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行。”

    慕云靳已经吃完了饭,放下了筷子,等着洛浅吃完。

    态度依然坚决的很。

    陶小陶:“……”

    她皱眉思索了片刻,而后认真道:“慕少,不瞒您说,我怀孕了。”

    洛浅:“……”

    “咳咳咳。”

    被陶小陶这话吓到,呛的直咳嗽。tqr1

    慕云靳拍了拍她的背,奇怪的问道:“她怀孕,又不是你怀孕,激动什么?”

    洛浅欲哭无泪,她哪里是激动。

    她是真的要疯癫了。

    “这孩子我想打掉,但又不敢告诉我的家人,我又没别的朋友,因此只能让浅浅过去陪我,慕少您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就把浅浅借给我行不行?”

    陶小陶没有办法,只能把洛浅离家的理由,扯到自己身上。

    “你可以找保姆。”

    “我没钱。”

    “那就不是我操心的了。”

    “……”

    陶小陶:“……”

    还以为慕少会说,我给你钱请保姆。

    谁知慕少这么冷漠。

    慕云靳毕竟是一个商人,商人最是精明。

    他绝不会把任何无用的精力,浪费在别人身上。

    他有钱,但不代表他可以随便往外扔钱。

    他这人一向有原则。

    当然,可能宠老婆这事上没多少原则是真的。

    “慕少,我可是浅浅最好的闺蜜,您是不知道,您媳妇以前在学校里被人欺负的时候,都是我扛着板砖上的,如果不是我数次仗义相救,您就娶不到媳妇了,说不准会打一辈子光棍,当一辈子单身狗,这辈子只能跟五指姑娘作伴呢。”

    陶小陶滔滔不绝,为了让洛浅脱身,当真什么理由都说出来了。

    “小陶。”

    洛浅吓的急忙制止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无奈的很。

    没有她,慕云靳只会找更优秀的女人。

    有了她之后,反倒是让慕家人都不满意了。

    也不知她进入慕家,使得多少世家千金心碎梦断。

    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

    慕云靳伸手揽住她的腰,眼眸幽深,淡淡道:“嗯,你说的没错,所以我可以派人找两个靠谱的保姆过去,浅浅就不用去了。”

    “可是我想浅浅去照顾我。”

    陶小陶眨了眨眼睛,表现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希望慕少可以可怜她一次。

    然而,慕少根本不看她,除了洛浅之位,对别的女人的撒娇,压根没有任何兴趣。

    “慕家少奶奶不会去做这种伺候人的活。”

    慕少的语气已经有些冷了。

    看得出来,他很不满。

    慕云靳现在对洛浅的维护,真的已经到了让人嫉妒的发狂的地步。

    他哪里会允许洛浅去照顾陶小陶。

    他的女人,怎能做那些粗活?

    陶小陶:“……”

    “洛浅,我真的需要洛浅照顾。”

    “云靳,小陶,小陶情况特殊。”

    洛浅愣了愣,回过了神,急忙开口,“所以我去照顾她一阵子吧。”

    孩子她只能打掉,如果不让慕云靳知道,也只能去陶小陶家中住着。

    “那我呢?”

    慕少皱了皱眉,低头看了她一眼,“浅浅,我这阵子也不是很舒服,你应该留在家中照顾我,若是你走了,就没人照顾我了。”

    见此,陶小陶彻底服气了。

    她又不是男的。

    抢不走洛浅,慕少至于吗?

    “啊,你不舒服,哪里不舒服,你怎么不告诉我的?”

    看他认真的表情,洛浅信以为真,唬了一跳,急忙开口问道。

    “我哪里不舒服,尤其是……”

    慕云靳忽然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尤其是我兄弟,它需要你。”

    “什么,什么需要我?”

    洛浅愣了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慕云靳说的是什么。

    “比如晚上的时候……”

    洛浅终于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伸脚踹了他一脚,瞪了他一眼,“不正经。”

    她明明在很认真的跟他说事。

    谁知他竟然是这副样子。

    陶小陶快要待不下去了。

    她可是个没男朋友的人。

    这俩人如此,真的好意思吗?

    “总之,此事我不答应,你可以每天去看她,我让小程接你,实在不行让她来别墅住一阵子。”

    慕少最大的让步,就是让陶小陶去别墅住。

    总之,他是不许洛浅离开他的视线的。

    况且,洛浅自从有了慕太太这个身份之后,便有了许多危险。

    可不是一个人想要打他女人的主意。

    “真的啊,可以去别墅住吗?”

    一听这话,陶小陶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慕云靳点了点头。

    “那好,我今个就收拾东西搬过去。”

    她还没住过那么好的别墅呢。

    洛浅一脸黑线的看着她。

    这是在为自己解决问题,不是让她去住别墅。

    接受到好友无奈的目光,陶小陶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跑偏了题,忙摇头道:“我开玩笑的,您别当真,那个其实吧……”

    陶小陶挠了挠头,有些郁闷。

    这慕少明显的油盐不进啊。

    所以,她能怎么说,怀孕的借口根本行不通。

    “小陶,这件事我们晚些时候再商量吧,你下午还打算翘课?”

    洛浅轻叹一口气,决定还是不要去陶小陶住的地方。

    她那也不方便,陶家爸妈经常过去。

    而且慕云靳也不同意。

    “那好吧,我们晚上电话商量,我还是去上课吧,呆在这总是被迫吃狗粮,呛死了。”

    陶小陶撇了撇嘴,站起来要走。

    她现在课程也不紧张,明年就可以脱离学校实习了。

    所以并不怎么在乎。

    只是作为单身狗的她,呆在这看二人秀恩爱,实在是不舒服啊。

    陶小陶飞也似的逃了。

    洛浅没有回去。

    慕云靳直接开车去了公司。

    他想让她陪着她。

    她没事的时候,便一直如此,在他公司看书,陪着他工作。

    这样的时光,安稳而美好。

    然而,为了孩子的事,她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书,却根本看不下去。

    更不知道,一个阴谋在悄然滋生。

    某处娱乐场所,苏晴几人正在玩牌。

    “她居然以为慕云靳是鸭?”

    苏晴看着手中的牌,眯了眯眼睛,忍不住笑了起来,“蠢货就是蠢货啊,原来她不知道,那日睡她的是慕云靳,还真是有意思呢。”

    “是啊,她根本不知道,所以现在为了那个孩子发愁呢。”

    洛姝雅得意的很,“而且她那孩子也保不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