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陶小陶离开。

    洛浅又要去医院,还要避免被周泉明盯上。

    她一人实在应付不过来,所以便打电话给了江莫。

    江莫因为抄袭的事,已经被校方通知,责令他退学。

    这事他没敢跟洛浅说。

    只说自己想在家中呆几日,缓一缓情绪再回学校。

    接到洛浅的电话,江莫着急的赶到见面的地点。

    洛浅一人抱着书包,站在距离小区不远的地方踌躇着。

    “姐,怎么了,你抱着这么多书做什么,是要回家住一阵子吗?”

    江莫不解的看着她。

    “小莫,奶奶在家没有,你先帮我把书放回去,不要跟奶奶说。”

    洛浅抱着书包,胳膊有些酸。

    见此,江莫急忙把书包接了过来,“为什么不让奶奶知道,姐你怎么了?”

    “你先帮我把书包放回去,我在这等你,我慢慢跟你说。”

    洛浅不敢回去,怕见到纪珍没有办法解释,因此她并不打算回去。

    更何况,打胎之后,她必须休息几日,也不能回去。

    纪珍知道她的事,心脏肯定是承受不了的。

    江莫偷偷摸摸的放回了书包,又偷偷摸摸的跑了出来,还拿了两个面包。

    “姐,你是不是没有吃饭,脸色这么差?”

    江莫给了她一个面包,自己一个。

    洛浅没有接,摇了摇头,“小莫,你一会陪我去趟医院吧。”

    “去医院,为什么,姐你病了?”

    江莫吓了一跳,看着她急道:“你怎么了,生病了一直没有去看医生吗?”

    “不是,我,我怀孕了。”

    洛浅低头尴尬的开口。

    即便是面对自己的弟弟,她也觉得这事难以启齿。

    江莫一愣,有些回不过神来。

    过了好久,才不解的问道:“姐,那你为什么要去医院,是孩子不好吗,那个人为什么不陪你?”

    “他都做爸爸了,为什么这么不负责?”

    “孩子不是他的,所以我必须把孩子打了。”

    “不,不是他的……”

    江莫彻底震惊了,不是那个男人的是谁的?

    他根本不相信,姐姐会做出这种事。

    “嗯。”

    洛浅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看着江莫道:“我已经找人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书给云靳,而且签好了字,所以我们不再是夫妻关系,但是这段时间我不能回家,奶奶知道了,肯定会承受不住的。”tqr1

    她忽略了一点,离婚协议是她签了字,可慕云靳没签。

    所以,离婚协议还没生效。

    江莫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好,姐,我现在就陪你去医院。”

    他选择不多问。

    只要姐姐做了决定,他就一定会支持。

    姐弟二人去医院预约了医生,做了检查。

    洛浅运气比较好,她排上好的那个医生,下午正好有空。

    因此,下午她就能把孩子打掉解脱了。

    不过打掉孩子之后,需要住院二十四小时观察情况。

    若是没有什么大事,便可以回家休养。

    然而,此刻安莹儿已经带着证据,再次杀到了慕家。

    慕严不在,只有叶澜在家。

    叶澜看到安莹儿,还是没什么好脸色。

    因为上次视频的事,她跟慕云靳母子两个闹的有些僵。

    对于安莹儿这挑事者也不怎么喜欢。

    安莹儿照例带了礼物。

    结果,叶澜看都没看,便冷声道:“一会把你的东西带回去,我实在是受不起。”

    “伯母,您看您说的,就算我不嫁给云靳哥哥,咱们两家也是世家,作为小辈我来看看您还不是应该的嘛。”

    安莹儿今个化了淡妆,穿着打扮得体的很,看上去倒是很有千金小姐的风范。

    这也让叶澜对她的怒气,稍稍消了些。

    叶澜喜欢的便是这种要身份有身份,要聪明有聪明,而且性子温柔的姑娘。

    所以当初她才相中了安莹儿这个儿媳,完全被她乖巧的外表所欺骗。

    “伯母,我这次来是有些事想跟您说的。”

    安莹儿坐了一会,犹豫着开口。

    叶澜皱眉,“你怎么没完没了了,又想挑拨?”

    “伯母,这次我真不是挑拨,而是,而是不得不说。”

    安莹儿似乎为难的很。

    但为难了半天,还是翻出了手机里保存的截图给叶澜看。

    视频截图,周泉明的照片以及详细资料。

    还有医院门口,周泉明跟洛浅纠缠的照片,以及医院的检查单。

    苏晴早就暗中派人拍下了,前两日洛浅跟周泉明厮打的那一段。

    之后,洛姝雅发给了安莹儿,并告诉她,今日洛浅会去打胎。

    安莹儿便带着这些证据来找叶澜了。

    叶澜看了一眼那些所谓的证据。

    但也紧紧是一眼而已,便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不再理会安莹儿。

    她压根不相信这些是真的。

    已经上过两次当的她,实在不想再因为安莹儿,跟儿子产生什么纠纷。

    她不在乎洛浅如何。

    但对于儿子可是在乎的很。

    “伯母,我知道因为前两次的事情,您不相信我,但是伯母您有没有想过,我其实并没骗您,是因为云靳哥哥真的太喜欢洛浅了,所以便用一些特殊的手段,遮掩了真相,让您以为我都是错的。”

    叶澜没有吭声,脸色却难看了许多。

    她自然不想听到别人说自己儿子的不是。

    “伯母,我那么喜欢云靳哥哥,我可以针对洛浅,但绝不可能针对云靳哥哥,您说是不是?”

    叶澜有所动容,但依然没有说什么。

    “伯母,这次的事情,也是别人告诉我的,我不敢断定真假,可万一是真的,那,那被别人知道了,云靳哥哥跟慕氏都会受到影响的。”

    安莹儿继续说着。

    叶澜睁开眼睛,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插了一句,“既然你不知道是真假,还来跟我说,万一冤枉了她怎么办,这种事可不是小事。”

    跟别的男人有了孩子,而且那个男人还是职业牛郎,这可真够扯的。

    如果她儿子真娶了这样的儿媳。

    叶澜就算是死,也得逼着儿子离婚不可。

    不止是他们慕家,换成任何人都接受不了这样的儿媳。

    “我得到消息,今天洛浅要去医院打胎,咱们偷偷去看看不就知道真假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