳他。

    没想到他还故意调戏她。

    简直太没爱了。

    慕云靳轻笑出声。

    跟洛浅在一起之后,他脸上确实多了不少笑容。

    “嗯。”

    他拿了睡衣,走到床头柜前,从抽屉里拿出资料夹放在床上,“我去洗澡,你看看这些。”

    他转身进了浴室。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她才从被子中探出脑袋,确认他不会继续耍流氓,才匆忙摸了旁边,他为她准备好的睡衣穿上。

    她坐起身子,好奇的拿起丢在一旁的资料夹。

    打开一看,却发现里面竟然放了几个小本本。

    当她看到上面的字的时候,顿时愣了愣。

    居然是房产证。

    三套房子的房产证,其中有两套是位置绝佳的私人别墅。

    还有一套房子,是纪珍住的那一套。

    慕云靳让人重新收拾了下。

    纪珍他们住了回去。

    不过以前房子是慕云靳买的。

    现在却是落在了洛浅名下。

    包括另外两套别墅,都不比他们住的那一套差。

    洛浅瞪大了眼睛,拿着房产证的手有些抖。

    除此之外,还有几份转让合同。

    慕云靳将一个工作室,一家餐厅,还有两个酒店,都给了她。

    作为她的私人财产。

    原本穷困潦倒的浅浅菇凉,转眼身价飙升过亿。

    那两个酒店跟餐厅经营非常不错,收益很高。

    洛浅听过那两个酒店的名字,还有那家餐厅,她最喜欢那里的菜。

    以前慕云靳买下西餐厅,打算送给她。

    她执意不要。

    慕云靳工作忙,也就把这事忘记了。

    而且那时候,慕少想的是自己的就是她的,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可自从出现了上次的事,她被赶出家门,孤苦无依,身上一分钱没有。

    刚刚流完产,便拖着虚弱的身子去打工。

    一天几十块的工资,她都宝贝的跟什么似的。

    每每想起那一幕,慕云靳便觉心口疼。

    所以,便让顾臻去做了这些事。

    等洛浅看完所有东西,忽然有张卡片从里面掉了下来。

    红色的心形卡片,上面写了几个字:老婆,爱你。

    右下角有落款:云靳。

    洛浅拿着卡片的手有些抖,眼泪瞬间浸满了眼眶。

    心暖暖的,几乎暖到爆炸。

    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打在卡片上。

    洛浅心疼的要死,慌忙伸手,将眼泪擦掉,只是如此仍然化开了卡片上的字迹。

    浅浅菇凉扁了扁嘴巴,心疼的无法言喻。

    “不喜欢?”

    就在她对着卡片发傻的时候。

    慕云靳已经洗完澡,穿了睡衣出来。

    “老公。”

    洛浅忽然扔下卡片,赤着脚下了床,一头扑进他怀里,眼泪肆虐。

    “不喜欢咱们就换,你喜欢什么店铺,明日我让顾臻去过户。”

    慕云靳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面对她的眼泪,颇为无奈,“都多大的人了,居然还哭,传出去可让人笑话。”

    她哭的厉害,怎么也停不下来。

    他的好,已经让她不知该说什么了。

    “好了,好了,怎么一直哭呢。”

    慕云靳伸手拿了纸巾,温柔的给她擦去眼泪。

    洛浅依然啜泣不停,眼睛红红的看着他,一边啜泣一边道:“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我不需要这些的,我只要跟你好好的在一起就知足了。”

    这些东西本就不是她的,她也没什么想要的**。

    有了他,就已经有了全世界。

    但他为她做的这些,实在心暖。

    “不许哭了,都成兔子了。”

    慕云靳拉着她坐下,点了点她的额头,轻笑一声,“还哭,再哭我吻你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