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浅摇头,眸光微闪,“我自己来!”

    随后便见,她一手拿了一**酒,全部浇在了女郎头上,差点没把人浇晕。

    她本没得罪这女郎。

    是这女郎太过分,故意欺辱她。

    反正事情都到这一步了,不如连本带利全算回来!

    洛浅泼完酒之后,扔掉酒**,抿了抿唇对慕云靳道:“慕少,我好了。”

    “玩够了?”

    慕云靳勾唇,伸手理了理她额前凌乱的碎发。

    洛浅点了点头,“够了。”

    “嗯。”

    慕云靳伸手将她捞进怀里,转身离去。

    “洛浅!”

    就在两人出门的时候,杜易恒忽然开口。

    洛浅却没有停下脚步,她不想听这人的讥讽。

    杜易恒也没指着她回头,只是冷笑两声道:“装什么清高,不过是婊子一个,先前主动来找我求我睡你,现在不过是换了个人睡你而已,有什么区别。”

    闻此,洛浅身子一僵。

    她愣了愣,忽然回头看着杜易恒,眼眸冰冷,“当然有区别。”

    她挑眉一笑,扬眸道:“我陪慕少,心甘情愿,陪你,恶心无比!”

    说完,她便踩着高跟鞋,跟慕云靳一同离去了。

    包间内的人,再次震惊。

    这个洛小姐好有魄力,居然敢说出这种话。

    以后碰到杜二少,可有她受的。

    “恶心无比?”

    杜易恒坐回沙发,低头冷笑起来。

    他细细的咀嚼着刚刚那四个字,最后一拳砸在了棋桌上。

    总有一天,他要那个女人知道,得罪他杜易恒的下场是什么!

    入夜,九点,凌水湾别墅。

    这是慕云靳的私人别墅,简单大气的欧式建筑,占地面积极大,游泳池、健身房应有尽有。

    洛浅下了车子,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幕景象。

    别墅内,佣人不多,只有几个。

    慕云靳喜静不喜闹,所以只留了几个可靠的佣人。

    “少爷回来了。”

    佣人为首的风姨走了出来,恭敬的喊了一声,目光却落在了洛浅身上。

    少爷似乎还是第一次带女人回来。

    “把她带到我房间,给她拿套睡裙换上,再检查一下身上有没有伤。”

    慕云靳将洛浅丢给了风姨照顾。

    他还有些事情去处理。

    洛浅看着书房的门关上,张口要说的话,始终没说出来。

    她没想到,那天惹上的男人,会有这么大的来头。

    自小在这座城市长大,不是没听过慕氏集团的事。

    慕氏集团是最知名的跨国公司之一,各地都有分公司,这是总部,涉猎行业众多。

    杜易恒家中也有钱,但跟慕氏集团一比,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不值得一提。

    她不傻,明白慕云靳将她带到这来的意思。

    他救了她,她自然有所报答。

    唯一能报答的就是她的身体。

    她搓了搓手,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西装,无奈扯了扯嘴角。

    刚刚在绯色,自己险些被崔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毁了。

    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在他眼中是什么样子的。

    “洛小姐,楼上请吧。”

    风姨温和的声音,将她飘飞的思绪蓦然拽了回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