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干什么,你别过来啊!”

    刘总吓的退后一步,伸手摸了摸自己被打肿的脸,疼的龇牙咧嘴。

    这个该死的顾臻,下手也太狠了。

    “刘总,上次你欺负了暖暖,这件事我没跟你计较。”

    “接着你又去医院骚扰暖暖,我也没跟你计较,结果你还得寸进尺了,你难道不知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吗?”

    苏浅冷眼看着被顾臻揍的惨兮兮的刘总冷笑不已。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她现在不是兔子。

    看到好姐妹被这样欺负,她当然不可能袖手旁观。

    温漓更是气恼的很,如果不是苏浅一直拦着她,她现在早冲上去打人了。

    “不关我事。”

    刘总死不承认,着急道:“今天真不关我事,是温暖自己跑来胡说八道了许多,还说要解约,我不许她解约,她还说我无耻,我做什么了我?”

    温漓眉头一皱,今天这件事温暖真的太冲动。

    虽然他们已经想出了办法补救。

    但是并没想立刻惊动刘总,更何况温暖孤身一人跑来,肯定是会遇到危险的。

    偏偏这丫头不听,自己跑来了不说,事先根本没打招呼。

    幸好秦帅去送资料,多留了一个心眼。

    不然温暖今个就算真的栽在这,她们也不知道。

    苏浅正想说什么,保镖进来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苏浅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不已,而后抬头看了刘总一眼,眸光冷凝。

    原来,保镖是过来告诉她温暖的下落。

    温暖的确在刘总办公室,但是外套被脱掉,还被绑了起来,封住了嘴巴。

    一看便知道刚刚遭受了虐待。

    所以苏浅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瞬间怒了。

    刘总看到她冰冷的眼神,也是吓得不轻,瞬间吓的结巴了,支支吾吾道:“那个,那个我把她绑起来,也是,也是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

    刘总根本解释不出来,显而易见的事,他哪里还能解释。

    苏浅掰了掰手腕,忽然上前,对着刘总就是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

    刘总身边的人急忙出手,想要拦住苏浅。

    哪知苏浅的保镖动作更快,立刻出手,将刘总的人控制住,为自家少奶奶腾出了打架的空地。

    要知道,他们家少爷是第四,小少爷是第三,小小姐是第二,少奶奶才是老大。

    所以,不管怎样,都不能让老大不开心。

    苏浅这一脚下去,直接将刘总踹在了地上。

    刘总疼的直打滚,指着苏浅怒道:“你你你,你这个泼妇,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

    苏浅冷笑一声,面对刘总的威胁根本不在意,走过去,又是狠狠的一脚踹了过去。

    她一脸怒气的看着刘总道:“暖暖是我的好姐妹,你四十好几的人了,竟然拿着谈生意的借口,欺负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你到底要不要脸?”

    见此,温漓也上去补了一脚。

    这会子,她什么也顾不得了。

    什么淑女,什么道德,全都是狗屁。她只知道自个的妹妹被欺负了,而且被欺负的很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