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暖真的恨自己很没用。

    如果能跟苏浅一样一身功夫,她真的想要一脚将那个刘总踢成太监。

    “没什么大事吓成这样。”

    “没什么大事你衣服怎么回事,哪个禽兽王八蛋干的,你跟我说,我非宰了他不可!”

    温漓正在气头上,脸色难看的很,连语气也是冰冷的很。

    这件事实在气到她了。

    在医院里居然都能出事,还有哪里是安全的?

    “是,是那个,那个……”

    温暖支吾着不太敢说。

    她是怕温漓发飙。

    “那个谁,赶紧说,不说我去查了,你怎么回事,被人欺负了,还这样支支吾吾的,你这胆子怎么越来越小了?”

    温漓皱眉,颇为不悦的看着温暖。

    在这支支吾吾半天了,居然都没说出来的是谁,她真的要气炸了。

    “是,是刘总。”

    温暖犹豫了半天,总算说出了那人是谁。

    “谁?”

    温漓猛地变了脸色,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刘总。”

    温暖叹了口气道:“他今天突然来看我,一进来就动手,幸亏当时欧阳煜在洗手间,他没注意到,否则我今天真要完了。”

    “是他!”

    温漓气炸了,怒道:“这个老不死的,居然来医院骚扰你,上次的事情,我们已经不追究了,他居然胆子这么大。”

    “我看慈善晚宴发生的事,与他绝对脱不了干系,不行,我要去找他,这都欺负到医院来了,实在太过分了。”

    温漓气不过,拿着包便要走。

    她没想到刘总这么不要脸。

    上次的事情,她已经警告过刘总了。

    而且两家公司合作这么久,她们给的利润一直是很高的。

    可是这个刘总心术不正,还这么大胆。

    在医院里就敢欺负她妹妹,如果当时欧阳煜没在,又没人赶来,那么温暖会怎样?

    温漓越想越气,恨不得现在就踢爆刘总的狗头。

    “姐,别冲动,你一个人不能去啊。”

    温暖早就知道会这样。

    她急忙伸手拉住温漓急道:“姐,你先冷静一点听我说。”

    “温暖,你松手,今天我一定要找他算账不可,真当我们温家人是好欺负的吗?”

    温漓听不进去温暖的劝告,甩开温暖的手便去找刘总算账。

    温暖怎么也拦不住,急得要死。

    温漓一个人去找刘总,肯定会吃亏的。

    结果,温漓气冲冲的刚出门,便撞上了一人。

    砰地一声,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

    “啊,我的鸡汤……”

    苏浅看着地上撒了一滴的鸡汤,以及自己弄脏了的衣服,顿时无辜的很。

    她抬头颇为无奈的看了一眼跟个爆竹似的温漓,微微凝眉,“姑奶奶,怎么了啊,怎么这么大的火气,这鸡汤我可是熬了很久呢。”

    她专门熬来给温暖补身子喝的。

    谁知道病房的门还没进,鸡汤就没了。

    她这刚换的衣服也毁了,而且还是一件白裙子。

    温漓愣了愣,没理她,转身就往外走。苏浅看的一愣一愣的,自己做了什么,怎么好像在温漓眼中完全不存在似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