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嗯,事情办完之后,带你出去逛逛,那边风土人情不错,也有许多特产,你应该会喜欢。”

    洛浅不喜欢那些华丽的奢侈物,对各地的小特产倒是喜欢的很。

    所以,慕云靳想趁机带她出去逛逛。

    说来,二人结婚匆忙。

    不但没有办酒席,也没有度蜜月。

    现在想想确实是个遗憾。

    “不用了,下次吧,正好我想在家里休息休息,这几日课业太多,有点累。”

    洛浅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下意识的抓紧了衣裳。

    “真的不去?”

    慕云靳看着她,又问了一句。

    洛浅摇了摇头,“下次吧,下次你出国带我出去。”

    “嗯。”

    见她确实不愿意去,慕云靳也没勉强,点了点头,“我让顾臻给你办护照,下个月应该要出国。”

    “好。”

    洛浅笑了笑,转头主动在他唇上印下一吻,“早些回来。”

    她难得主动,撩拨的他心猿意马。

    不满足这浅浅一吻,抓住她,霸道的含住那柔软的唇瓣,直接来了个法式深吻。

    风姨出来拿东西,见此一幕,立刻招呼佣人出去了。

    少爷未免太猴急了。

    这可是在客厅的沙发上呢。

    看少爷那样子,似乎要在沙发上直接吃了少奶奶。

    慕云靳确实是这样想的,将人压在沙发上,一吻之后,却没结束,动作变得不老实起来。

    “云靳,不行。”

    洛浅反应过来,肚子有些疼,慌忙的将人推开。

    慕少被她推到一旁,很不满意。

    这都几天了,她还是这样?

    “老婆。”

    慕少没脸没皮的又凑了上来,吻住她的耳垂,轻声道:“我都吃了好几天素了,这一走,又是几日,难道你还不肯满足我?”

    “老婆,你这样克扣福利,对我实在不公。”

    这几日,她一直抗拒他的碰触。

    转眼,他都快吃一个星期的素了。

    再这样下去,他都要做和尚了。

    他的话,似乎很有道理。

    她无法反驳,但也无法答应他。

    她抓着衣裳,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一副犯错却又恐惧的样子。

    慕云靳:“……”

    “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心事,还是说我又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

    女人的心思实在难猜。

    这几日慕大少都已经郁闷了。

    猜了许久,也没猜出洛浅到底因为什么抗拒他。

    这几日,两人都在一起。

    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贴着他。

    她怎么就不高兴了?

    “没有,没有。”

    洛浅急忙摇头,解释道:“不是因为你,是我自己……”

    “你自己怎么了?”

    慕云靳皱了皱眉,“还是说那个陶小陶跟你说了什么?”

    她的变化,似乎就是从见了那个所谓的闺蜜开始。

    “没有,真的没有,你就别问了好不好?”

    洛浅摇了摇头,多余的理由,她已经没有了。

    剩下的便是死扛着不说。

    你问什么我都不说。

    慕云靳:“……”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你想猜也猜不了。

    “我去让风姨收拾东西,你自己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跟我说。”

    对于洛浅时不时魂游天外,慕少心烦的很。

    他实在不知,她到底还有什么事可以瞒着自己。

    洛浅愣愣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她知道,他生气了。

    这几日,她心不在焉,还总躲着他。

    他怎么可能不气。

    身为慕氏总裁,江城女人的梦中男神,多少女人宁愿倒贴,也要攀上他。

    而自己捡了这么大的便宜,轻而易举的成为了慕太太,却不知珍惜这份缘分。

    对他处处隐瞒,还耍脾气。

    这样的自己,迟早会让他觉得累的。

    事实上,还没等慕云靳觉得累。

    她自己就已经觉得很累了。

    爱的太累太苦,心底的卑微,不但没有消减,反而一天天放大。

    但她还是想要紧紧抓着他不放。

    喜欢上一个人,或许很容易。

    但放下一个人,却是无比的难。

    慕云靳出差之后。

    洛浅总算决定去打胎。

    她打电话跟陶小陶约好时间,一大早就准备出门去医院。

    只是还没上车,便看到外面有人在徘徊。

    “小莫?”

    洛浅走出去,微微一愣,“小莫,来了怎么不进去。”

    “姐。”

    江莫有些颓废的走过来,抬头看了一眼别墅。

    他来了很久了,但始终没有进去。

    感觉这里与他实在太有距离感了。

    “那个男人不在吗?”

    他开口问了一句。

    虽然慕云靳带了洛浅回来。

    但他对这个姐夫还是很有敌意的。

    “他是你姐夫。”

    洛浅无奈的强调,“他出差去了,你进去等我,我有些事要出门。”

    她没法跟江莫说她要打胎的事。

    江莫摇了摇头,“姐,我被评委除名了。”

    “什么?”

    洛浅愣了愣,脸色一变,“怎么可能呢?”

    她弟弟的实力她清楚,就算拿不到第一,也肯定能进前三。

    “他们说我抄袭,剽窃作品,取消了我的名次,可那作品分明是我原创的,怎么可能是抄袭!”

    “那首歌是我为姐姐写的,他们实在太过分了。”

    原本信心满满的江莫,今早接到电话,名次被取消不说,抄袭的事情,传到学校里。

    校方已经决定对他做出处罚了。

    他不敢跟纪珍说此事,只能过来找洛浅。

    “怎么会这样呢,我们去找他。”

    听了事情的始末,洛浅无心自己的事情,气的要去找那边理论。

    虽然他们没什么背景,但也不能允许这种脏盆子扣在头上。tq1

    “姐,没用的,我打听过了,这次比赛得奖的人,跟苏家有关系,八成是苏家想送自己的人上去,所以取消了我的资格。”

    “还将我的作品,给了那个第一名,那个人就是靠着苏家的关系上去的!”

    江莫气的攥起拳头,怒道:“本来这次第一名,有三十万的奖金,我想拿了奖金,付首付给我们买套小房子的,可现在全都没了。”

    “苏家……”

    洛浅面色一白,身体轻颤。

    是苏晴做的吗?

    不但不让她弟弟获奖,甚至连抄袭的罪名都扣在了弟弟头上。

    这对于一个正在上升期的学生,打击无疑是致命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