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196章    媳妇嫌弃他了

    洛浅目前唯一的优势,也就在于自己年轻,恢复能力强一些。

    慕云靳从医生那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站在病房前,几次想进去。

    但是透过窗子,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女人,脸色红肿,昏迷不醒。

    瘦弱的她,缩在床上,好像小小的一团。

    看的实在心疼。

    让他的心几乎在滴血。

    他站在外面,拿了烟想要抽。

    却忽然想起这是医院,抽烟实在不好,便将烟收了回去。

    同时,顾臻刚刚又查了这几天所发生的事。

    打了许多电话,居然还真将这几日所发生的各种事都查到了。

    不仅查到了,甚至还有各种截图,各种视频,清晰的还原了事件当日发生了什么。

    洛浅两次被周泉明在医院围堵动手。

    都被一些喜欢八卦的人录了下来,发到了网上某个论坛。

    不过,这件事没火起来,所以只有一些小论坛有。

    顾臻打开视频,将手机递给了慕云靳,而后躲的远远的。

    他估计总裁看了那些视频,会特别想把某些人扒皮抽筋。

    太特么丧心病狂了。

    居然那样对少奶奶,他看了都气的肝疼。

    还有那个苏家大小姐真不是东西。

    这种事情,掌握了证据,是可以告她,让她坐牢的。

    苏家怎么了,苏家也不能欺负他们少奶奶不是!

    没多久,便是啪的一声。

    顾臻急忙抬头望去,顿时悲剧了,他,他的手机啊……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上次是他,这次也是他。

    手机碍着总裁什么事了啊。

    慕云靳转身进了病房。

    江莫警惕的看着他,伸手拦着他,不想让他靠近。

    “你姐还在休息,难道你想吵醒她?”

    慕云靳伸手推开江莫,走到了病床前坐下。

    江莫冷哼一声,“那也不用你来照顾我姐。”

    “我是他丈夫,自然是我来照顾她,她已经嫁人了,你回去照顾奶奶。”

    慕云靳愣着一张脸赶人。

    江莫讥讽一笑,“离婚协议书都让你的未婚妻送来了,你还在我姐病床前说这话,真是恶心。”

    “未婚妻?”

    慕云靳微微一愣,皱眉道:“我已婚,妻子是洛浅。”

    所以,有个屁的未婚妻。

    “没有未婚妻,你让安莹儿拿了离婚协议书来羞辱我姐,想离婚就离婚,我姐又不是不肯,至于耍那些阴谋诡计?”

    闻此,慕云靳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深眸犀利。

    他伸手揉了揉眉心。

    反应过来,一定是妈让安莹儿送来的。

    江莫还要照顾纪珍,也实在分身乏术。

    所以,最后警告慕云靳一番,还是忙着回家了。

    老爷子非要来看洛浅。

    慕严拗不过他,搀着他来看了一趟,确认洛浅没什么危险,才肯回去。

    回去的时候,还指着慕云靳道:“你小子就在这好好给我呆着,哪也不许去,公司的事情先放下,什么也没你媳妇重要,你知道吗?”

    慕云靳没有吭声。

    慕老爷子顿时怒道:“你小子听到没有,别跟我装聋作哑,以后再敢欺负你媳妇,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慕云靳:“……”

    这么一对比,在爷爷面前,她是宝,自己就是草了。

    洛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浑身都疼,疼的她连动一下都不敢。

    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睁开眼睛。

    “浅浅。”

    耳边有个温和的声音响起,那么熟悉,那么温暖。

    洛浅转眸,正对上他宠溺的眼神。

    他有些疲惫,在这守了整整一晚上。

    一晚上都没合眼。

    他实在是睡不着。

    洛浅微微一愣,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

    她不说话,实在吓坏了他。

    他急忙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难道失忆了,还是傻了。

    他还真怕她有这样的后遗症出现。

    洛浅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

    她小心翼翼的喊,“慕,慕少。”

    一定是他去救慕爷爷的时候,顺便带她回来的对不对?

    听到这个称呼,慕云靳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浅浅,叫老公。”

    他握紧她柔软的小手。

    明明是大热的天,可她的手却很凉。

    她本就属于寒凉体质,这么一闹,身体就更差了。

    洛浅瞪大了眼睛,跟看怪物似的看着他,急忙摇头。

    “浅浅,你怎么了?”

    慕云靳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吓到了,还是别的意思?

    洛浅着急的要把手抽出来,抽了抽没抽动。

    他却拽的更紧了。

    洛浅唬了一跳,忙道:“慕少,我,我,我……”

    可怜的洛菇凉,已经被慕少给吓结巴了。

    “浅浅,你到底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慕云靳低头靠近她。

    这么近的距离,洛浅就更怕了,急忙摇头,“别,别碰我,离我远一点好吗?”

    忽然想起在面包车上的情景,她就更怕了。

    慌忙抽出手,抓紧被子,将自己牢牢的盖住,只露出一颗小脑袋。

    慕云靳:“……”

    他媳妇好嫌弃他啊。

    慕少的心好疼好疼。

    “浅浅,你生我气了对不对?”

    慕大少叹了口气,转身倒了杯水给她,放在一旁凉着。

    洛浅一脸懵逼,诧异的看着他。

    不知为何自己睡了一觉,怎么一切就都变了。

    他应该跟之前一样,看到自己很生气很气恼才对。

    那日慕云靳逼她下跪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没,没有,慕少我没事了,我已经好了,您回去吧。”

    洛浅哆哆嗦嗦的开口,着急的要将他赶走。

    她实在不想面对他。

    她转头,偏过脸去,躲开他的目光。

    慕少好不委屈。

    “浅浅。”

    他伸手,轻抚着她尚且红肿的脸颊。

    虽然消肿了许多,但看上去还是有些狼狈。

    那些人下手实在太狠了。

    不过现在都在局子里呆着。

    犯了那么大的事,想出来是难了。

    “慕少,别,别这样,你走吧……”

    洛浅拉了拉被子,想要躲她。

    慕少心里更受伤了。

    他媳妇儿果然不爱他了,都嫌弃到极点了。

    慕云靳伸手,轻轻的扳过她的脸,低头想要亲她。

    感觉说太多没用,直接下手,或许能博得原谅。

    这是慕大少最简单粗暴的求原谅手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