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周泉明伸手撕洛浅的衣服,一边撕,一边大骂,“贱人,让你跟别的男人鬼混,让你不要脸,让你背叛我。”

    “我对你那么好,一颗心都陶给了你,工资全部交到你手中,赚的钱自己一分舍不得花,都用在了你身上,我妈还天天伺候你,给你端茶倒水倒洗脚水,可你干了什么,你这个贱人!”

    “我今天就在这做了你,让大家都看看你淫荡的样子。”

    周泉明先入为主,大声数落洛浅的罪行。

    这就让围观的人有了一种错觉。

    以为洛浅就是那种不干不净,水性杨花的女人。

    所以,本来打算出手阻拦的人,现在也都看起了热闹,不再搭理洛浅,反而对她鄙夷的很。

    周泉明下手极狠,这是想在医院门口,强了洛浅,让她身败名裂不说。

    还故意要在这弄掉她的孩子,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洛浅力气小,挣扎不过他,衣服被他扯的松松垮垮的。

    只是因为吵闹的太厉害,医院的保安过来阻止。

    希望他们不要在这大闹,免得影响医院里的病人。

    然而,周泉明就是个混蛋,看到有人阻止立刻怒骂道:“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们掺和什么。”

    “她背着我跟别的男人睡了,难道我打她一顿还犯法不成,还是说你们也跟她有一腿。”

    他这么一说,保安都不怎么想管了,免得事情管不成,还惹了一身麻烦。

    周泉明继续扯洛浅的衣裳。

    陶小陶也被打的不轻。

    最后怒了,挣扎中,从包包里掏出了自己的修眉刀,扎在了李梅脸上。

    “啊!”

    李梅被伤,大叫一声,着实将围观的人吓了一跳。

    众人见这闹的如此厉害,生怕闹出人命,便有人拨打电话报了警。

    警察来了之后,控制了周泉明。

    其余人也不敢打了,全部被待到了警察局。

    “小陶。”

    洛浅伸手拉着陶小陶,脸色灰白,难过的很。

    她更难过的不是自己被周泉明侮辱,而是陶小陶因为自己伤人。

    李梅伤的还不轻,被送去了医院,不知道会不会毁容。

    如果对方要因此告陶小陶,陶小陶说不准会蹲局子。

    “浅浅,别怕,没事啊。”

    陶小陶脸上也都是伤,她吐了口唾沫,气恼道:“别怕他们,大不了弄死他们,我去坐牢。”

    这帮人实在太可恨了。

    她都快要气炸了。

    一旁的警察听了,顿时看着陶小陶训斥道:“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戾气这么重,说杀人就杀人,这是法治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警察叔叔。”

    陶小陶转头看了一眼那警察,委屈道:“是他们闹事先打我的,不然我也不会动手啊,我也不想打架,可他们都快打死我了,难道让我站着挨打吗?”

    闻此,那警察脸色微微一变。

    他才二十八岁,这姑娘也有二十了吧。

    为什么称呼他警察叔叔。

    其中一女警倒是好心,拿了衣服给洛浅披上。

    洛浅身上的衣服被撕的太难看了,差一点就要走光了。

    那女警还安慰她,“别怕啊,有什么事回去跟我们实话实说,如果真是他们闹事,我们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不管怎样,她看到周泉明那么一个大男人欺负洛浅,实在是鄙夷的很。

    洛浅打胎没打成,还闹到了警察局,说了事情的经过。

    周泉明跟陶小陶,还有李梅的女儿儿媳,都因为打人暂且被留在了警察局。

    洛浅录完口供,就被放了出来。

    她没力气,打不过周泉明,没给对方造成什么伤害,所以她成了唯一一个被放出来的。

    而陶小陶是因为伤了李梅,周家人不依不饶,所以她暂时不能出来,估计得要家人保释。

    洛浅怎么求情都没用。

    她又无法告诉慕云靳,出了警察局,一个人站在那,迷茫的很,不知何去何从。

    陶小陶在警察局里呆了一天。

    洛浅试着联系她的父母,当天没联系上,第二天才联系到了陶小陶的妈妈。

    陶家二老知道女儿因为打架进了局子,差点没气死。

    放下手中的事情,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地方。

    洛浅在警察局外等着他们。

    看到洛浅,陶母就火了,冲上去,指着洛浅怒道:“早跟你说了,离我们女儿远点,离我们女儿远点!”

    “洛浅你说说,你跟小陶在幼儿园的时候便认识了,你们认识这十几年,小陶为你惹了多少事,我们家长是操碎了心啊。”

    “我一直求你离我女儿远点,不要再继续毁她了,你就是不听,现在好好一姑娘,都进警察局了,你怎么就这么害人精啊。”

    陶母一直不同意二人来往,觉得女儿交友不慎。

    更何况,陶家的条件不错,父母都是体面的人。

    因此,她心里是有点看不起洛浅这种养女的身份的。

    只是陶小陶不听,跟洛浅的友谊一直持续着。tqr1

    然而现在除了这样的事,着实给了陶母大闹的借口。

    “对不起叔叔阿姨,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小陶。”

    对于陶母的指责,洛浅没有反驳半句。

    她知道,这都是自己的错。

    为了自己这些破事,陶小陶已经不是第一次跟人拼命了。

    她的确是拖累了好友。

    “甭跟我假惺惺的,我也不需要你道歉什么的,只要你以后不再祸害我女儿,我就谢天谢地了。”

    陶母冷眼看着洛浅,毫不客气道:“我们的女儿可是自小精心培养起来的,你都已经退学了,就别再来打扰我女儿了,免得我女儿学的跟你一样,以后没什么出息。”

    陶母是看不上洛浅的身份的,讥讽道:“我们女儿完成学业,会有份好工作,找个不错的老公,跟你可不一样。”

    “你大学没毕业,又不是洛家真正的女儿,学历低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以后只能嫁个一般的男人,所以你还是不要跟小陶来往了,你们注定不是一路人。”

    陶母的话说的很绝情,看似尖酸刻薄。

    但偏偏站在某种角度上来看,也是一种现实。

    洛浅的条件的确跟陶小陶没法比。

    当然,前提忽略她嫁给了慕云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