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是我有事,是我朋友,她在那等我,我先过去了。”

    洛浅指了指站在门口的陶小陶。

    现在好友就是她的挡箭牌。

    所有的锅,陶小陶都扛了。

    洛浅抓了包,下了车,着急的与陶小陶汇合。

    她现在只想尽快解决离婚的事。

    “浅浅,你没事吧,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

    陶小陶见她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晃晃的,难免有些担心。

    洛浅摇了摇头,伸手捂着肚子,强撑道:“我没事,小陶谢谢你啊。”

    这律师事务所蛮出名的。

    洛浅也没想到陶小陶会有关心找到这来。

    毕竟她这种小事,或许人家大律师不一定有空接。

    她情况其实很不好。

    早上开始就肚子痛,还流了一点血。

    只是她忙着离婚的事情,所以便没去管。

    想再撑两日就去打胎。

    “我哪有那个本事啊,是陆莫寒帮忙找的人,我跟他说我朋友需要一名律师办离婚协议,他便帮了忙。”

    说起陆莫寒,陶小陶语气有些古怪。

    她深深的看了洛浅一眼,但到底没多说什么。

    陆家也算是显赫之家了,所以找个知名律师不成问题。

    洛浅跟陶小陶已经提前预约好,有人接待了他们。

    不想他们刚刚进去,安莹儿便从另外一扇门里走了出来。

    她转头,奇怪的看向消失在眼前的背影。

    虽然是一闪而过,但她对洛浅熟悉的很。

    所以,还是看出了那人是洛浅。

    她看向旁边送她出来的接待人员,问了一句,“知道那是谁吗,来做什么的?”

    “哦,安小姐,她们两个是找刘律师的,似乎只是普通的离婚案。”

    “离婚?”

    安莹儿愣了愣,洛浅来离婚?

    那么云靳哥哥岂不是自己的了。

    “你帮我打听一下,是不是那个叫洛浅的要离婚,情况仔细一些。”

    安莹儿这次过来,是为了公司里一些债务纠纷的事,顺便跑了一趟。

    所以,她是这的贵宾客户,想要查些什么,简直是易如反掌。

    就在安莹儿等着那人帮她去查洛浅的事时,微信上发来一条消息。

    微信头像是一个穿着丝袜,风骚至极的女人。

    安莹儿嗤笑一声,不屑道:“一看这风骚的头像,就知道是洛姝雅。”

    洛二小姐的那些破事,在这些名媛圈子里,可是出名的很。

    点开消息,安莹儿便看到了极为劲爆的一幕。

    劲爆的视频截图,以及一段话。

    洛浅与鸭厮混,留下野种,孩子已经两个多月,正想办法打掉孩子,假离婚博取慕少同情,想整垮她,速速通知她婆婆。

    另外,还有一张照片,拍的是医院里的检查单,证明洛浅已经怀孕两个多月。

    “她怀孕了!”

    安莹儿惊呼一声,还没反应过来。

    又是一张照片传了过来,是周泉明的照片。

    “是他!”

    对于安莹儿这种时常出入夜店,且跟许多上流人士都有交集的人,认识周泉明不足为奇。

    周泉明在圈中还算出名,与不少贵公子都沾了点关系。

    安莹儿就是在朋友身边见过他。

    “太劲爆了,洛浅居然怀了他的孩子!”

    安莹儿仔细算了算时间。

    她并不知道慕云靳跟洛浅以前的事。

    只以为他们是结婚不久前才认识的。

    所以,这一算时间,便立刻相信了洛姝雅说的。

    正好,那人打听情况回来了,证实洛浅确实是在办离婚的事情,拟定的离婚协议书,自动放弃自己该得的财产。

    虽然二人结婚不久,但共同财产也是可观的。

    所以,听说洛浅放弃财产,安莹儿轻哼一声,不屑道:“果然只是做做样子,若是真想离婚,肯定会狮子大开口,不然她凭什么生活?”

    安莹儿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上那**的截图,眸中闪过一抹得意。

    太好了,这次总算能将洛浅搞垮了!

    洛浅顺利拿到了离婚协议书,回去之后签了字。

    将离婚协议书放在了卧室的桌上。

    她想了想,打开电脑,给慕云靳发了一封邮件,但是定时的。

    等那封邮件发出去,慕云靳大概在回来的路上。

    而她也已经把孩子打了。

    第二天,她跟陶小陶去医院,打算咨询一下,尽快做人流。

    不想在医院门口却遇到了一直等着她的周泉明。

    刚刚走到医院,她低头跟陶小陶说这话,完全没看到旁边冲过来一人。

    “贱人!”

    啪的一声,周泉明一巴掌打在了洛浅脸上,指着她破口大骂,“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婊子,与别的男人鬼混,还有了野种,你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洛浅被这一巴掌,彻底打蒙了。

    陶小陶率先反应过来,拉了洛浅一把,就想对周泉明动手。

    然而,不想周泉明早有准备。

    陶小陶还没出手。

    周泉明的家人便冲了过来。

    李梅跟女儿,一人一边抓住了陶小陶的胳膊。

    李梅的儿媳,对着陶小陶又撕又打,一边厮打一边骂道:“都是你这个贱蹄子,你自己出去陪睡不够,居然还要拉着我弟媳,如果不是你,我弟媳也不会变成这样。”

    “就是就是,就是你害了我嫂子,害了我们一家人,让我嫂子变成了一个十足十的荡妇。”

    李梅的女儿抓着陶小陶的胳膊,狠狠的掐了起来。

    李梅更狠,直接下手撕陶小陶的衣服。

    李梅的儿媳则挡在陶小陶面前,一面跟她厮打,一面挡着她,不让她接近洛浅。

    而周泉明则专心对付洛浅,怒骂着扒她的衣服,为了那些钱,完全豁出去了。

    陶小陶被三人围攻,根本抽不开身。

    她对着面前的三人又踹又打。

    然而,以一敌三,对方都是泼妇级别的,还真不好对付。

    所以,陶小陶显得有些狼狈。

    为了钱,李梅的宝贝女儿,也是拼了,伸手扯住陶小陶的头发,就死命的拽。

    围观的人都看的心疼。

    “住手,住手!”

    洛浅看到好友因为自己的事情被打,顿时气的要死,着急的想要去救人。tqr1

    然而,她现在已经是自己都应接不暇,哪里还能够救得了别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