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少奶奶,怎么了?”

    卧室的门没有锁。

    风姨推门进去,着急的开了灯。

    只见洛浅满头是汗,面色惊恐,正坐在床上发抖。

    “少奶奶,没事吧。”

    风姨走过去,坐在床边,握住她的手,关心的问道。

    洛浅渐渐回过神来,抬头看向风姨,摇了摇头,“没事风姨,我做噩梦了,抱歉打扰到您了。”

    “少奶奶,你这几天是怎么了,难道跟少爷吵架了?”

    洛浅不说话,沉默的很。

    梦中,她又看到了那天的情景。

    她中了药,躲入那个男人房间里。

    那个男人似乎也中了药。

    她成了那男人的解药。

    然而,让她不解的是。

    后来,有那么一瞬间,她看到身上的男人的脸,竟然是慕云靳!

    她多么希望是他啊。

    如果是他,她就没这么痛苦了。

    “没有。”

    洛浅摇了摇头,面色依然难看的很。

    见此,风姨便坐了下来,语重心长道:“少奶奶,如果不介意的话,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说。”

    “说句不敬的话,我毕竟是您的长辈,可能见到的经历过的多些,所以少奶奶有什么想不通的,我愿意帮少奶奶分析分析。”

    风姨是看着慕云靳长大的。

    她对慕家的小辈很是疼爱,自然也希望洛浅跟慕云靳好好的。

    洛浅抬头看了风姨一眼,轻声道:“风姨,我,我想跟云靳离婚,您可不可以帮我劝劝他,或者我该怎样,才能让他答应?”

    她也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想要问问风姨的意见。

    只是这一问,着实将风姨吓了一跳。

    “少奶奶,您为什么要跟少爷离婚!”

    还说没有吵架,没有吵架,怎么会想着离婚的?

    “我觉得我配不上他,而且我真的不能适应豪门生活,所以我想过以前的日子。”

    洛浅抿了抿唇,低头轻声道。

    这话,也不算是太假。

    生活在慕家,她的压力一直很大。

    所以,她是渴望过以前那种生活的。

    虽然辛苦,但却没什么压力。

    只是,她真的太喜欢慕云靳了,所以才觉得只要有他在就好。

    然而,现在她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根本就不可能继续呆下去。

    “少奶奶,您怎么能这样想呢?”

    闻此,风姨却是笑了,“虽然少爷条件很好,但他不是少奶奶想的那种人,他这人脾气不太好,但对家中的佣人从没苛责过,更何况是少奶奶您呢。”

    “我是看着少爷长大的,少爷他其实挺孤独的,少爷小时候,老爷夫人忙于生意,很少回来看少爷,少爷几乎是我带大的,所以少爷不怎么喜欢说话。”

    “而且这些年,少爷身边也没有什么女伴,您还是第一个,少爷他做事从来都是有原则,有计划的,他既然跟您结婚,但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您若是因为这一点原因,就要离开他,那该多伤他的心啊。”tqr1

    “夫人对您的确有偏见,但是我相信您跟夫人接触多了,夫人会喜欢您的。”

    “况且,慕家就少爷一个孩子,如果您跟少爷能早日有小少爷的话,夫人也会很开心的。”

    风姨一直希望两人赶紧有孩子,这样就是叶澜,也会接受洛浅的。

    然而,说到孩子,洛浅却是整个脸色都变了。

    她紧紧的抓着床单,慌忙别过脸去,“风姨,我有些困了,您去休息吧。”

    风姨:“……”

    她话还没说完呢,少奶奶怎么这么奇怪。

    不过风姨也没有多问,转身关上门出去了,只是心中还是觉得不对劲。

    两人到底出了什么事?

    一大早,洛浅还没醒,就被手机吵个不停。

    倒不是电话,而是消息提示音。

    她打开看了看,还是那男人发来的微信,各种视频截图,各种带颜色的话。

    看着那些视频截图,她情绪几乎崩溃。

    那样不堪的她,到底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上!

    然而,她死了,奶奶跟弟弟谁照顾。

    洛浅烦躁的坐起身子,不停的抓自己的头发。

    男人最后一条消息是约她出去。

    还威胁她,若是半个小时内不到地方,便将视频发给慕云靳,还有一直关注慕家的媒体。

    男人说已经调查清楚了她的身份背景,若她不乖乖听话。

    不仅要毁了她,还要让慕家因为她的事蒙羞。

    男人手中有视频,对于洛浅来说,无疑是致命的筹码。

    因此,她最终也不得不妥协,换了衣服出门。

    路上,她给陶小陶发了信息。

    她自己实在没那个勇气。

    陶小陶发信息将她臭骂一顿,但还是答应陪着她一起。

    只是,男人规定的时间是半个小时。

    所以,洛浅到了地方,还没等到陶小陶,只能自己先进去。

    男人被陶小陶打的住了院,正在输液,单人病房。

    “正好半个小时,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你挺会找时间。”

    男人躺在病床上,抬头看着她,冷笑一声。

    病房不止男人一个,还有一个中年女人,以及另外几个年轻女人。

    穿着打扮一般,甚至还有个女人穿了拖鞋。

    “妈,这就是您未来的儿媳妇洛浅,已经怀了我的种,咱们周家马上有后了。”

    男人叫周泉明,站在旁边的是他妈妈李梅。

    另外几人,都是他家里人,嫂子跟妹妹。

    “这个?”

    李梅转头仔细打量了洛浅一眼,皱着眉头道:“这么瘦,能生儿子吗,怀的不会是女儿吧。”

    “要是丫头片子我们可不要。”

    “妈,您担心什么呢,如果是女娃,扔了不就完了,再生就是,反正哥哥这么厉害,让她多给您生几个孙子。”

    李梅的女儿插了一句。

    洛浅:“……”

    现在居然还能听到这种论调。

    “你还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赶紧叫妈?”

    周泉明见洛浅站着不动,立刻怒喝一声,“进我周家的门,就得懂周家的规矩,不然打死你!”

    接着,有一个女人过来拉扯洛浅,故意笑着道:“过来,给妈磕个头,算是正式见过你婆婆。”

    看这情景,怎么像是回到了大清朝,还要跪下磕头。

    洛浅甩开那女人,退后一步,看着男人道:“我是不会跟你结婚的,孩子更不会生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