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是洛浅知道,自己必须拿下这份工作。

    七天的工资,就能给奶奶买不少药。

    不过是临时兼职人员,公司里倒也没多少要求,简单的问了她几句。

    便让她换上工作服,去指定的地点推销了。

    八月的天,骄阳似火。

    工作服不透气,热的她难受,肚子还有些疼。

    洛浅提着许多化妆品,到处推销。

    然而,大中午的,大家不是忙着下班,便是忙着约会吃饭,哪有功夫理她。

    这家公司主打男士化妆品,所以洛浅瞅准的人,都是年轻的男士。

    “先生,这是我们公司最新推出的男士护肤品,目前正在打折促销,您……”

    “先生,您好,有兴趣试一下我们公司……”

    “先生……”

    只是,几番推销下去,根本就没人有意向。

    洛浅叹了口气,这工作也是要销售额的。

    更何况,每卖出一套,她就有一份提成。

    卖出的多了,她拿到的钱也多。

    所以,洛浅在颓废了片刻之后,余光瞥到一辆车子在路边停下,走下来一男人。

    生怕错过机会,洛浅慌忙迎了上去,“先生,您看看我们公司新推出的护肤品吧,因为是新品,所以正在做活动,现在购买还送……”

    “还送什么,女人?”

    她的话还没说完。

    头顶便响起一道声音,冰冷的可怕。

    听到这声音,洛浅瞬间愣住,面色僵硬的抬头,便见那张熟悉的脸,缓缓的压了下来。

    洛浅吓的退后一步,“云,云靳。”

    不过话一出口,便后了悔,急忙开口,“慕少。”

    她怎能忘记了。

    她与他,已经没了关系。

    她没有资格再那样亲昵的喊他的名字。

    “呵呵。”

    听到她口中的慕少,异常讽刺。

    他不由得冷冷一笑,伸手扣住她的肩膀,冰冷的目光紧盯着她,“怎么才流了孩子,便被苏夜辰抛弃了?”

    “是不是他嫌弃你被我玩过,所以不要你了?”

    冰冷无情的话,如同一柄利刃,一点点插进她的心脏,生疼不已。

    洛浅想要低头,却被他捏住了下巴。

    她不得已与他对视,看到他眼中浓烈的寒意。

    她想,他一定是恨她的,恨入骨髓。

    他曾经对她有多好,便伤的有多深。

    “为什么不敢看我?”

    慕云靳冷笑一声,捏紧她下巴的那只手,骤然用力,疼的她小脸一白。

    “我终于明白之前你为什么不肯让我碰你了,原来是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只是可惜啊,这个孩子终究没有保住。”

    他用轻蔑的语气,说起那个流掉的孩子。

    她的心如同撕裂般的痛。

    她没有资格做一个妈妈。

    她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看你现在过的不怎么样嘛,你很缺钱?”

    慕云靳实在费解,跟着苏夜辰她能吃这样的苦?

    还是说她与那个男人闹掰了?

    想到这,慕云靳心中闪过一抹欣喜,莫名的欣喜。

    然而,不过片刻,他便为心中的那份欣喜而愤怒不已。

    就算她跟苏夜辰不在一起了。

    那么她背叛自己的事,也是事实。

    自己有什么理由可以原谅她,犯贱吗?

    为了一个这样背叛自己的女人,发疯发狂。

    “慕少,我还要工作,请您不要打扰我的工作。”

    洛浅转头,欲要闪躲。

    奈何慕云靳紧紧捏着她的下巴,根本不肯让她躲开。

    “这工作能赚多少钱,一天几百,几千,还是几万?”

    慕云靳不屑的嗤笑。

    这个女人脑子是不是有病。

    自己给她衣食无忧的生活她不要,倒是来街头卖化妆品。

    洛浅没有吭声。

    慕云靳捏着她下巴的手,倏然用力,“多少?”

    他似乎一定要问出个结果来才肯罢休。

    洛浅抬头,看到他目光中的恨意,心中一片苦涩。

    他一定是因为自己的背叛,所以才这样报复自己的。

    “三十。”

    她轻声开口。

    “呵。”

    听到这两个字,他顿时笑了起来,面色淡漠的很。

    “三十块就让你这么拼命,我给你三十万,陪我一晚如何?”

    他放开她的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对于女人,他从没这样纠缠过。

    她还是第一个。

    洛浅退后一步,身子一哆嗦,诧异的看向他。

    他,他居然要自己陪他。

    看着她诧异的眼神,他似乎反应过来,冷冷一笑,“哦,我忘记了,你刚打完胎,还不适合做床上运动,我可不想浴血奋战。”

    他几次三番提起那个孩子,故意借此羞辱她。

    洛浅别过脸去,没有说话,冷静的听着。

    她知道,她欠他很多。

    若这种羞辱的方式,能让他心里好受很多。

    她也认了。

    岂料,她越是没有反应,他便越是恼怒。

    这个女人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了吗?

    竟然连他说的话,都没有任何反应。

    想到这,慕云靳心中的怒气,越来越浓。

    “你不是需要钱吗,那你求我,求我就会给你,如何?”

    他伸手,扳过她的脸,目光冷厉的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意,带着三分讥讽的味道。

    洛浅依然没有说话。tqr1

    慕云靳狠狠的按住她的肩,目光阴鸷,“求我啊!”

    洛浅皱眉,抬眸看了他一眼,“我是缺钱,但我不求你。”

    她虽然不高贵,但也没有那么卑微。

    “呵呵。”

    闻此,慕云靳又是一声冷笑。

    他低头看向她,与她距离极近,几乎贴到了她脸上,声音低沉,“若…我非要你求我呢。”

    他就想让她求他,就想让她低头。

    当她背叛他的那一刻起,他便再没了宠溺她的心。

    所有的宠溺,全部演变成了一腔冷意。

    “我,我,我不……”

    洛浅摇头,她不想求他。

    他们已经离婚了。

    为什么他还要为难她。

    “不求吗?”

    慕云靳挑眉看着她,勾了勾唇角,邪魅而冷漠,“不求我,你奶奶跟你弟弟在江城,都生活不下去。”

    洛浅为之一振,惊愕的看着他,“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为什么所有人都用奶奶跟弟弟逼她。

    就连慕云靳也是如此。

    他们都知道她的弱点是亲人,所以只要拿捏住她的亲人,她便乖乖就范。

    “我想怎样就怎样,难道还用你来指导不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