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18章        秀恩爱撒狗粮

    安莹儿听了洛浅的话,气的肺都快炸了。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她居然敢反驳自己!

    安莹儿转头看了看,见四周并没人。

    她们距离老宅也有些远,顿时冷笑一声,便对洛浅扬起了巴掌。

    “小贱人,让你抢我男人,打死你这个浪蹄子!”

    身为安家千金,说话却如此粗鄙,也不得不让人唏嘘。

    洛浅在她巴掌打下来的时候,没有躲开,更不会就这么受着。

    她忽然伸手,拽住安莹儿的手腕。

    安莹儿没能打到她,顿时皱起了眉头,“洛浅,放开我,今天不让我打你一顿出出气,我就弄死你奶奶跟你弟弟。”

    看样子,她也是调查了洛浅的背景,知道洛浅的软肋是什么。

    “安莹儿,你别太过分!”

    洛浅虽然瘦却死死的抓着安莹儿没放。

    安莹儿呵呵笑起来,“洛浅,你一个什么身份背景都没有的孤女,居然敢跟我抢男人,不整死你,我就不姓安!”

    “若是想活着,就跪下跟我道歉,赶紧离开云靳哥哥,不然你跟你的家人,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闻此,洛浅眉头一皱,伸脚对着安莹儿的膝盖便踹了下去。

    安莹儿没料到她会有此一招,膝盖一痛,跪了下来。

    正好跪在洛浅面前,到好像是跟洛浅认错一样。

    “洛浅,你做什么!”

    安莹儿脸色一变,气的跟炸了毛似的狗一样。

    她着急的要起来,洛浅却毫不客气的又给了她一脚,将她踹在了地上。

    安莹儿:“”

    这个贱人,居然敢踹她!

    “安莹儿,你的果照还在我手机里,你不记得了吗?”

    虽然手机坏了,不过她找回了内存卡,又将照片存了起来。

    安莹儿顿时愣住,瞪大了眼睛,“你,你说什么?”

    “你的果照啊,很**的果照。”

    洛浅轻笑一声,眯了眯眸子,冷眼看着她,“安莹儿,我说过只要你不破坏我的生活,我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什么问题都没有。”

    “但你若是再来勾引我老公,那么这些照片,就会传遍整个网络,包括你的父母也会看到!”

    这种手段,看上去卑鄙无耻。

    但安莹儿为了跟她争抢慕云靳,恨不得要杀了她。

    她若是再如圣母一般退让,那就真是傻子了。

    “洛浅,你这个贱人,你把照片给我删了,删了!”

    安莹儿脸色一冷,像是疯了一样扑过来。

    奈何她穿的鞋子太高,起身的时候,不小心崴到了脚,便又重新跌了回去。

    洛浅刚想开口。

    却见安莹儿脸上的冷色骤然褪去,坐在地上,眼泪婆娑的哭起来,“疼,好疼啊,浅浅你怎么可以打我呢。”

    “虽然我做的不对,但我已经跟你道歉了,你刚刚已经打了我好几巴掌了,难道还不能出气吗,为什么还想要摔断我的腿?”

    刚刚还嚣张不已的人,现在却已经满是泪痕,楚楚可怜。

    洛浅微微一愣,不知道她卖的什么关子。

    就在这时,结实有力的大手,揽住了她的腰。

    “怎么还不回去,外面有风,别染了寒气。”

    慕少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热气喷洒在她耳边,挠的人心痒痒。

    “老公。”

    洛浅转眸看着他,水灵灵的眸子,认真的审视着他俊脸上每一分表情。

    她总算明白安莹儿为什么突然要哭了,原来是想陷害她呢。

    “嗯,怎么了?”

    慕云靳抱着她的手,骤然收紧,将她牢牢的圈在了怀中。

    “云靳哥哥,我好疼啊”

    安莹儿故技重施,可怜巴巴的很。

    就跟她上次在别墅里是一样的。

    奈何,慕少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深沉的目光,一心放在洛浅身上。

    “她骂我,所以我打了她!”

    洛浅眨了眨眼睛,不但没有解释,反而坦白的承认。

    “嗯。”

    慕云靳点了点头,“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被人欺负了,就要加倍反击回去,出了事我担着。”

    “我慕云靳的女人,不许任何人欺辱!”

    “走了,有礼物给你。”

    慕云靳并未去看跌在地上的安莹儿一眼。

    微微弯腰,一个公主抱将洛浅抱了起来,朝着老宅内走去。

    “云靳,放我下来,爸妈还在客厅呢。”

    洛浅惊呼一声,满是惊愕。

    她现在哪里还有心思理会安莹儿,在慕云靳怀中一直挣扎着。

    “我们是夫妻,我抱媳妇天经地义,老实点别动,不然今晚可不饶你。”

    “”

    夫妻二人就这么的进了别墅,一路狂撒狗粮。

    慕少心黑,完全就是故意的。

    安莹儿愣在原地,完全傻了。

    正想起身,又听里面传来慕云靳略带冰凉的声音,“你还是下手太轻了,下次再有人欺负你,直接打残,你老公负责出钱养她。”

    直接打残

    这话实在强悍。

    当然,慕少想打残的那人就是安莹儿。

    “啊!”

    “啊啊啊!”

    反应过来的安莹儿,像是疯了一样大喊大叫。

    洛浅吓了一跳,窝在慕云靳怀里,拽了拽他的衣服,“云靳,她会不会疯了?”

    “疯了更好,省的跟个疯狗似的,整日追着你咬。”

    慕云靳抱洛浅回了客厅。

    客厅内已经没人了。

    洛浅如释负重的松了口气,免得尴尬。

    慕云靳抱着她,直接上了楼。

    只是,还未进屋,便听慕老爷子在一边道:“年轻人啊,悠着点,如此激烈,实在不好不好。”

    洛浅吓的循声望去,便见老爷子在楼下站着,正抬头瞧着他们,眼里还带着笑。

    “爷爷。”

    洛浅的脸颊一红,烫得难受。

    爷爷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这样呢?

    慕老爷子爽朗一笑,看着她道:“丫头,我只是在提醒那小子,你身体不好,让他不要欺负你。”

    砰地一声,慕少关上了门,隔绝了老爷子的视线。

    楼下,老爷子不满的声音传来,“这么猴急的脾气,也不知道帮了谁。”

    洛浅脸颊更红了,虽然没有人看着,却仍旧将脸埋入慕云靳怀中,不敢出来。

    在她愣神的时候,慕云靳抱着她走向那张舒适的大床,眼眸幽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