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10章   看别的男人不行

    “什么?”

    看到他说的这么严肃,洛浅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叉子。

    “下次不要再走错洗手间了,免得看了不该看的。”

    慕云靳忽然凑近她,低声道:“看我可以,别的男人不行。”

    洛浅脸颊腾地一红,眼睛大大的,瞬间变成了呆萌呆萌的模样。

    想起那次她走错洗手间,而他正在解决生理需求,她看了个彻底……

    “胡,胡说八道,那种地方怎么可能一直走错。”

    洛浅感觉脸颊更烫了,好像着了火似的。

    慕云靳却趁机在她红红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叹道:“老婆真香。”

    “吃饭吧。”

    洛浅叉了一块牛排,塞进了他嘴里。

    “浅浅,你一定要快些好起来。”

    慕大少看她面红耳赤的样子,顿时来了兴趣,吃的没能堵住他的嘴。

    他目光深邃的看着洛浅,继续道:“不然,总把我晾着也不是这么回事是不是?”

    “晾,晾着?”

    洛浅愣了愣,眉头紧皱,迷茫的很,“我没有晾着你啊,你每次来我都有搭理你的。”

    她又没跟他冷战。

    她压根就没因为孩子的事,跟他耍脾气好不好,何谈晾着一说。

    “老婆,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你已经好久没发福利了,难道你不明白吗?”

    慕云靳边吃便看着她,不过吃的都是素菜。

    洛浅看了他一眼,奇怪的问道:“发什么福利,还有你怎么只吃菜,不吃肉,你这么忙,身体会垮的。”

    她低头,将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之后把牛排推给了他,“赶紧吃肉。”

    她则继续切另一块牛排。

    “老婆,你都不给肉吃,刻意克扣福利,我就只能吃素了。”

    慕云靳并没吃她切好的牛排。

    洛浅不明所以,敲了敲他面前的盘子,“不是给你切了牛排了吗,云靳你故意冤枉我。”

    浅浅菇凉还没从他的调戏中回过神来。

    “老婆,我说的是某种运动,不是这个肉。”

    慕云靳唇角一勾,忽然笑了起来,暧昧的目光紧盯着她,“已经断粮许久了,什么时候让我享受一次。”

    洛浅:“……”

    她猛地抬头看向他,水汪汪的眸子里,写满了惊愕。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

    “想什么呢。”

    洛浅伸手推了他一下。

    慕云靳却委屈道:“浅浅,我说真的,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断粮这么久,你以为我会不想?”

    他声音低沉,无比认真。

    洛浅傻乎乎的看着他,神色羞赧。

    她对这种事没什么可关注的,几乎全靠他引导。

    所以,她不知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洛浅觉得这问题有些严肃。

    毕竟她要考虑自家老公的感受,于是便看着他问道:“云靳,你是不是真的很难受?”

    慕云靳本来只想逗逗她,却没想到自家媳妇真是呆萌的可爱,急忙点了点头,“无时无刻不在难受,不然……”

    他忽然抓住她的手,邪魅一笑,“不然你感受一下。”

    “不用了。”

    忽然意识到他要做什么。

    洛浅吓的慌忙收回了手。

    “可是,可是我……”

    她低了低头,有些为难,“可是我现在的身体不允许,不然,不然……”

    “不然怎样,老婆你想怎么帮我?”

    慕大少凑近她,靠在她耳边,低声询问。

    他以为她会用别的办法帮她,心里美滋滋的。

    不想,洛浅忽然看着他道:“不然你去找几个女人帮你吧。”

    慕云靳:“……”

    “你说什么?”

    慕大总裁瞬间一脸黑线。

    找几个女人帮忙。

    呵呵呵……

    他若真想找女人,莫说几个,就是几十个,几百个,也随叫随到。

    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我身体不好,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对不起。”

    她低头,漫不经心的切着牛排。

    她也不知道,她怎么就会说出那种话。

    她脑子有些乱。

    总之经历了陷害、流产这些事之后,她对慕云靳的感情,便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至于是什么变化,她自己也没发现。

    但可以确定的是,她仍然爱他。

    慕云靳本想说什么,但是看着她沉默的样子,所有的话便噎了回去。

    憋的心口疼!

    他想大概是这次的事,让她变得太敏感了些。

    所以,他不能说些斥责她的话,只能慢慢的让她打开心结,放下以前的事。

    于是乎,慕大少**失败。

    他将牛排推回到洛浅面前。

    主动接了她手中的刀叉,“我来切,你吃。”

    看着他冷硬的侧脸,洛浅心中有些愧疚,后悔说刚刚那句话了。

    接下来,二人再没说话。

    熬了两日,总算熬到能出院。

    一大早,洛浅就换了衣服。

    慕云靳特意给她挑的长裙,衣服料子有些厚,穿起来并不清凉。

    也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

    江莫一早送了花来,但之后便忙着去学校了。

    慕云靳已经跟学校那边打了招呼。

    江莫重新入学,比赛的事情,也会有最公正的结果。

    洛浅之前并不知道江莫被开除的事。

    自始至终,江莫也没告诉她。

    慕云靳只是让人把一切办好,也没告诉她先前都发生了什么。

    怕她知道后,又要自责没照顾好弟弟。

    洛浅没有回别墅,跟慕云靳一起回了老宅。

    慕老爷子点名要她回去住一段时间,顺便监督家里人,照顾她的身体。

    所以,洛浅只能回老宅,只是心里有些忐忑。

    担心做不好,又要跟叶澜产生冲突。

    刚刚回了老宅,洛浅便忙着去切水果。

    慕老爷子皱眉看着她,“坐下。”

    “慕爷爷。”

    洛浅微微一愣,站在那,不安的搓了搓手。

    “浅浅,这也是你家,你有什么好怕的,有老头子给你撑腰,难道还有人敢在我老头子面前欺负你不成?”

    慕老爷子开口,语气严肃,“以后你什么事都不许做,安安心心的养好身体。”

    “养好身体之后,想去上班也好,想回你们的别墅也好,总之这种粗活不能再做了,听到没有?”

    “还有,把那个慕字去掉,怎么跟我这么生疏?”

    慕老爷子是想要洛浅尽快给他生个小重孙的。

    但是他并没过多的去催洛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