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184章    一定是因为洛浅那个贱人

    “一定是因为洛浅那个贱人,云靳哥哥心中还有她,所以才这样对我爱答不理的。”

    安莹儿气的跺了跺脚,骂道:“云靳哥哥以前喜欢的是我,可都因为那小贱人的插足,我才被抛弃。”

    她越想越气,拿出手机,想跟洛姝雅要洛浅的视频。

    结果,拿出手机才发现,手机居然没电了。

    气的她伸手一甩,便将手机扔了出去,摔了个粉碎。

    轰隆一声,头顶响起一个巨雷。

    安莹儿唬了一跳,抱着脑袋道:“别劈我,要劈去劈洛浅,去劈那个专门抢别人男人的婊子。”

    雨很快下起来。

    八月的天,雨水足,而且动不动就来一场。

    洛浅还没回到家,便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浇了个透心凉。

    雨势太大,就算她现在想打车,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

    洛浅浑身湿透,慌忙找了个地方避雨。

    她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不能淋雨。

    不然这时候落下病根,以后想养也养不回来。

    所以,明明是八月的天,即便下雨也热得很。

    可她却冻得瑟瑟发抖,整个人都在打颤。

    旧式手机淋了雨,进了水,已经打不开了。

    她试了几次,都没什么反应。

    打不到车,又无法让江莫来接她。

    雨势这么大,她也不能冒雨回去。

    只能缩在角落里,想等着雨小一点再走。

    然而,等了整整一个小时,雨势不但没有小,反而越来越大。

    看着密密的雨帘,洛浅心中焦急万分。

    她若是一直不回去,奶奶跟弟弟肯定要担心的。

    而且,马上八点了,她一个人在这呆着也不安全。

    洛浅又等了十几分钟,见雨还很大,没办法,只好顶着手中的包,冒雨冲了出去。

    雨势很大,天黑路滑,她也看不清楚什么,顺着人行道,飞速的跑着。

    不想,突然从路边冲进来一辆车。

    洛浅险些撞了上去。

    “啊。”

    她着急停住脚步,一个不慎,摔倒在地。

    黑色的奥迪,停在她面前。

    她隐约听到里面有人在骂,“怎么开车的,跑人行道上来做什么?”

    洛浅急忙起身,感觉自己也没什么事,便没说什么。

    车子熄了火,还停在那。

    她经过车子的时候,无意间瞥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

    后车座上有两人,其中一人被绑着手脚,她没看清楚那人的脸。

    但却看到旁边的人,手里拿着一把小巧精致的手枪,就抵在被绑的那人的胸口。

    似乎,随时要开枪似的。

    洛浅唬了一跳,脑子里闪过绑架、勒索几个字眼。

    她飞速的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车牌号,默默记下,便要离开。

    不想,副驾驶上的人,却察觉到了她的异样,立刻骂了一句,“该死,抓住那女孩!”

    洛浅一听,二话不说,发足便跑。

    车子上的司机,打开了车门,跟副驾驶上的人,一起下来追她。

    她身体不舒服,跑不快,所以没跑多远,便被其中一人,一把抓住了。

    “放开我,放开……”

    洛浅奋力挣扎着,浑身湿透,满身的雨水。

    一男人伸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枪,抵在了她脑袋上,“老实点,不然毙了你。”

    洛浅彻底吓傻,居然真的是枪。

    “怎么办?”

    拿枪的人转头看向另外一人问道:“杀了?”

    洛浅吓的浑身哆嗦,这可是法治社会,这些人到底什么来路?

    旁边那人似乎沉默下,而后打量了洛浅几眼,“带走吧,正好给老大尝尝鲜,我看她长得也不错,先带回去,反正我们那缺女人,老大不要,就当做是给兄弟们发福利了。“

    “可是她的背景我们还不知道,万一……”

    “没什么万一的,不管她有没有背景,都发现了我们的事,必须带她走。”

    就这样,洛浅很是不幸的沦为炮灰,被塞进了车子里。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被人一掌给打晕了。

    洛浅久未回去,纪珍着急不已。

    江莫冒雨在外面寻找。

    慕云靳此刻刚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

    安莹儿身上的香味虽然不浓,可偏偏就是恶心到了他。

    洗完澡,换上睡衣。

    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心情灰暗。

    他站了一会,转头看向那张大床,有种错觉。

    每次他回来,都能看到她坐在那,看着书等他。

    那种安静的美好,很让人心动。

    然而,忽然有一天,那种美好便被打破了。

    慕云靳有些烦躁,拿了烟继续抽。

    这几日抽的烟,比过去几年抽的都要多。

    他走到床前,翻了翻床头柜,却没翻出与她任何有关的东西。

    大概唯一有关的便是他给她的那张黑卡,她又还回来了吧。

    除此之外,便是衣帽间里的衣物。

    虽然买回来很多,但大部分她都没穿过,或许是…舍不得。

    而他经常穿的衣服、鞋子,她却在走之前,都帮他收拾好了。

    他实在不懂,这样的她,为何会背叛他?

    若是没有,她又怎么可能傻乎乎的自己承认。

    慕云靳觉得自己好像是走进了一片迷雾,怎么也走不出来。

    他烦躁了许久,正想休息。

    老宅那边却来了电话。

    “爸,怎么了?”

    慕云靳皱眉,语气不耐。

    他以为,又是洛浅的事。

    “云靳,你爷爷有没有去你那?”

    “爷爷,他不是过几日才回吗?”

    说起这事,慕云靳更心烦。

    老爷子是来看孙媳妇的。

    然而,他现在去哪弄个孙媳妇给他?

    “你爷爷今晚七点已经下了飞机,但人却不见了……”

    后面,不知慕严又说了些什么。

    总之,慕云靳的脸色很差,抓了外套,便下了楼。

    同时打电话吩咐找人。

    “咳咳咳。”

    洛浅醒来的时候,感觉头脑昏昏,难受的要死,身上湿漉漉的,更是让她不舒服的很。

    “丫头,你醒了?”

    旁边有人开口,声音和蔼。

    洛浅回了回神,睁开眼睛又闭上。

    好大一会,才算彻底缓过神来。

    她转眸望去,发现一老者被绑在墙角。

    当看清那老者的脸时,她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这不是……

    老者顿时笑了起来,“丫头,你认不认识我?”

    洛浅点点头,却又摇摇头,犹豫的问道:“您,您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