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算加上江莫一起赚钱,他们姐弟俩也要几年才能还的上。

    “没事。”

    苏夜辰收了欠条,放在了西装钱包中。

    如果他不收,只怕洛浅现在就要出院了。

    “对不起苏少爷,连累你了,这事我会跟云靳解释清楚,免得对您的名声造成影响。”

    洛浅愧疚的道歉。

    因为自己的事情,害的苏夜辰背了锅,这事她很抱歉。

    “没什么,清者自清,那个周泉明不是什么好人,若他以后出来再找你麻烦,打电话给我。”

    苏夜辰留了个电话号码给洛浅,笑着安慰她几句,便离开了。

    “总裁,您……”

    项灏跟在后面,有些好奇。

    从没见过总裁对女孩这么温柔关心过。

    当然,小姐是个个例。

    “你想说什么?”

    苏夜辰停住脚步,看了他一眼。

    “总裁,洛浅的身世还没查出来,您是不是怀疑她跟苏家的关系?”

    孤儿院的院长已经换了好几个。

    二十年前的事情,也比较模糊。

    因为孤儿院之前条件一直很差,所以档案资料不全,几乎没什么东西保存下来。

    所以,项灏还没查出与洛浅身世有关的东西。

    “嗯。”

    苏夜辰脚步一顿,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却没再说什么。

    当年妹妹出生的时候,他已经不小了。

    很多事情都记得。

    他也没什么证据。

    只是苏晴跟苏家的人,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不但是相貌,就是行事风格脾气,也跟家人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所以,他只是一种直觉,而且那种直觉越来越强。

    项灏这下就傻了。

    苏家怎么会有两位小姐呢。

    要知道,苏晴苏小姐,可是夫人求了很久,一连生了五位少爷,才得到的女儿。

    若真有两位小姐岂不更高兴了?

    “姐,你吃点吧。”

    江莫端了红枣粥,递给洛浅。

    洛浅别过脸去,什么都不想吃。

    因为她,奶奶心脏病复发,造成梗塞,差点没命。

    因为她,还连累到苏夜辰背了黑锅。

    “姐,你就吃点吧,我跟奶奶还需要你呢。”

    江莫站在一旁,低声劝道。

    见她还是不吃,想了想便道:“姐,慕云靳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事情都没问清楚,便这样说你,他凭什么!”

    洛浅摇了摇头,接过了粥,没有说慕云靳的事。

    她一口一口吃着粥,虽然心中难过。

    但是江莫说的对,她还要照顾奶奶弟弟,哪怕再苦也要熬过去。

    唯一让她庆幸的是,不用她费唇舌,慕云靳已经同意签离婚协议书了。

    然而,等慕云靳回到家,看到她放在床头柜上的离婚协议书时,直接撕了。

    “该死!”

    他气的怒骂一声,讲撕碎的离婚协议书,扔到了纸篓里。

    他站在窗口,一支一支的吸着烟。

    心中止不住的冷笑。

    他改变主意了。

    他才不要签什么离婚协议书。

    那女人不是背叛了他,跟苏夜辰在一起吗?

    那么他偏偏就不让她如愿。

    就算不碰她,也让她顶着慕太太的名分,不能跟苏夜辰在一起!

    这个念头一出,连他自己都感觉可怕。

    他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明明以他的骄傲自尊,应该立刻离婚,将那个背叛他的女人扫地出门。

    成全他们那对狗男女,可结果为什么会是这样?

    慕云靳烦躁的很,转身向从纸篓里,打算捡起那份离婚协议书签了。tqr1

    可发现已经被他撕烂了,而且是烂到不能再烂,根本没办法签了。

    就在慕云靳烦躁不已,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的时候。

    风姨敲了敲门,“少爷,老爷跟夫人来了。”

    风姨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担忧。

    慕云靳也没收拾自己,转身下了楼,略显狼狈,外套没穿,衬衫扣子开了两颗。

    站在客厅里的安莹儿,看到他这样,眼睛都直了。

    她狠狠的抓着自己的衣服,眼睛里满是欣喜。

    云靳哥哥真的好…好帅。

    安莹儿已经着迷了,甚至在想这样的男人在床上,是怎样一种体验。

    感觉一定比她交往过的任何男人都好。

    “云靳哥哥。”

    安莹儿犯花痴的迎了上去,抛着媚眼,伸手想要去挽他的胳膊。

    “你怎么在这?”

    慕云靳眉头一皱,身子往一边靠了靠,避开了她,而后整理好了衣服,系上了扣子。

    他是个很注重形象的男人。

    除非在自己亲人面前,否则他不会这样。

    更不会在那些女人面前如此。

    “我是跟伯父伯母一起过来的,幸亏我们过来了,不然你肯定要做傻事呢。”

    安莹儿见他如此排斥自己,不禁委屈的后退几步。

    “做傻事?”

    慕云靳冷笑一声,坐了下来,顺手拿了茶几上的烟来抽。

    “是啊,你看你脸色这么难看,肯定是因为洛浅的事情闹的。”

    安莹儿坐在一旁,心疼道:“云靳哥哥,那个女人实在太贱了,想必事情你都知道了吧,你……”

    “住口。”

    岂料,她话还没说完。

    慕云靳已经开口打断了她。

    “云靳哥哥,我说的是事实,她本来就是个贱人,她……”

    “滚出去。”

    安莹儿被慕云靳一噎,瞬间哑巴了,委屈的很,不再说话。

    洛浅都跟别的男人睡了。

    云靳哥哥居然还这么维护她。

    自己难道有说错吗,她就是个贱人,不折不扣的贱人!

    “这是离婚协议书,你赶紧签了,剩下的事情,交给妈妈来做。”

    叶澜知道儿子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也没再废话,将刚刚找律师拟定好的离婚协议书,拿给了慕云靳。

    慕云靳抽完了一支烟,又要从烟盒里拿。

    一直沉默的慕严,皱了皱眉,伸手将烟盒拿开,看着他道:“瞧瞧你,像什么话,为了一个女人消极成这样,你还是我儿子吗?”

    “那个女人背叛了你,离了婚就算了,你还想怎样?”

    “我看他是放不下那个狐狸精,还想跟她在一起。”

    看着儿子颓废的样子,叶澜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恨铁不成钢,“云靳,你说你当初怎么就眼瞎了,不干净的女人你也要,我看你落到今天这一步,也是活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