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怀孕的时候跟慕少做了那么多次,保得住才怪,真是下贱。”

    白芊柔抽出一张牌,放在桌上,冷笑着说了一句,心中快意的很。

    这个该死的洛浅,险些害死她哥,害死白家,断白家的财路。

    这次总算得到报应了吧。

    “听说她还吃了避孕药,看样子慕少对她也就那样嘛,如果真的喜欢她,怎么不给她个孩子,还不少是拿她当泄欲的工具?”

    洛姝雅嗤笑一声,抓了抓头发,看着苏晴笑问道:“苏小姐,您现在打算怎么办?”

    她对苏晴态度恭敬的很,万般不敢得罪这位金主。

    如果得罪了她,自己连名牌都要买不起了。

    “我已经想好办法了,既然慕云靳还不知道此事,洛浅也不知道慕云靳就是那天的男人,那咱们就找人冒充,以此威胁她。”

    “这次非要将她毁个彻底,让她无法翻身!”

    晚上,洛浅跟慕云靳吃过饭回去。

    洛浅无心看书,也没等慕云靳忙完,便洗了澡,躺在了床上,蒙上被子大睡。

    陶小陶发了好几次短信过来。

    她都没回。

    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回。

    更不知道怎么说服慕云靳,让他同意自己去陶小陶家中住两日。

    若是说太多,以慕云靳的聪明,一定会怀疑。

    到时候想瞒都瞒不住。

    洛浅翻来覆去许久,迷迷糊糊终于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多久,她忽然被惊醒,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

    结实的大掌,正在扯她的睡衣。

    那种感觉熟悉又难受。

    洛浅猛地惊喜,急忙睁开眼睛。

    屋子里关了灯,什么都看不到。

    “云靳,别……”

    她急忙伸手去推伏在身上的男人,心中满是惊恐。

    “嗯?”

    慕云靳刚刚在书房忙完,洗完澡,照例每天的运动。

    谁知欲火刚刚燃烧起来,居然被她拒绝了。

    “怎么了?”

    他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依然纠缠着她。

    这邪火哪里是她一句不要就能消解的。

    洛浅依然伸手推他。

    慕云靳以为她是太累了,低头吻上她的唇,轻声道:“就一次,这次我轻一点。”

    前几日,的确是他太过分了。

    所以,这次他退让,稍稍尽兴就好。

    说话间,他已经扯开了她的睡衣,低头吻上她白嫩的脖颈,迫不及待的想要宣泄自己的**。

    “云靳,别,我,我不舒服,今晚不行。”

    洛浅吓的脸色一白,猛地推了他一下。

    慕云靳闷哼一声,忍耐的难受。

    洛浅却在推开她之后,慌忙穿好衣服,一个劲的往旁边缩。

    慕云靳皱了皱眉,打开床头上的灯,看了她一眼。

    但见她小脸煞白,上面写满了惊恐。

    慕大少瞬间郁闷了。

    “浅浅,过来。”

    他躺在那,平复了下心情,冲着她摆了摆手。

    洛浅摇头,抓着被子,不想靠近他。

    慕云靳:“……”

    他今天也没做什么啊。

    怎么以前她不畏惧,今个看到他却这么害怕。

    好像他强过她似的。tqr1

    “过来。”

    慕少皱眉,脸色难看的很。

    洛浅还是摇头。

    “浅浅,你真的不过来吗?”

    慕云靳倒也不着急,看着她淡淡道:“不过来可以,只是今晚怕是不能放过你了。”

    “昨晚我记得大概是四次,那么今晚加倍。”

    洛浅一听这话,顿时吓到了。

    她知道,这男人向来是说到做到。

    吓的她脸色一变,立刻靠了过来,抓住他的胳膊摇头道:“我不要。”

    慕云靳眸光幽深的审视着她恐慌的模样。

    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问道:“怎么了,难道我最近太过分,吓到了你不成?”

    “慕太太,身为妻子,你有责任满足丈夫的需求,不是吗?”

    洛浅被他的话噎的面颊通红,支支吾吾道:“我,我是真的不太舒服。”

    “哪不舒服,我让人叫医生过来?”

    慕云靳也发现她脸色不太好。

    “没什么大事,可能最近看书太累了。”

    洛浅思忖片刻,抓着他的胳膊,低声道:“云靳,我们睡觉吧,等我身体舒服点,再,再那什么行吗?”

    她不是抗拒他的亲热,只是她现在的情况,若是再这样下去,估计不仅孩子保不住,连她自己都保不住。

    而且,孩子的事情,她还没想好怎么跟他说。

    “嗯。”

    虽然憋的难受,但慕少还是顾及她的身子,将她往怀中拽了拽,拍着她的背道:“以后你不愿意,没兴趣,就直接跟我说,我不会勉强你的。”

    这种事也要两厢情愿才有味道。

    他又不是那什么犯人,不至于**来了逼着她就做。

    夫妻之间最基本的就是尊重。

    所以她说不愿,他也不会强求。

    慕云靳这人虽然冷漠,但为人处世向来有原则,更不屑于跟个小人一样,做那些强迫的事。

    洛浅心中一酸,看着他迁就自己的样子,心中满是疼痛。

    这的他,对她这么好。

    她怎么舍得离开他呢?

    老天,何其残忍。

    “云靳。”

    她窝在他怀里,静默片刻,轻声道:“我喜欢你。”

    喜欢,很喜欢,那种喜欢,几乎嵌入到了骨子里。

    “嗯,我也喜欢你,慕太太。”

    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明显感觉她情绪不对,但也选择没多问。

    一连好几日,洛浅都没找到机会跟慕云靳说怀孕的事。

    慕老爷子行程推迟。

    她也不用回老宅。

    但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她的不适感越来越浓,肚子时常有坠痛的感觉。

    她又偷偷去看了医生。

    医生跟她说,孩子必须赶紧流掉,已经没有保住的可能了。

    如果不尽快流掉,对她的身体也是一大伤害。

    洛浅不敢跟慕云靳说,还怕被他看出来,每日强颜欢笑。

    巨大的压力,时刻笼罩着她,压的她透不过气来。

    “浅浅,我明天要出趟远门,不过行程不长,三四天,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晚上,慕云靳回来,跟洛浅说了出差的事。

    不过只有三四天左右的时间,很快就会回来。

    他见洛浅精神不太好,所以想顺便带她出去散散心,也怕她留在这,他不在,又会出什么事。

    “啊,你要出差?”

    洛浅从呆愣中回过神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