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浅沉默着没有说话。

    陶母说的话,她无从反驳。

    况且,从小到大这种话听的太多了。

    她并不觉得自卑,只是仍然愧疚。

    愧疚因为自己,好朋友进了警察局。

    幸亏事情闹的不是特别严重,不然陶小陶岂不真的要坐牢了。

    “别说了,还是进去看女儿吧。”

    陶父开口阻止了陶母,随后看向洛浅道:“洛浅,我们并没什么恶意,只是为人父母,总要为自己的子女考虑。”

    “小陶跟你在一起,实在是出了许多事,所以看在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希望你能答应叔叔,以后不要再跟小陶来往了,就当没有小陶这个朋友吧。”

    陶父这话虽然说的委婉,并没有像是陶母那样歇斯底里,但意思也很清楚了。

    他们家女儿,不需要这个闺蜜。

    以后,她们都不要再做朋友了。

    洛浅没有说话,陶母变得激动起来。

    “你还想怎样,我们女儿都快被你害死了,你还要如何!”

    陶母气的什么好修养都没了。

    尤其是在听说女儿出事之后,推掉所有的工作,着急的往这赶。

    看到洛浅这个罪魁祸首,没动手已经很给洛浅面子了。

    “对不起叔叔阿姨,我以后不会再跟小陶联系了,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咱们先是先把小陶救出来吧。”

    她到底是妥协了,不想让陶父陶母再为他们的女儿担心。

    虽然,她真的很难放下这段姐妹情。

    她跟小陶认识十几年,小陶无数次出手帮她。

    这是她最好的朋友。

    然而,她这个朋友,实在是太不称职,为闺蜜带来的只有无尽的灾难。

    所以,不继续来往是好的。

    “不用你进去了,你只要不再跟我们小陶来往就好,我怕你再接触我女儿,会害死她!”

    陶母冷冷的拒绝了洛浅的请求。

    不想她再跟女儿来往,哪怕是再见一面都不可以。

    洛浅点了点头,没有跟随二人进去。

    她也没走,躲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着。

    过了很久,接近两个小时。

    陶父陶母才将陶小陶弄出来,跟周泉明达成了协商,会赔几万块钱给李梅。

    虽然是李梅的不是,但陶小陶确实将李梅伤的很重。

    而且对方不是什么讲理的人。

    即便可以这样耗着,最终等对方妥协,陶小陶也不会有事。

    可是陶父陶母心疼女儿,所以想着花点钱了事,赶紧把女儿接出来算了。

    而周泉明的目标是洛浅,因此跟陶家父母达成协商之后,也就没有继续追究。

    洛浅没有出面追究周泉明。

    所以,他打人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被放了出来。

    看着陶小陶被拽走,洛浅心中虽然难过,但总算是安慰了些。

    至少小陶从警察局里出来了。

    不然,她宁愿跟陶小陶一起去坐牢。

    “什么,要去云南,我不去,好端端的去旅游做什么,我还要上学呢?”

    陶小陶被塞进自家的小车里,就被告知,明天跟陶母出门去云南旅游,这一走至少一周的时间。

    她想着还要陪洛浅打胎,之后洛浅要去她那住一阵子。

    她这个时候走,洛浅怎么办,所以死活不去。

    “你这丫头,最近都翘课多久了,还有脸说去上学!”tqr1

    “你是舍不得洛浅吧,不过是一个闺蜜罢了,又不是你老公,还这么舍不得做什么,还是说她又想让你帮她去做什么事?”

    陶母坐在车上,气不打一处来,几次想动手给女儿一巴掌,想要打醒她,但最终也还是没舍得。

    到底是自己的亲闺女,那一巴掌哪里能打得下去。

    “浅浅又怎么着您了,您怎么每次都骂她?”

    陶小陶不高兴的撇嘴,掏出手机要给洛浅打电话,嘟囔道:“我得问问浅浅怎么样了,她肯定急坏了。”

    “打什么打。”

    陶母一把夺过陶小陶的手机,气恼道:“还嫌她害你害的不够,从小到大你就没进过警察局,这次差点因为她坐牢,你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

    “小陶啊,你就听妈妈一句劝吧,离着那害人精远一点,不然你这辈子都要搭进去了。”

    “妈,您怎么说话呢,什么害人精,您别这么说浅浅,快把手机给我,不然我可要翻脸了啊。”

    陶小陶不满的看着自个老妈,实在想不通,老妈对洛浅怎么就那么有偏见,十几年了都没改过来。

    “你还要跟我翻脸,为了一个洛浅你跟我翻脸?”

    陶母气的要死,将手机扔到一旁,看着女儿道:“你自己说说,这些年你为了洛浅惹了多少事,败了多少家,如果不是你爸你妈还有点能耐,咱们陶家早就败了,你知不知道?”

    “妈,浅浅她救过我的命。”

    陶小陶也急了,怒道:“七岁那年,如果不是浅浅,我早被淹死了,为了救我,浅浅差点死了,昏迷了整整一个月。”

    “八岁那年,我淘气,逃学出去玩,结果被人贩子盯上抓了起来,还是浅浅救了我,结果她被卖到大山里,是她一步步从狼窝里走回来的。”

    “还有十岁那年,十二岁那年……”

    陶小陶天生自带女汉子性格,跟洛浅的性格反差很大。

    然而,洛浅看上去胆子小,却是外柔内刚的姑娘,对于自己唯一的朋友很珍视。

    所以,每次陶小陶出事,她即便害怕,也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上次也是因为去救陶小陶,被人灌了酒。

    所以,陶小陶一直觉得,洛浅出了事是因为自己的错。

    自己一定要帮她解决这烂摊子。

    然而,陶母却为了让她避开洛浅,把她弄云南去。

    等她旅游回来,那岂不一切都晚了。

    陶母被陶小陶说的哑口无言,不再说话。

    但也没把手机还给陶小陶,第二天直接跟陶父强行把陶小陶带离了江城。

    慕云靳办完了事,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这两人,他没跟洛浅联系,明显在生气。

    而洛浅则一大早就离开了别墅,带走了自己的书,等于彻底离开了自己跟慕云靳的家。

    因为她只带了书,风姨以为她去学校,所以也没有怀疑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