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浅被摔的头昏眼花,身上的燥热感也越来越浓。

    她不安的扭动着身子,眼皮有些沉重,甚至无法睁开,看清楚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她这是怎么了?

    “不,不要”

    洛浅迷迷糊糊的推拒着身上的男人,声音有些痛苦。

    然而这猫似的低吟声,传入慕云靳耳朵里,却好像是在勾引一般。

    慕云靳眯着冷漠的眸子,看着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

    巴掌大的小脸,精致的很,似乎并没有化妆。

    素颜也能这么美,的确不错。

    可他根本就不想要女人!

    只是刚刚那杯酒,该死!

    “不,不要”

    只是片刻的功夫,洛浅体内的药效便发作了。

    她彻底陷入了迷离中,但柔软的小手,却仍旧保持着抗拒的姿势。

    只是,她柔软的小手,贴在他身上,更是惹的他身上的欲火,无法消退。

    慕云靳皱眉,心中是不想碰这女人的。

    可跟洛浅一样中药的他,却抵挡不住身体里那几乎爆炸的**。

    “嗯”

    洛浅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小脸通红,轻轻的发出声音,诱惑不已。

    “女人,你自找的!”

    终于,慕云靳受不了这药效的折磨,低吼一声,扯掉身上裹着的浴巾,伸手撕开了洛浅衣服。

    他低头,吻上那片柔软的唇。

    清香的气息,让他有些着迷。

    理智在药效的摧残下逐渐消失。

    “嗯”

    疼痛骤然袭来,让洛浅的理智有些回笼。

    但她仍旧睁不开眼睛,只是下身的疼痛,让她痛的流出了眼泪。

    之后,她感觉眼泪被人吻干。

    男人的喘息声,不断在耳边响起

    门外,顾臻提着东西皱了皱眉。

    总裁这是睡下了?

    不是刚刚还有事情要交代自己?

    洛浅一早便醒了。

    她猛地坐起身子,疼痛遍布全身,好像被人碾压过一样。

    她侧眸看去,身边睡着一个男人,不过背对着她。

    身上传来一丝冷意,她才意识到自己什么都没穿,低头望去,浑身上下满是青紫的痕迹。

    这些痕迹在清晰的提醒着她,昨晚发生了什么。

    洛浅愣了愣,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逃来逃去,还是没能逃过厄运。

    不过这男人?

    她转头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男人,竟然没勇气去看他的脸。

    她记得昨晚有人说,顶层有几个做特殊服务的男人。

    难道这男人就是牛郎不成?

    那到底是谁睡了谁?

    洛浅咬咬唇,低头想要寻找自己的衣服,却发现自己的裙子已经被撕碎了。

    她忍着身体的疼痛下了床,拿过散落在地上的内衣穿上,之后不得已又拿起了旁边挂着的西装裹在了身上。

    她的包包也丢在了床底下。

    翻开包包,拿出钱包,赫然发现里面只有两毛五

    很难见到的五分钱,还是洛浅偶然捡到的。

    她咬了咬牙,将那两毛五拿了出来,放在了床上,就算是嫖资吧

    她实在没钱了。

    洛浅从包包里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笔,写了张便签。

    她心虚的不敢去看床上的男人一眼,便逃也似的跑出了酒店,还顺走了一件价值昂贵的手工西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