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06章      我只值两毛五

    苏夜辰瞬间愣住。

    洛浅抬眸看着他,眼神中哀伤点点。

    “苏少,若是周泉明成功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毁了我的清白,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原谅苏晴?”

    “因为她的造谣生事,我婆婆将我赶出家门,我跟云靳险些离婚,我的孩子也没有了。”

    “我奶奶也差点因此丢了性命,她伤害了我这么多,难道一句对不起,真的就可以抹杀她做的一切么?”

    洛浅的质问,苏夜辰无法回答。

    面对任何事任何人都沉稳自如的苏家大少爷。

    此刻,却也失了言语。

    那天洛浅真的差点被周泉明逼死。

    如果不是他偶然碰到,就算洛浅流产,周泉明也绝对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毁了洛浅的清白的。

    那样的事,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接受不了的。

    “苏少还是回去吧,带着你的东西,回去给苏小姐好好补补的,免得以后进了监狱,伙食就没这么好了。”

    慕云靳声音冰冷的开口,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

    “浅浅……”

    苏夜辰还抱着一线希望。

    “苏少!”

    慕云靳站起来,挡住他的视线。

    二人个头差不多高,身上气息皆是冷的很。

    以至于项灏一直不敢转过头来。

    两个神仙打架,真是让人头疼。

    “我的女人,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所以麻烦你以后不要这样喊她的名字,你……”

    慕云靳面色一冷,冷冽的目光紧盯着他,顿了顿继续道:“你还不配。”

    浅浅也是他叫的?

    慕大少心里不乐意着呢。

    “云靳。”

    洛浅伸手扯了扯慕云靳的衣袖。

    “老婆,怎么了,是累了要休息了吗?”

    慕云靳故意意会错她的意思,而后看着苏夜辰道:“苏少请吧,我太太要休息了。”

    洛浅:“……”

    苏夜辰:“……”

    看这情况,继续谈下去是没必要。

    所以,苏夜辰也没过多纠缠,点了点头,“那我们改日再谈。”

    “云靳,你不要这样,苏少爷帮过我很多次的。”

    苏夜辰离开之后,洛浅又拽了下慕云靳的袖子。

    她有喜欢拽袖子这个毛病。

    因此,慕大少的袖子,经常被她拽啊拽的。

    幸好衣服质量不差,不然早不知拽成什么样子了。

    “老婆,你夸别的男人?”

    慕少瞬间不高兴了,眉头紧紧皱起,目光灼灼的紧盯着她。

    “我没有。”

    洛浅有些无奈,扁了扁嘴,又开始扯他的袖子。

    “那你让我亲一下,就算你没有。”

    洛浅眨了眨眼睛,面对慕少最近幼稚如孩童般的举动,她已无力吐槽。

    但这样的慕云靳,是她所喜欢的。

    于是,她还是乖巧的闭上了眼睛,模样安静美好。

    慕云靳静静的看着她,被她这美好的样子所吸引,动也不动。

    洛浅等了许久,也没等到他有动作,忍不住睁开眼睛,有些恼怒的看着他。

    这人怎么耍她!

    看她突然间像是炸了毛的兔子。

    慕云靳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虽然依然清瘦,但好歹巴掌印消下去了,也不红肿了,看着没那么刺眼心疼。

    “浅浅,你是不是生气了,怪我不吻你?”

    慕大少一本正经的问。

    洛浅一脸黑线,这种问题要她怎么回答?

    “才没有。”

    她别过脸去,轻哼一声,不想搭理他。

    明明是他先说要吻她的。

    结果,她准备好了,他却看她的笑话。

    她讨厌死这个人了。

    看到她泛红的耳根,慕大总裁瞬间愉悦的笑了。

    随后,低头吻上她的侧脸。

    她的侧颜,依然精致,美的不像话。

    随后,那个吻缓缓向下,最后覆上那柔软的唇瓣,轻轻研磨,慢慢品尝,细细回味。

    回味只属于他的那份美好。

    洛浅被他这深情一吻,吻的一塌糊涂,瘫软如泥。

    最后,止不住他温柔的攻击,最终拜倒在他的深情下,闭上眼睛,轻轻的回应他的吻。

    感受到她的回应,他的心情顿时变得轻松起来,心中一块大石落地。

    还好,她还能回应他的吻。

    那就说明,她不会再说离婚的事了。

    这两日,洛浅态度不明,犹犹豫豫的。

    也实在让慕少担忧。

    怕她真的不肯原谅他,选择跟他离婚。

    原本的他,是什么也不怕的,无欲无求,自然不怕什么。

    然而,当他爱上她的那一刻。

    注定她成了他的软肋,心头最重要的人。

    爱便是他最大的弱点。

    长长的一吻结束,她已经羞红了脸,窝在他怀里不吭声。

    然而,心中像是抹了蜜一样甜,先前的阴霾,也都已经消散了。

    “老婆,还生气吗?”

    慕云靳低头,笑看着她,“现在我履行诺言吻你了,不许生气了。”

    洛浅面颊滚烫,嗔了他一眼,“那你答应我的,让我出院。”

    这她实在住不下去了。

    “再住些日子,我在这陪你好不好?”

    慕云靳还是不太想她出院。

    她身体什么情况,他清楚的很。

    若养不好,以后想要孩子也难了。

    以她的小心眼,肯定又要说她配不上他,闹着跟他离婚了。

    “不好。”

    洛浅慌忙摇头,“不住了,你之前答应我的。”

    “我不住院了,不住了。”

    “云靳,我不要住院。”

    “云靳,我要出院,快去帮我办出院手续……”

    浅浅菇凉发威,揪着慕大总裁的袖子扯来扯去的,恨不得把他衣服扯烂。

    慕云靳一脸黑线,还没见她这样过,最后也只能无奈妥协,“好好好,我一会就去跟医生说,不过浅浅你上次顺走我的那件西装呢?”

    他记得,那次他还在她的小出租屋中看到过。

    “我给扔了。”

    洛浅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我以为那是牛郎的西装,本来想着还给他,但是嫁给你之后,看到那西装我就想起那晚的事,所以扔垃圾桶了。”

    没人知道,扔的时候,洛浅还气的要死,一边扔一边嘟囔,那该死的牛郎。

    慕云靳:“……”

    “所以,我只值两毛五?”

    慕大少想说:你敢不敢多给五分!

    “那个五分钱现在都不多见了,万一是限量版的,有收藏价值,突然升值了,我还亏了呢。”

    洛浅一直可惜那五分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