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让她陪杜易恒一晚,可以!

    反正她也已经走投无路,就当她是出来卖的好了。

    可让她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脱衣服,她实在做不到。

    “看样子这小妞是个新手啊,不然让我代劳如何?”

    一旁的崔少顿时笑了起来。

    杜易恒点头,“那就有劳崔少了。”

    “美人,来,哥哥帮你脱衣服。”

    崔少伸手,粗鲁的将洛浅拽了过去。

    “放开我!”

    洛浅挣扎。

    崔少却毫不怜惜,右手抓着洛浅的后背一用力。

    只听嘶啦一声,后背的衣服便被撕开了,美背香肩外露,吹弹可破的肌肤,让人垂涎。

    崔少拽着她被撕碎的衣服,使劲往下拉扯。

    “放开!”

    洛浅拼命的护住自己的衣服,冲着崔少吼了一声。

    这时,刚刚泼洛浅酒的女郎,双手各拿一杯酒,站起来从洛浅头上浇了下去,骂道:“崔少帮你脱衣服,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别给脸不要脸。”

    酒水撒了洛浅一身,甚至顺着脖子流进了内衣里。

    崔少却还在撕扯着洛浅的衣服。

    他似乎是玩上了瘾。

    只听嘶啦一声又一声,洛浅的衣服被他撕成一片又一片,后背全露。

    她双手环抱,努力护着前胸,死活不肯给崔少得逞的机会。

    而杜易恒始终在旁边冷眼看着,直到崔少不耐烦的站起来,猛地伸手欲要袭上洛浅的胸部,他的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下,正要开口说些什么

    忽然砰地一声,包间的门被人大力踹开。

    两个保镖站在门口,之后进来一人,黑色的西装,高大挺拔的身材,冷峻的五官,身上的气息极冷。

    那人一出现,强大的气场顿时蔓延开来。

    似乎他就是天生的王者,走到哪都让人无法忽视他。

    崔少看到突然闯进来的人,也有些愣。

    不想,下一刻,洛浅便被人从他手中抢过去了。

    浑身是酒,衣服被撕烂的洛浅,正陷入绝望的时候,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围。

    接着,一件料子舒适的西装披在了她身上,将她裸露的美背遮了起来。

    洛浅迫不及待的抬头,便对上了那张冷峻的脸。

    虽然面前的男人冷的很,却莫名心安。

    洛浅似乎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本能的伸手抱住他的腰,小手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裳不敢放松。

    之前积攒起来的勇气,在看到这个男人之后瞬间消失。

    慕云靳也不知自己为何会突然闯进来。

    本来也是过来见朋友的,但坐在包间里,总想着她跟杜易恒搂搂抱抱的画面。

    所以便出了门,本来是去洗手间,可竟然莫名的闯到了这里。

    不过当他让保镖踹开门的时候,看到洛浅被人为难的样子,心里竟然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

    突然就想弄死对她动手的那个男人。

    慕云靳低头,看向小女人的动作,紧紧抓着他的衣裳,身子微微颤抖,将他当成了全部的希望,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他伸手拍拍她的背,似乎是在无声的安抚,随后抬头冷眼看向了崔少等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