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们家家庭条件不好,你们看她身上穿的名牌,我们哪里买得起,都是她陪睡换来的。”

    “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哦,居然摊上这么个淫荡的儿媳。”

    这几人颠倒是非的能力相当强。

    洛浅已经成了不要脸的贱人。

    李梅几人穿的衣裳,都是地摊货。

    洛浅的确是一身名牌,价值不菲。

    身为慕太太,慕少给她的可都是最好的。

    所以,众人见此,也难免相信了李梅等人说的。

    因此,有人看不惯出言指责,“现在的年轻人啊,可真是不要脸,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那名牌穿着感觉就这么好吗?”

    “连婆婆都不孝顺,这样的人早晚都会有报应。”

    “她身上那条牛仔裤,我同学也有一条,前不久刚出的新品,一万多一条呢。”

    “你们看到她身上的包没,镶钻的,接近十万。”

    “看样子她陪睡的男人不少啊,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钱买名牌?”

    “这样的女人,报应不到她身上,也肯定会报应到孩子身上,她那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保不住。”

    “就算保住了,也是怪胎。”

    人总是喜欢这样,听风就是雨,不负责任的下结论。

    以为看到的听到的就是真的。

    而且他们的关注点很奇怪,全都抓住洛浅身上的名牌不放。

    似乎洛浅身上穿了名牌,就是她的罪过,就该死该被骂。

    “哎呦!”

    见此,李梅骂的更带劲了,“疼啊,疼啊,差点就没命了。”

    “自从他们结婚,我每天给他们做饭洗衣服,跟保姆似的,却不想还是暖不化这个儿媳妇的心,她心可真狠啊。”

    “是啊,为了她能早日生个孩子,我妈天天给她炖着炖那的,谁知道竟然带了个野种回来,说她几句还要打人,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大家看啊,她身上的那些名牌,我们可都买不起,不是找男人睡来的,那是怎么来的?”

    李梅的家人一番胡搅蛮缠,将洛浅彻底陷入不孝之地。

    旁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怒骂声也越来越高。

    似乎洛浅就是那十恶不赦的罪犯似的。

    陶小陶气的怒吼,撸起袖子,就想揍人。

    站在前面的那个女人,骂的最凶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家庭不如意,还是经济出现了问题,吐糟的一直是洛浅的喘着。

    骂她为了衣服出卖身体,骂她的身体也就值一个几万的包。

    各种难听的话都有。

    完全听不出她是谓李梅打抱不平,只能感受到浓浓的嫉妒与嘲讽。

    “小陶,我们走。”

    洛浅伸手拉住欲要揍人的陶小陶,转身想从另外一边离开。

    然而,却有‘打抱不平’的两个女人,猛然上前,拦住了洛浅跟陶小陶的去路,“打了人,还想要走,不孝顺婆婆,就想这么离开,做梦呢!”

    “快跟你婆婆道歉。”

    “对,道歉,脱掉你那一身不要脸的名牌。”

    其他人也忙开口附和。

    “滚蛋!”

    陶小陶是真急了,踩着高跟鞋,狠狠的踹了挡在前面的女人一脚,骂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脸是个好东西,下次记得捡起来。”

    最终,在陶小陶的强势下,洛浅顺利离开了医院。

    不然,今日她还真的难以脱身。

    一直走出去很久,洛浅才停下来,脸色灰白,浑身颤抖。

    刚刚的坚强都是装的。

    何止是她,便是陶小陶刚才都是一时气愤。

    现在回过神来,也是吓的要命,万一真把人捅死怎么办?

    那她岂不要被枪毙了。

    “浅浅,你,你把事情跟慕少坦白吧,那事不是你的错,说不准慕少会原谅你呢。”

    陶小陶叹了口气,看着洛浅道:“我想过了,那周泉明就是个混混,根本没道理可讲,我们斗不过他。”

    “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事情告诉慕少,你把孩子打了,以后跟慕少好好生活。”

    周泉明那样的无赖,势必会一直纠缠着洛浅。

    这事她们两个女孩,实在解决不了。

    “我哪里还有脸跟他说呢?”

    洛浅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自己酿下的苦果,自己尝,没道理把包袱甩给他。”

    “我会尽快跟他离婚,到时候不论周泉明怎么闹,都不会再牵扯到他了。”

    “对了小陶,你有没有认识的律师什么的,我想拟一份离婚协议书给他。”

    她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只要慕云靳签下自己的名字,他们就没什么婚姻关系了。

    “你真的要跟慕少离婚吗,你放得下他吗?”

    洛浅摇了摇头,“放不下又能如何,你觉得以他的身份,会接受这样不堪的我吗?”

    “说不定会呢,慕少那么喜欢你,肯定会原谅你的。”

    “他可以原谅我,但我没办法原谅自己。”

    洛浅轻笑一声,无奈的很。

    连她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更何况别人呢。

    “那孩子怎么办?”

    陶小陶沉默了片刻,担忧的问道:“浅浅,你怀孕马上三个月了,再不把孩子打掉更麻烦,而且孩子也不一定能坚持很久。”

    洛浅这情况,肯定是要遭罪了。

    总拖着对她的身体,也是很大的伤害。

    “等我办完离婚的事,我这几日就从别墅里搬出来。”

    “小陶,我没地方去了,只能去你那了,就怕会影响到你,叔叔阿姨肯定会生气的。”

    她不敢回家。

    万一纪珍知道此事,肯定心脏病都要犯了。

    “没事,这段时间我不让他们来就是了,不过离婚的事……”

    陶小陶想了想,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话锋一转,“算了,这事还是你自己决定吧,我也说服不了你,只觉得太可惜了。”

    “那你现在怎么办?”

    “我先回去,你记得帮我联系律师的事,我晚上会再跟云靳提离婚的事,这次若是他不答应,我只能自作主张了。”

    洛浅打了电话,让小程过来接她。

    小程随叫随到,速度快的很,顺便将陶小陶先送了回去。

    “浅浅,你老公对你可真好,连你们家司机都这么敬业。”tqr1

    坐在舒服的后车座上,陶小陶忍不住暗叹一声,到底是有钱好啊。

    这日子简直不要太逍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