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莫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一个很陌生的号码。

    江莫疑惑的接了,“喂,是小莫吗,你奶奶出事了……”

    电话还没有打完,他便着急的冲了出去。

    纪珍被人送进了医院。

    凑巧的是,她楼下邻居的儿子,在这家医院工作,所以纪珍也被送入了这家医院。

    江莫一去不复返。

    **效过去,洛浅渐渐苏醒。

    她浑浑噩噩的望着白色的墙壁,脑袋疼的很,记忆断断续续的。

    过了好大一会,她才彻底清醒过来。

    她动了动身子,一点力气没有,肚子也不舒服。

    她愣了片刻,伸手摸了摸肚子,眼泪无声而落。

    她知道,孩子就这么没了。

    她不是个好妈妈。

    甚至之前一直不知道孩子的存在。

    她以前便想,她是个没人要的孩子。

    爸爸妈妈不知为何嫌弃她,在她刚刚出生的时候,就将她扔到了垃圾桶里。

    以后等她有了孩子,一定要做个好妈妈,绝不会抛弃他。

    哪怕再穷,也要把孩子养大。

    可现在她根本连做母亲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这个孩子是意料之外的,是她在不清醒的情况下有的。

    但即便如此,那也是她的孩子。

    如果能留,她一定可以留下,然而……

    洛浅一个人躺在病房里,默默流着眼泪,为死去的孩子心痛。

    孩子没了,好像整个世界都塌了。

    无限的愧疚,几乎将她压垮。

    而此时,慕云靳的车子,已经停在了医院外。

    低调的迈巴赫换成了布加迪。

    他冷眼看着医院来来往往的人,问了一句,“她就是在这打的胎?”

    顾臻去查了洛浅的事。

    但时间太急,具体的事情还没来得及查清楚。

    只是打听到了洛浅的下落。

    “是,总裁,就是这家医院。”

    顾臻额上还冒着冷汗。

    怎么也不相信,洛浅怀了别人的孩子,但这的确是事实。

    如果不是事实,难道少奶奶脑子进水了,主动坦白给老大戴了绿帽子?

    那不是找死吗?

    慕云靳下了车,迈开大步走了进去。

    看似平静的面色下,却隐藏着风暴。

    洛浅还在发呆,门被人大力推开,砰地一声,又是一声,推开又关上。

    男人冷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云,云靳。”

    洛浅脸色一变,随即反应过来。

    他大概是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了邮件。

    这样也好。

    早就想好了要去面对。

    “谁的孩子?”

    他站在床前,冷眼看着她,眸中聚满了风暴,几欲爆发。

    “别,别人的。”

    洛浅咬了咬唇,诚实的回答,“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慕云靳很想掐死她,攥紧拳头,却始终没舍得打出去。

    打女人这样的事,他还不屑做。

    “洛浅!”

    他低头,盯着她的眼睛,咬牙切齿道:“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什么时候的事,是不是他强迫你?”tqr1

    他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震惊的。

    震惊的几乎无法回过神。

    而且他压根就不相信这事是真的。

    她那个胆子能背着他跟别人胡来?

    除非是她被别人逼迫,或者算计陷害。

    他心里,到底是有她的。

    不然,也不会执意要问了。

    洛浅只是摇头,什么都没说。

    “洛浅,别试着挑战我的耐性!”

    慕云靳攥了攥拳,眼中的愤怒,几乎清晰而出。

    他一直在忍,声音冰寒的让人背脊发凉。

    然而,洛浅却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质问,也看不见他的愤怒。

    孩子的离开,她始终无法释怀。

    原以为这个孩子注定保不住,自己会坦然接受。

    可真等孩子没了,她才发现,那种痛,当真是撕心裂肺,无法言喻。

    “到底是谁!”

    慕云靳脸色一冷,眸中满是风暴。

    他一拳打在了床沿上,手背红肿。

    他是想一拳打死她的!

    然而,终究没舍得下手。

    他沉默了一会,压住心中的怒气,用尽量平和的语气对她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若是你被人陷害,我可以不计较,但若你真的背叛了我,那么…”

    那么怎样呢?

    那么就算他再爱她,也会转身离去,绝不回头。

    他是爱她,但绝不卑微。

    洛浅有瞬间的愣神,终于肯看他一眼。

    然而,这一眼却满含辛酸与不舍。

    她完全没想到,愤怒至极的他竟然还能平静的说出这话。

    若她是被人陷害,他居然不计较。

    他怎么可以不计较呢?

    他那么尊贵的一个人,慕氏集团的总裁,年轻有为,无数少女梦中的男神。

    这样的他,想要多少干净的女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找得到。

    为何独独要选她这样不堪的人?

    他对她的爱,实在震惊了她。

    然而,他对她越好。

    她便越不能接受,不能仗着他对自己的好,就祸害他一生。

    所以,洛浅转过头去,不再看他,轻声道:“对不起,是我自己耐不住寂寞,找了别的男人。”

    她违心的说这话,每字每句都如针扎。

    她闭上眼睛,心中一片绝望。

    “你!”

    慕云靳气的没话说,身上满是冷意,眼神犀利如鹰隼。

    怒过之后,反而被气笑了。

    他点了点头,笑道:“好,好啊,耐不住寂寞找别的男人,洛浅是我没满足你吗?”

    “还是嫌弃我经常出差,跟你做的次数不够?”

    他忽然伸手,扳过她的脸,逼迫她与自己对视。

    他低下头,拉近她与自己的距离。

    甚至,二人能在彼此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透过他深邃的眸子,她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头发散开,脸色难看,狼狈的就像是只丑小鸭。

    这样的她,又怎么有脸见他。

    看着她绝望的样子,他心中一片抽痛。

    真的是她背叛了自己?

    他想吻她,这几天一直想念她的味道,戒不掉有她的感觉。

    然而,忽然想起她刚刚流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他终究是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关。

    深吸一口气,放开了她。

    “呵呵。”

    他冷笑两声,转身离去。

    又是砰地一声,门被大力关上,彻底隔离了她的视线。

    看着紧闭的房门,她的眼泪,再次止不住落了下来,心如死灰。

    她与他的缘分,终究是散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