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什么?”

    一听这话,洛浅脸色顿时一白。

    不能做母亲了吗?

    若是不能做母亲,她这辈子的人生,还算完整吗?

    但是,她这样以后还能嫁给谁。

    更何况,她爱那个男人。

    离婚之后,根本就没想着与别人在一起。

    “这家医院,虽然不是江城最好的,但医疗条件还算不错,我已经跟医生打过招呼了,你放心住几日。”

    苏夜辰笑看着她,温和的如同邻家大哥哥。

    “谢谢您苏少爷。”

    洛浅点点头,心中满是感激。

    苏夜辰手里还提了吃的,进来的时候,顺手买的。

    还有一束百合,并没别的意思,只是祝福病人早日康复。

    江莫接过百合,正要往**子里插。

    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苏夜辰,你在这做什么?”

    抽完烟,去而复返的慕云靳,正好看到苏夜辰给洛浅送花,脸色瞬间变了。

    听到慕云靳的声音,洛浅身子一抖。

    急忙转眸向外望去,便见慕云靳已经走了进来,脸色冰寒。

    “云靳,不是,我……”

    洛浅预感不好,正要开口解释。

    慕云靳却已经猛地一拳打出,打向了苏夜辰的脸。

    送花,还交住院费。

    苏夜辰会没事为自己的女人做这么多?

    除非,那被流掉的孩子是他的。

    慕少越想越气,自己还真被戴了绿帽。

    而苏夜辰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二人都会功夫。

    就这么你一拳,我一拳,在病房里打了起来。

    江莫想上前阻止。

    却发现这二人都像是豹子,根本无法阻止。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

    洛浅一个头两个头,捂着肚子要下床。

    苏夜辰偏头躲开慕云靳的拳头,皱眉道:“你发什么疯!”

    慕云靳也没有再打下去。tqr1

    他跟这男人年龄差不多,能力差不多,可气的是身手也差不多,谁都占不到便宜。

    而且,苏夜辰这一怒喝,他才意识到自己真像是一条疯狗。

    居然为了一个人女人动手。

    这些年的修养都被狗吃了不成。

    “苏夜辰,呵呵。”

    慕云靳深邃的眸中,满是讥讽。

    他冷眼看着苏夜辰跟洛浅二人,不屑的很。

    须臾,无情的话,从他嘴里吐出,“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搞上的?”

    洛浅脸色一白,他居然怀疑自己跟苏夜辰。

    苏夜辰皱眉,不悦道:“你说什么?”

    这话实在难听,苏夜辰也难免气恼的很。

    “既然她怀了你的孩子,怎么不留下,为何要打掉?”

    慕云靳呵呵冷笑,不给二人辩解的机会,“怎么说,这也算是你们苏家的长孙,虽然是被我玩弄过的女人,但好歹她肚子里也是你的种。”

    “苏少若是开口求我的话,我会把她让给你的,不至于为了一个女人,伤了两家的和气不是?”

    他实在是气的失去了理智。

    尤其是他看到苏夜辰送花给洛浅,更是恨不得弄死这俩人。

    男人在女人的事情上,心眼都是很小的。

    尤其是慕大少这种喜欢吃醋的男人。

    所以,他是真的气疯了。

    那一句句无情的话,好像是一把利刃,深深的插入了洛浅心中。

    洛浅面色惨白,哆嗦着说不出话来,脑中什么都没有,只有那几个关键的字眼。

    玩弄、让出去……

    原来,她在他心中,就是这么的不值钱吗?

    她在他心中,真的只是一个玩物吗?

    苏大少也是可怜,不过好心帮把手,竟然被诬陷成了奸夫。

    他不知慕云靳跟洛浅二人发生了什么。

    但就慕云靳对女人的这种态度,他是非常不屑的。

    “慕云靳,你要对你说过的话负责。”

    苏夜辰面色微冷。

    两个大男人,现在即便没动手,但如此针锋相对,气场冷硬的让人心中发寒。

    “负责?”

    慕云靳忽然笑了起来,面上露出几许讥讽之色,“你的意思是我刚刚答应你的事?”

    “没问题,我会负责,这个女人已经准备好了离婚协议书,等着我回来签字。”

    “我回去签完字之后,就会把离婚协议书,送一份给你们。”

    他顿了顿,目光复杂的看了洛浅一眼,而后收回目光,转身离去,“苏夜辰,我送你一个女人,什么时候我们合作,你们苏氏也能为此让利几分,就算还我的人情了。”

    慕云靳完全理解错了苏夜辰的意思。

    他以为苏夜辰口中的‘负责’二字,是不要让他出尔反尔。

    其实,苏夜辰的意思,根本就是让他不要胡说八道。

    洛浅呆呆的看着空荡荡门口,心中一片绞痛。

    他真的走了,回去签离婚协议书了。

    很快,很快,他们便不是夫妻了。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慕云靳走后。

    苏夜辰也是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他这是被当成奸夫了,真是可笑。

    他转头,看向躺在床上的洛浅。

    床上的女孩,如同破碎的娃娃一样,那双原本灵动的眸子,此刻满是绝望。

    好像活着已经没了生命的意义。

    莫名有些心疼。

    苏夜辰愣了愣,开口,“那孩子……”

    他没好意思继续问下去。

    总觉得这样有点戳人伤疤的意思。

    洛浅并未在意,眼神空洞的回答,“不是他的,是我跟别的男人的孩子。”

    苏夜辰面色一僵,没料到她这么坦诚。

    一时间,他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气氛有些僵。

    还是洛浅回过了神,笑看着他道:“苏少爷,您有笔吗,我给您打个欠条吧。”

    他与她又没什么关系,能借给她钱,已经是她的运气了。

    如果不打欠条不还,那才真是够无耻。

    苏夜辰点了点头,拿了纸笔给她。

    费用他都是让人多交了一部分,用的最好的治疗。

    而纪珍那边人目前没事了,但如果想要康复,还是要做大手术。

    单单是手术费,就要十多万。

    所以,洛浅打了二十万的欠条给苏夜辰。

    她有些犹豫的看着苏夜辰道:“这笔钱,我真的要很久才能还给您。”

    之前是她想的太简单了,以为几万块就够用。

    然而,真要做手术,她也实在负担不起。

    她一年才赚几万块,省吃俭用,能留下三万块已经很不错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